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第736回
更新時間:2018-05-11  作者: 竹子米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您可以按"CRTLD"將"傲宇閣"加入收藏夾!方便下次閱讀。

自打從醫院醒來的那一刻,蘇杏說話就不敢說滿了,時刻不忘給自己留下反悔的余地。

這次也是,趁蘇海被她的無賴堵得說不出話,蘇杏好心提醒他一句:

“享齊人之福不容易,女人更關注孩子的利益,像你這種吃老本還三心兩意的男人沒有存在價值。有心思跟我吵架,不如想想怎么討好兩個女人對你手下留情吧。”

說完直接掛機并把親哥的號拉黑,懶得再聽他廢話。

“要不要幫忙?”柏少君見她不打算找自己人,便問。

“不用,這點小事找老卓他們就行。”找異能者大材小用。

“不管什么事,你一人解決不了的記得找支援。撇開少華不提,我們既是鄰居更是朋友,你不必顧慮。”柏少君說道。

“我知道,我這是找借口跟老卓他們聯系一下,免得跟我斷了聯絡。”蘇杏笑笑說,“你們是我最強的后盾,等他們解決不了再找你們。”

今非昔比,有些排位變了。而有來有往,說的不僅是送禮。

柏少君點點頭,“既然擔心你哥,要不給他寄一些亭飛的健身藥劑?普通人用過感覺都不錯。”

蘇杏搖搖頭,“不必,他不會用我的東西。”只會便宜兒女,“等過幾年我帶亭飛回去看看他。”

這主意更靠譜,柏少君不再相勸。

“媽咪,剛才那個聲音是舅舅?”小菱的聽力、記憶力超群,仍然記得許久不見的舅舅的聲音。

蘇杏嗯了聲。

“舅舅出軌了?”小野的思想很成熟,一語中的。

蘇杏回頭瞧瞧三個孩子,坦承說:“對,你們以后可不能像他那樣。”

小菱皺皺小鼻子,“我不結婚。”男孩子太幼稚了。

小野默默地眨眨眼睛,不發表意見,他的朋友圈沒有女孩子。人生是如此的寂寞,找不到出軌的理由。

“媽媽,”唯獨小染萬般不解,皺著小眉頭,“舅舅有幾個女朋友?”

蘇杏微怔,“怎么這么問?”

小染扁一下嘴,蔫蔫的,“班里好多女孩子說是我女朋友,那我是不是出軌了?”

眾人默:……這是嘚瑟。

“小染,做人要謙虛。”不必蘇杏教育,小能已然說,“驕傲會使你丑陋。”

小染默默地看著它,“真的么?”如果是就好了。

小菱湊過來,一臉的神秘:“三弟,姐姐有變丑的藥,你要么?”

小野及時問:“你解藥做出來了?”

“當然,解藥得花錢向我買。”小菱很物質地告訴他。

蘇杏無語回頭,看著三個越來越熊的孩子,“身體發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這是你們對爸爸媽媽最基本的孝道,別忘了。菱兒,別禍害你弟弟。”

“我是跟三弟開玩笑。”小菱解釋,“等以后他們有女朋友了,我再給他用。”

