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第745回
更新時間:2018-05-15  作者: 竹子米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您的位置:

分享到:

光腳的不怕穿鞋的,說的就是蘇海和蘇杏,誰放不下那點血緣之情誰吃虧。

愣的怕橫的,橫的怕不要命的。

仗著那點父子之情,蘇小峰才敢大膽地算計父母、姑姑,如今被柏少君的模樣嚇得屁滾尿流。

柏少君平時看著是個陽光男孩,此刻卻像從地獄爬出來的惡魔。帥氣的臉龐掛著嗜血的笑容,目露一絲瘋狂,幾次越過蘇氏三兄弟直撲自己盯上的獵物。

文弱的蘇小峰在他面前就是一只待宰的小羊羔,被人只手提起好一頓胖揍。

情緒雖然失控,柏少君仍然知道避開要害,拳拳到肉,不傷筋骨不損人性命。讓挨揍的人只有一種感受,痛,而且是劇痛。

王彩霞哭天搶地,蘇氏倆堂嫂被嚇得不知如何是好,兩位堂兄和蘇海沖上去阻攔。

外邊就算有人聽見也習慣了,誰讓她一來就哭個不停?外邊的人都知道蘇杏和家人在吵鬧不休。

清官難斷家務事,旁人沒法管,搖搖頭就走了。

見攔不住悲劇的發生,蘇大超趕緊打電話報警,誰知手機竟然沒訊號?!沒轍,改成拍攝現場作為將來的證據,不料旁邊伸出一只手拿走他的手機。

他定眼一瞧,原來是隔壁餐廳其中一位廚師,是個華夏人。對方冷冷地瞧他一眼,拿著手機進入涼亭,放在石桌上。

柏少華瞧他一眼,“你怎么來了?”

“蘇蘇告訴我少君有些不妥,我過來看看。”陸易說著,沖混亂場中高喝一聲,“少君,夠了。”再下去恐怕會失控。

于是,在一片嘈雜聲中,嗜血興奮的陽光帥哥把只剩半條命的蘇小峰提到柏少華跟前。

“放了他吧!我求求你們,”王彩霞緊緊抱著兒子哭個不停,“我錯了,我錯了……”錯在不知小姑嫁的人居然是個心狠手辣的黑.社會。

蘇家其他人這會兒也算明白了,自己今天進了狼窩,不由膽顫心驚地瞧著涼亭里的三個男人。

蘇海慘白著一張臉,嘴皮子哆嗦著:“你們想干什么?我要見我妹。”

“大舅哥不必慌,他死不了。”柏少華安慰他,目光落在蘇小峰的身上,“小峰是個聰明的孩子,可惜心眼用錯了地方,我不能不給他一點教訓。我的仇家比少君狠多了,你們若碰上,我只能報個警而已。”

言下之意,借他的家勢可以,出了事直接報警,他不理。

眾人不敢多話,眼巴巴等著眼前這位笑容溫和的男人高抬貴手,放他們走。

“蘇蘇的話我都聽見了,”柏少華沉吟片刻,對蘇小峰說,“這樣吧,我給你十萬,相信你憑這個能拿下你的白富美。但有個條件,你要說服你父母離婚。”

眾人驚愕,尤其是王彩霞,滿目錯愕之色。

“身為人子,你不同意也正常。不過,”無視幾人錯愕的目光,柏少華說,“你能去G城讀書是因為你姑姑的幫忙,你媽太聰明了,所以你的一切將回到江陵重新開始。”

“不要,不要……”王彩霞終于知道害怕,驚懼地看著他猛搖頭。

“上一次你算計她能夠安然無恙,不是因為你有本事,而是你姑姑仁慈。”柏少華不理她,盯著蘇小峰微笑道,“這一次你沒事,是我看在你姑姑的份上再饒你一回。下次動心眼之前你要寫好遺書,我沒有太多時間留給你。”

言畢,柏少華起身走出涼亭。

“幾位難得來一趟,好好住幾天再走吧,一切費用算我的。”來到蘇海等人跟前,他態度誠懇,“我和蘇蘇對大家并沒惡意,以后有空歡迎來家坐坐。”

隨后吩咐陸易和柏少君,“把傷員送到省醫,費用我出,幫我好好招呼大家。”沖蘇海微頷首,“我剛從外邊回來,舟車勞頓就不多陪了,大舅哥若有什么說的可以到對面找我。”

他留下一句失陪,便走了。

見他離開,蘇家人終于松了一口氣。

院里,只有王彩霞抱著意識逐漸模糊的兒子痛哭出聲……

約莫兩個多小時之后,柏少華一身休閑地來到昌叔的門前。蘇杏和小能、小染正在劈柴,筱曼洗菜,昌叔正在露天煎肉給大家吃。

小能最先發現他,“主人來了。”

蘇杏聞聲望去,果然是,忙匆匆過去追問事情的發展方向。

“我哥他們呢?”

“走了,”他瞧她一眼,“舍不得?現在讓他們回頭還來得及。”

蘇杏不滿地撇一下嘴,“少來了,說正經的,他們人呢?”

“少君弄傷你大堂兄的手,要去醫院檢查檢查才放心,所以我讓陸易把他們送到省醫去看看。”胖揍蘇小峰的事不值一提。

“這時候醫生應該下班了吧?”

“我哪知道,算了,頂多是扭傷,問題不大。”手臂橫過她的肩,兩人慢悠悠地走著,“我跟你哥談過了,要么離婚,要么把蘇小峰的學籍戶口轉回江陵。”

他有選擇性地把主要內容說清楚。

“他選哪樣?”蘇杏很好奇。

“暫時不知道,估計離婚吧。你侄子是個聰明人,為了十萬塊,他應該會勸父母做出正確的選擇。”柏少華笑了笑,把給錢的事說了一遍。

蘇杏很了解侄子的脾性,點點頭。

如果他有骨氣地拒絕,那么不但沒錢拿,還要回江陵讀完大學最后一年。關鍵是,江陵那些小地方的學校能跟G城媲美嗎?那畢業證一點含金量都沒有。

他蘇小峰不會為了父母的婚姻,而放棄自己的大好前程。

如果父母不肯離婚,他這次真的會死。

“我哥怎么說?”蘇杏對親哥始終有點關心。

“他什么都沒說,”可能嚇壞了,“要不你去看看他?”..

“不去,我已經跟他恩斷義絕。”想起他向她下跪陷她于不仁的那一刻,蘇杏笑了,“我對不起我爸媽……”

她從來沒想過,原來親大哥這么恨她。

他說從不埋怨,是因為潛意識里藏著對她的憎惡。所以他在未來心安理得地向親妹榨取利益,從未考慮她的處境。

因為在他心里,那全是她該受的,她前半生過得太幸福了。

柏少華把她拉入懷中,緊緊抱一下,輕拍項背,“他們會理解的。”

蘇杏伏在他懷中,原本苦澀的笑意,瞬間化成淚雨奪眶而出……

她很想跟親哥和睦相處,像別的兄弟姐妹那樣。

每次起爭執,她都想退讓一步換取親情,奈何一看見那蘇小峰就想起未來的種種。以妥協換來的親情,終將成為她的枷鎖,甚至連累兒女任人予取予求。

人都是自私的,親大哥一家有,她也有。

他們想利用一切資源活得更好,她同樣有擺脫束縛撲向幸福的自由。

她以后能給的只有金錢方面的一點補助,如果這是他們想要的。

再多就沒有了,真的沒有了。

書迷樓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