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第747回
更新時間:2018-05-16  作者: 竹子米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網游小說

夏日的午后,人聲極少,蟬鳴不斷,這是鄉村獨有的一份寧靜。

室外的陽光正烈,客人和村民們都躲回各自的居所涼快,不敢出門。僅有幾個老人喜歡坐在樹蔭底下乘涼聊天。

蘇宅,拉上厚重窗簾的書房有點暗,室內一片清雅芬芳。

書房里,蘇杏盤腿坐在地板上,細細打量兩塊顏色不大相同的玉壁。

她把它們合在一起,不知怎的竟無絲毫反應。

這兩塊玉長年流落在外,換了其他玉的邊沿或多或少有些崩缺。它們沒有,連一小點的缺陷都沒有,合在一起簡直是完美無缺。

柏少華拿回來的那塊找人鑒定過,確實是古玉。自己這塊由寧先生看過,他老人家家也斷定它是真品。

那么問題出在哪兒呢?她剛才還把許愿圖喚出來,然后兩件寶貝疊在一起,依舊沒反應。

莫非是兩塊普通玉璧?

不對,婷玉說了它們是族中的寶物,巫醫族的寶物怎么可能是普通物?或許……是她的打開方式不對?

她眼睛瞇了一下,努力回憶筱曼平時跟她說過的各種典型小說主角的奇遇。

凡有奇遇者,皆用血液打開一切神奇寶貝。

屢試不爽,回報率甚高。

蘇杏默默盯了它一會,最終起身從書桌的筆筒里取出一把小剪刀,呃不,用小介刀……算了,用針扎吧。用刀片之類的太疼,而且傷口太大易得破傷風。

話說,自殘擠血什么的好可怕。

她皺著眉頭,為了變強只能拼了,鼓起勇氣稍微用力一扎指尖……咝,真疼啊!

還好她血氣足,一針扎下,白凈的指腹立馬涌出一顆鮮紅的血珠來。

紅白相襯,挺好看的。

蘇杏一邊自我安慰,一邊把針擦干凈收好,生怕等會不知扔哪兒了。孩子們經常跑到書房玩,萬一扎傷她會心疼死。

心情忐忑,蘇杏專注盯著玉璧深呼吸一下,然后把自己的血分別在它們的光滑面各沾一下。

它們好歹有成千年歷史,身上不知有多少細菌,她得小心些。傷口沒碰到玉,那滴血懸空碰一下就能沾到。

再不行就算了。

她直起腰,略失望地看著兩塊毫無動靜的玉。唉,還是不行,血太少了么?要不,她出去讓人抽一包血潑它們?

蘇杏:“……”

被自己的想象嚇到,有點驚悚,汗毛都豎起來了。

算了,把傷口洗一洗再消消毒,然后出去跟少華商量商量怎么回事再說。人多力量大,況且孩子爸一個頂倆,見多識廣,或許他的話能給她一些啟發。

如此想著,蘇杏起身欲去清洗傷口。

不料,就在她轉身的時候,地板上的兩塊玉忽然亮了亮。

那兩滴血被瞬間吸收融入,微泛紅芒。

只見兩塊玉璧緊密粘合,暗紅光芒流轉。乍眼望去,竟有一絲詭異莫測的炫麗感。

聽見身后一點輕微異響,蘇杏回頭,剎時全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炸毛了。因為半空懸著一塊完整的,褪去舊日痕跡變得光潔無暇的玉璧在旋轉。

臥槽!敢情不是無效,是它們斷開太久反應慢。

雖然之前反應慢,一旦啟動速度還蠻快的。

就在她腦子里閃過這點念頭的瞬間,一股強勁不容拒接的力量把她往玉璧里一吸,進去了。

無知者無畏,有著科學認證觀念的蘇杏心里一點都不慌。抬眸看見玉璧就在眼前便伸出雙手抱住它,顯得十分淡定。

本來嘛,事已至此,慌有什么用?

電光火石間,她已隨著玉璧來到一個空曠寂寥的地方。眼前攤開一幅畫卷,上邊畫的正是思鄉圖。

這是許愿圖,為婷玉父親所畫。

畫已固定,無法更改。

因為她不是正統的巫醫族人,抹不掉這些痕跡。

蘇杏默默看著眼前似曾相識的一切,部分記憶一點點浮現。雙手一空,玉璧脫手飛出,升在許愿圖的上空,圖、玉相輝映。

它們光華相連,似乎正在溝通。

蘇杏知道它們是知己重逢,為什么會知道?因為她身上也有光芒,和它們是一起的。

記憶回籠,她想起來了。

她以前就在這里幫婷玉清掉心魔,也是婷玉一直希望她能重返的地方。能夠重返也沒用,她終究不是正統,無法將圖、玉融匯,所以學不到也得不到巫力。

圖有愿力,玉有巫力,能將此二物合而為一者,能力將達到巫醫族大長老的境界。

自由穿越時空,巫力強盛。

可惜她和婷玉都做不到,算是有得有失吧。

筱曼總說她是重生的,其實不然。

她對未來的記憶,來自未來的她的一縷意識,讓她知曉未來將發生的悲劇罷了,并非重生。

玉璧的回歸,催動許愿圖的愿力令她的記憶逐漸恢復完整。所以她想起來了,她在未來確實見過柏少華他們。

就在她死前的那一刻。

在廢墟中被咬,毒素入侵吞噬她的人類意識。

“我是人……”面對圍堵自己的一大幫人,她努力表明自己的身份。

很多異能者在捕殺高階喪尸,取其能量晶石,可她還是人啊!

憑著薄弱的意識,讓她勉強保留一點人類的意志游走四方,尋求解脫的方法。在她的意識里,如果變成喪尸將再無做人的可能,就這么死了她又不甘心。

她有異能,還有一點靈能正在激發中。

她原本可以走得更遠,看得更多。

但是,一只溫厚的手撫上她的臉龐,她艱難地把散亂的目光集中在眼前之人的身上。

是他,是柏少華……的弟弟,艾伯。

“你是人,如果現在死,你很快就能重新做人。”如果世間真有輪回的話,這是很多華夏人的信仰。

他凝望著她,一雙黑眸溫柔含笑,充滿對憐惜,仿佛和她是老相識。

他的一只手按在她的心口,那顆心臟仍在跳動,已經十分微弱。

她的腦子不太靈活了,努力沖他一笑。

“謝謝。”

“不用。”

他回以溫暖一笑,掌中發出一股力量擊中她的心臟……

記憶到此中止,緊閉雙眼吸收信息的蘇杏心里一陣難受。但不多想,畢竟那是另一個時空發生的事,艾伯為什么會認識她已經不重要。

她目前跟少華在一起,為迎接未來做準備。

難道這塊玉璧對她一點用處都沒有?一想到這個可能性,她心里更難受。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