“我棄權。”小野淡定舉手。

“菱兒,這不能開玩笑,小心玩過頭害了倆弟弟……”吧啦吧啦,親媽為熊孩子操碎了心。

有孩子隨行,時間不知不覺就過了。

今天是假期的最后一天,柏少君先把雙胞胎送回g城,再和蘇杏、小染和小能返回云嶺村。

當他們回到省城等紅綠燈時,已是深夜,天空下著毛毛細雨。路上車少,他們的車旁只停著一輛摩托車,只有騎手一個孤伶伶的。

省城的街道有人偷偷燒紙錢,在十字路口或拐彎處插燃蠟燭。

昏黃的燭光在夜色中搖曳,時暗時明,給蕭條的街道添了幾分陰森感。

城里不準燃放炮竹,等回到東江橋時,四人發現山坡上還有人在點燃小串的鞭炮噼噼啪啪地響。

小染聽到這種聲音特別興奮,小臉貼著車窗邊努力往外瞄。

蘇杏擔憂地看了他好一會兒。

“沒事,看小菱、小野控制得多好。”柏少君安慰她。

蘇杏嘆氣,“他倆下學期讀高中了,能不懂事嗎?”雙胞胎是跳躍上進,小兒子下學期才二年級,沒法比。

當媽的心情,外人很難理解。

柏少君聳聳肩,小心避開晚上出來逛街的游人,即將拐彎進云嶺村時順便瞥了一眼緊隨車后的那輛摩托車。見對方拐進通往梅林村的公路,他才駛入小樹林。

而那輛摩托車咆哮著駛向昔日工作的地方。

此人的頭盔里藏著一張剛毅方正的臉,目光如炬,盯視四周尋找自己的目標。這些年來,他每隔兩年在清明這一天回老地方走一遭,看能不能找到那個女人。

活要見人,死要見尸,幾乎成了他人生的一部分。

他今天凌晨四點多回到,逛一整天了,像往常那樣逛到明早凌晨四點才離開,務求有始有終。

誰說時間能帶走一切痛與恨?

清明時節雨紛紛,路上行人欲斷魂。

回到家,娘倆洗完澡,小染睡了,蘇杏深深松了一口氣來到書房。

“還順利吧?”書桌前的柏少華巋然不動,眼皮都不抬一下。

蘇杏嗯了聲,坐在窗邊瞧著外邊的夜色,“我哥在外邊找了一個女人,是個獨生女,父母開旅館小有積蓄……哎,你說她圖什么?”她哥又不是美男子,值得嗎?

他輕輕一笑,眼睛不曾離開工作,“你圖我什么,她就圖你哥什么。”一心二用,專業調戲孩子媽不在話下。

蘇杏:“……起碼你單身。”

她理智多了,經過師兄、師長們把眼,對他的人品一致通過她才嫁的。吃過一次虧的人,除了長輩們喜歡,更要自己喜歡,分外謹慎。

還好,這回是集體看走眼,不能凈怪她~

“愛情至上的人不分貴賤,不講道德與身份。”愛了就上。

蘇杏鄙視他,“你很欣賞她的做法?”

“我在給你分析。”別想扯他下水,“你要棒打野鴛鴦?”

“我吃飽閑著不如在村里散散心,賞賞花,誰有空管那些事?”蘇杏長嘆。

柏少華默然而笑,不再說話。

蘇杏趴在窗邊,看外邊細雨微微,由親哥的死想到婷玉的醫術。因此想到那半塊玉璧,忙用手機查了一遍,還是沒有消息。

略感失望,但好東西千金難覓,要看緣分使然。

“明天我要出去一趟,你在家有什么事盡管找少君他們。”室內靜寂,他忽然說。

“干嘛去?”

“老韓離婚了,他請了一群朋友去避暑山莊品春茶解悶。都是男人,你不方便去。”朋友一場,不想刺激失意人士。

“哦。”聽說他離婚,蘇杏有點遺憾,“他和馨蘭姐為什么離婚?有外遇?”

“婚變原因不僅僅是男女關系,還有三觀不合。”他瞟她一眼。

女人對分手的概念,總是停留在外遇方面,膚淺。

“隨便你,什么時候走?”

“明天一早。”

“哦,你自己看著辦吧,我去睡了。”

蘇杏打個呵欠,困意上頭,給他一個晚安吻便回臥室去了。

老夫老妻的相處不再膩乎,不再互相猜疑,像溫開水般清淡平凡,普普通通的。

當然,這是她認為的。

剛撲在床上昏昏欲睡沒幾分鐘,便聽見房門被關上,身后一具溫熱結實的軀體覆上來。輕咬她的耳朵輪廓,聲音充滿磁性,極具誘惑:

“要嗎?”

不知何時起,他不再隨自己的心意做這事,反而老愛開口問她。

說不要吧,違心;說要吧,堵心。

可能到了虎狼之年,經不起撩,可憐她好好一朵純潔的白蓮花,就這么硬生生地栽到他這口大染缸里,被染得五顏六色。

“要。”悲憤欲絕,僅有的一點矜持木有了。

耳邊一陣低沉輕笑,與她耳鬢廝磨,“累了一天,我先給你揉揉。”語畢,厚實的雙手開始不安分地給她按揉。

手掌過處,寸縷不留。

一對彼此傾慕的靈魂,軀體的溫柔繾綣。

靈肉交織,讓她情不自禁的索求,是對愛最有力和直接的表達……

網站地圖導航:

20122015傲宇閣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