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第744回
更新時間:2018-05-15  作者: 竹子米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正文卷

正文卷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親情綁架多用于女兒家的身上,如果血緣的羈絆那么容易說服和斷開,世間就沒有那么多的樊勝美。小說

“親情能用來討價還價?爸媽當年對你有求必應,我埋怨過你半句嗎?現在你侄子要畢業了,需要一個像樣的家門替他長臉娶個老婆回來。連這點忙都不肯幫,你將來有臉下去見爸媽?”

蘇杏說話也不大聲,目光冷淡地看著同樣態度的妹子。

“你是不是要我也跪下叩頭認錯?好……”蘇海從凳子起來緩緩向她下跪。

蘇杏氣笑了,既不阻攔也不慌張,盯著蘇海點點頭,“好,哥,是我的錯,我當初就不應該幫你。少君,有沒辦法把蘇小峰的學籍戶口全部轉回江陵?”

柏少君聞聲邪魅一笑,翹起一邊的唇角,“有錢能使鬼推磨,肯定沒問題。”

“盡管去試試,二十萬不夠我再往上添,我的錢拿去打水漂也不給他們花一分。”看著跪在眼前的親大哥,蘇杏漠然道,“蘇海,從今往后,你我兄妹恩斷義絕……”

“杏子杏子,你冷靜點,一家人何必搞成這樣?”二堂兄扶大哥坐好,氣惱地過來一把扯起蘇海,“孩子犯傻,你多大了?你倆是親兄妹就不能好好說話嗎?”

回頭瞪一眼亭外扶起親媽的蘇小峰,“你媽要不要緊?趕緊扶進來!”

“我媽說心口疼……”蘇小峰瞪蘇杏的眼神充滿憤恨。

“哦,想訛我?你腦子轉得真快,”蘇杏瞟他一眼,“虧我以前什么對你那么好,果然是頭白眼狼。不是要死要活嗎?拿出勇氣撞死在這里讓我瞧瞧。”

“我反對。”有人緩聲抗議。

蘇杏下意識反駁,“你算哪根蔥……”呃,不對,那聲音好像有點熟悉。

在身邊兩人的戲謔笑聲中,她愕然往門口望去,看見一個俊逸挺拔的身影不緊不慢地拄著拐杖向她走來。

“我是房東,當然有權利反對。”他溫然說。

俊美的臉龐一點表情都沒有,有著石雕般的冷硬;眼神淡漠,仿佛事不關己,卻又來到身邊低頭在她額頭親一個。

“注意形象,一個氣度優雅的女士不該輕易被激怒,若把地方弄臟了以后你敢住?”君不見,客廳的正中央的那張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不曾移過分毫。

她說用來鎮宅的,不能動。

她怎么說都行,反正他不陪住。這屋子怎么看都太小了,很壓抑。

驟然看見他回來,蘇杏縱使心中歡喜,仍然不動聲色,“哪個地方沒死過人?有本事搬到天上住去。”氣度優雅?她用得著那玩意嗎?

她就一接地氣的俗人。

所以,心中的郁悶被他落在額頭的一記輕吻所化解,她在家人一副“造孽啊!傷風敗俗”的目光中,淡然問:

“什么時候回來的?”

“剛剛回到,聽說大舅哥來了便過來瞧瞧。”柏少華沖她微笑說,“兒子快放學了,你和他幫我把禮物送到昌叔家。”這里交給他好了。

她心軟,和一群自帶世俗習慣的旁系血親糾纏不清。

“曼曼,麻煩你陪她走一趟。”柏少華瞟了筱曼一眼。

“好。”筱曼欣然同意。

茶室三女的下場,讓她成了柏大廚的忠實迷妹一枚。

蘇杏猶想說什么,柏少華打斷她,“開心點,別讓兒子看見你生氣的樣子。”

一聽兒子會生氣,蘇杏僅剩的一絲惱火煙消云散。天大地大,皆不如她那行走的炸藥包兒子威脅強大。果斷把家人甩在這里任他處置,自己和筱曼走了。

“哎,杏子,等等我們。”

