水墨田居小日子-第734回
更新時間:2018-05-10  作者: 竹子米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作品:《》

韓芝剛辭職,韓芳沁立馬讓她回一趟泉月山莊。

夜里,韓芝回到泉月山莊,一進門口便聞到一股煙味。原來是親媽正和一群作家朋友在小花園里暢談,歡聲笑語,男的女的煙酒俱全,一片煙霧彌漫。

韓芝在門邊靜靜看了一眼,轉身上樓回自己的房間。

若是以往看見這種情形,她會不由自主地心生厭惡,但今天一點感覺都沒有。

可能年紀大了,思想一年一個變化。

她忽然覺得每個人有每個人的活法,這么多年了,親媽好像很喜歡這種生活方式,很喜歡她那群玩世不恭、無拘無束的朋友。

當然,她也有一些安分守己的男女朋友。

這正是讓人反感的地方……

韓芝回房洗澡出來,發現親媽坐在單人沙發里看雜志。

“叫我回來干嘛?”

韓芳沁放下雜志,抬眸看著她,“我正想問你干嘛,還要繼續浪費時間?”

“我要回校,繼續讀完服裝服飾設計。學費我已經交了,用不著你操心。”韓芝道。

云非雪給的工資不錯,包吃住,平時不用怎么花費,還有免費的戲看……加上她以前的零花錢,去讀書的學費和生活費都有了。

回校以后,她可以半工半讀,不必再花老娘的錢。

“是嗎?”韓芳沁一臉欣慰,看著似乎已經長大的閨女微笑道,“真可惜,我找朋友要了今年在舉辦的國際婚紗展覽會入場券,也有作品參展……”

話沒說完,韓芝一臉期待地看過來,伸手,“幾張?我全要了!”她找閨蜜一塊去。

韓芳沁沒有吊女兒的胃口,爽快地把三張6月份的入場券全給了她。

“既然對婚紗感興趣,當初為什么半途而廢?白白浪費幾年的時間,等畢業你都快三十了。”她是一個開明的家長,但偶爾會對女兒的任性感到無語。

“活到老玩到老,再學到老,做人不是圖自己高興嗎?這是你說的。”韓芝開心地把入場券收好,用親媽說過的話懟回去。

韓芳沁笑了笑,忽然問:“那個人呢?你放下了?”

韓芝一愣,旋即明白她指的是誰,不由脫口而出,“他又不是我的,談什么放下?”

韓芳沁撲哧一笑,拍拍閨女的肩膀,嘆氣道:“果然長大了,你睡吧,我跟朋友再聊會兒。”說完便出去了。

閨女終于長大了,有自己的想法,日后怕是不用她操心了。

韓芝沒有挽留,在自己的書桌前坐下,用干毛巾擦著頭發。

放下?

其實這句話不應問她,而應該問元夢,問那個小百合,甚至問問親媽自己才對。

那個男人從來不屬于別的人。

哪怕隔壁住著一位清純有才的“香香公主”,哪怕那些老不修多次挑撥,哪怕那個女人頂著一張面黃肌瘦的臉跑回來,他的眼神依舊是停留在她身上。

那一抹看似溫淺的笑容,讓人如沐春風。

無論對誰,他的態度一貫溫和,面露微笑。給人第一感覺是很帥,卻看不到溫度。

那個女人雖然任性,不通人情世故,可他對她是不同的,只要眼睛不瞎都看得出來。所以,元夢、小百合之流根本入不了他的眼,包括自己親媽在內。

親媽問她當年為什么放棄學業。

原因很簡單,每個女人心中都有一個童話,為心愛的人穿上美麗的婚紗過一生。

她當時還年輕,懷著編織最美嫁衣的心情學設計,結果發生一件事讓她懷疑人生。

親媽有個好閨蜜結婚,請她們娘倆去參加婚禮。到達現場時,她駭然發現新郎居然也是和自己親媽上過床的男人,而且就在婚前,被她無意中撞見的。

沒有人知道這件事,除了自己。

看著新娘幸福的笑容,那件美麗而華貴的婚紗成了皇帝的新衣,充滿了諷刺。

從此失去靈感和興致,渾渾噩噩地過了好些年。

云嶺村的生活平淡而無味,那里的人們卻安然自得,讓村子添了一種寧靜而樸實的美。

那里的人全是按自己的心意生活,不管別人說什么。村外和客棧的熟客紛紛猜測,姓柏的心里肯定是喜歡小百合的,否則那蘇蘇不可能離村出走。

后來才知道她受邀走了一趟絲綢之路,不遠,小小的一段路而已。

從外邊回來的她,為能夠學以致用而高興。一切流言蜚語不入于耳,日常生活依舊,男人寵她如昔。

我行我素,我自快活。

或許這個世界有童話,藏在世俗之外不為人知的地方。現在談放棄還太早,就算別人沒有,或許自己有呢?

就當為了自己的童話,再努力一下下。

大茶山,顧名思義就是種茶的地方。

那里有一個度假村,安馨蘭和母親在這里的別墅度假,順便品嘗春茶,孩子在爺奶家上學用不著她操心。

安母是來勸女兒的。

安馨蘭依舊和老韓分居中,男方從未上門道歉認錯,兩人的關系不冷不熱地拖著。

雙方家長著急也沒用,她和老韓都不是輕易妥協的人。

“……你爸找人查過,小韓和那個女人沒什么來往。倒是經常見她往云嶺村跑,和那位柏夫人走得很近。你瞧,如你所愿了,證明小韓已經做了讓步,你再端著就不好了。”

安馨蘭聽罷一愣,“那蘇蘇跟韓芳沁做了朋友?”神經這么粗?

“應該是吧,聽說她們很聊得來。”安母不敢肯定,一心勸女。

“閨女,聽媽的話,回去吧。男人要面子,你們夫妻一場何必計較誰先低頭?結婚不是兒戲,你看云嶺村那個,女人在她男人身邊轉風車似的,不也沒離嗎?”

連架都沒吵過,甭提離婚了。

“男人都一樣,小韓愛看新鮮,沒養外室已經夠好了。就連你爸,當年也被公司里的狐貍精勾走過魂魄,玩膩了照樣回歸家庭。為什么?因為我有家世,有孩子作后盾……”

男人勢利起來比女人厲害多了,曉得哪些女人對自己的前程最有利。為了孩子,只要原配睜只眼閉只眼,沒有什么坎是過不去的。

親媽這番話讓安馨蘭更加心塞,但一想到韓芳沁被成功引入云嶺村,稍微安心。

當天晚上,她猶豫了好久,終于撥通老韓的電話。

分居兩年,她換了新號碼,對方并不知道。接聽之后,猶聽他在那邊跟朋友開玩笑——

“……如果那‘香香公主’還在,我必定去捧場。”說罷和朋友哈哈大笑一場,然后,“喂?”

安馨蘭陰著臉掛斷電話,忍了好久,終于啪一聲,剛買的新手機又報銷了……

看書啦(2018)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