蘇杏的兩位堂嫂剛想追出去,不料,那位姓筱的姑娘走到最后,聞聲回頭,當著她們的面隨手關上門。

倆堂嫂微怔,對望一眼,意識到自己不受歡迎,便怏怏地回涼亭里坐好。

她倆是真心過來走親戚的,事前沒人知道王彩霞娘倆會下跪,更沒想過蘇海和她的兄妹關系已跌至冰點。

蘇杏每次回鄉下都是笑吟吟的,蘇海是她親哥,是血緣最親近的唯一親人理應關系和諧。誰曾想到這對兄妹是吃火藥長大的?居然把關系搞得這么僵。

親哥絲毫不讓,小妹又不肯低頭妥協,唉,這門親戚算是沒了。

“不好意思,我有事出了一趟遠門,剛回來。”柏少華進入涼亭,溫和地向眾人打著招呼。在孩子媽的位置坐下,隨手端起那杯她沒碰過的茶輕輕嗅了下。

茶葉質量普通,泡得隨意,一股淡淡的腥味影響口感,不好喝。

把茶杯擱回原位,他瞧一眼被扶回涼亭的婦人,對方倚著柱子捂住心臟位置痛苦呻.吟,仿佛處在死亡邊緣。

“她怎么了?”柏少華望向蘇氏兄弟,問道。

自打他進門,眾人便發覺院子里氣氛壓抑,大氣不敢喘,頂多心里吐槽幾句。

如今見他問起,蘇大偉哼了一下,瞟一眼站在他旁邊的柏少君,“少君到我們村作客不少次了,沒想到身手這么好,打起女人挺有一套的。”諷刺十足。

柏少華佯裝聽不出來,溫然笑道:“他身手確實好,既是兄弟又是保鏢。我在外邊做生意得罪過不少人,被尋仇是家常便飯,家人出入難免要帶保鏢。”

“保鏢也不能亂打人啊!他打的是你老婆的嫂子!”蘇大偉對蘇杏這個小堂妹持有特大意見,沒好氣道,“杏子不懂事,難道你們也不懂事?”

“我不懂事早一腳把她踢死了,還能喘氣?”柏少君并不賣帳,態度高冷。

“你還有理……”

柏少華打斷對方的話,“蘇先生稍安勿躁,少君出手一向有分寸。頂多閉氣一時喘不過來,通了就好,如果你們不放心可以叫救護車。”

說到這里,他話風一轉,“說起蘇蘇,我倒是有個意外發現。”..

把手機擱在桌面,播放一段錄音:

“哎哎,大哥別沖動,我說,我說。三年前小峰說他姑姑搶他爸的房子,逼他.媽給了幾十萬……為了哄出那姑姑的錢,他用了很多種方法,包括苦肉計……”

“現在那白小倩要跟他分手,她是校花家里又有錢,娶了她能少奮斗二十年。小峰不甘心,讓我打電話給他父母說他有自殺傾向……”

聽著錄音,眾人的臉色特精彩。

每個人都有一些不為人知的小算計,只要不被人知道,他依舊是個好人。

如今一個個長輩看向他,蘇小峰的面色時紅時青,矢口否認,“我沒做過,他是我情敵,在誣陷我。”只要他咬死不認,對方奈何不了。

眾人半信半疑間,錄音里的主要內容聽完了。

柏少華關了錄音,看著蘇海:“我相信大家是真心來拜訪,我也敬重蘇蘇的親人。不過她還年輕,沉不住氣,她向大哥承諾的事我替她解決。”

蘇氏其他人略訝,而王氏母子頓時面露喜色,完全忘卻剛才的尷尬。

呵呵,果然是男人好說話。

“但有件事得告訴大家,我最恨別人算計我的家人。”

不必下達命令,柏少君已然一身殺氣地松松手腳,笑容邪魅詭異,步步逼向蘇小峰。

“你,你,你想干嘛?”

“少君脾氣狂躁,你乖乖讓他揍一頓肯定沒事,如果反抗你會死得很慘。”柏少華好心地替他解惑。

說完,蘇宅的院子響起一陣慘烈的嚎哭聲和勸架聲,亂糟糟的……

《》全文字更新,牢記我們新網址:

重要聲明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

admin#suimeng.la(替換#)

湘ICP備11006904號12015.suimeng.la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