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第769回
更新時間:2018-06-09  作者: 竹子米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正文卷

正文卷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午夜,蘇杏一人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怎么也睡不著。Щщш.sUimEnG.lā

索性到孩子們的房里走了一圈,回到臥室,她直接走出陽臺躺在一張藤椅里。

仰望星空,異國他鄉的一輪明月高高掛起,值得欣賞。

不知怎么回事,她今天莫名心悸,坐立難安。

由于心中擔憂,她借故給所有親朋打了一通電話,確定眾人無恙才稍微安心。

可是,那股心慌的感覺一直困擾著她。

所以,婷玉分別在早、中、晚時分,接到她三通確定人身安全的視頻電話。

“你少惦記別人,多注意自己的安全。”婷玉既對她的疑神疑鬼沒轍,也受到一些影響,“少華幾兄弟還斗著呢,你身在國外要格外小心,看好孩子。”

秦煌像個情報員,對世界每個角落發生的事皆略有耳聞。

作為他的愛人,除了保密事件,普通信息會被夫妻倆在日常中拿出來閑聊與分析。

耳濡目染之下,了解的事自然比普通人多一些。

婷玉前陣子剛回國探望白姨和孩子們,停留四天又被召走了。

她在國外的這兩年學了不少東西,特別是醫術方面。對西醫的藥物制造有更深一層的了解,開始模仿與創新。

自從她出了國,小菱堅持每周和姨母通一次視頻電話。

蘇杏之前對她倆的通話有一點興趣,后來,師徒倆談話的內容越來越深奧,便置之不理了。

當然,除了親朋和好閨蜜,還有一個人是她最牽掛的。

作為她的親密愛人,柏少華更倒霉,受到全天候的打擾,她一旦心血來潮就打電話問候他。

在她心里,婷玉在外邊有正經事要做。

而他在玩,可以大方打擾。

他說過正在回來的路上,不料半路遇到一位多年不見的熟人,繞道敘舊去了。

她能怎樣?當然是原諒他并各玩各的。

當然,他毛病不少,但也有優點。

比如無論什么時候,不管是什么問題,只要她打電話過去,他總是溫言對待。

耐心十足,從不拒接,除非特殊情況不便接聽。

“……為什么睡不著?你時差現在才失常?還是你想太多了?”他調侃她說。

兩人談了好一陣子,疏離感什么的早沒了。

“我怎么知道?反正就是睡不著。”她心情差,聽見他在倒酒的聲響又忍不住嘮叨,“你少喝些酒,別臨老了晚節不保。萬一染上這樣那樣的毛病我不伺候的。”

在他面前不必掩飾情緒,她看著天上的月亮向他發牢騷。

“哦?千年修得共枕眠,”他的聲音蘊含著笑意,“你舍得放棄我?”

臨老?他才四十一,正值壯年時期,誰敢說他老?

“不然呢?夫妻本是同林鳥,大限來時各自飛。”蘇杏反駁,“一把年紀還不懂自律的男人,不如及早放你自由盡情享受人生樂趣,你應該感謝我。”..

“是嗎?那我謝謝你了。”他溫言笑說,“一直以為男人才有中年危機,畢竟要負責一家老小的生活所需,壓力山大。可是蘇蘇,你煩什么呢?”

她要時間有時間,要錢有錢,孩子也大了,他實在想不出她還有什么可煩的。

蘇杏撇撇嘴角,“何必拐彎抹角,直說我庸人自擾得了,我不生氣。”

呵呵,她知道就好。

柏少華莞爾一笑,識趣地換個話題:“阿普和莫雅從明天起給小染上課,雙胞胎有自己的事做。其他人的事不用你操心,你安心忙自己的,不要胡思亂想。”

“我什么都沒想。”

“哦?那是身體不舒服嗎?還是廚師的手藝不好?抑或有人給你臉色瞧了?跟我說說。”他的口吻像在哄小孩,讓被哄的人深受鼓舞認為自己老委屈了。

“都不是,我也不知道為什么,反正今天一直心慌慌的,跳得厲害。”蘇杏一手按在時不時狂跳幾下的心口,心煩意亂。

驀然想起婷玉今天說的話,剛剛平伏的心情再被吊起:“你什么時候回來?你一個人在外邊我很擔心。”

“誰說我是一個人?這些朋友帶的保鏢一個比一個強悍,連只蜜蜂都進不來。”

有他在的地方沒有蒼蠅,無法比喻。

“你別太自負,越安全的地方越危險,暗箭難防。”她越說越擔心,“哎呀不說廢話,如果沒要緊事你趕緊回來吧?”

說這些等于廢話,放飛自我的男人豈是她想召回就召回的?

她頓了下,最終厚著臉皮,有些扭捏賭氣地加了一句:“我想你了。”

唉,老夫老妻了還要說這種肉麻話,他肯定笑死了,怪不好意思的。

果然,電話里清晰聽見他低沉輕笑,“這話我愛聽,但聽起來有點心虛。”

蘇杏朝月亮白了一眼,“我敢說就不錯了,你在外邊一拖再拖不肯回來,萬一是在哪個溫柔鄉里舍不得離開,說這種話豈不讓你們看笑話。”

柏少華挑了一下眉,好吧,都是他的錯。

“我明天到家,在我回來之前你哪兒都別去。也別練功,一切等我回去再說。”說話間,他已經通知司機準備啟程。

他所在方位離家不遠,開車兩、三個小時便可到家。

“好,你別太自負,一路要小心。”囑咐他幾句,漸漸有些睡意的蘇杏率先掛機。

懶得回房,她就這么在陽臺的藤椅逐漸睡去。

不久,一只橄欖頭從隔壁的窗戶飄過來。

掃描四周一圈后,目光落在陽臺熟睡的女性身上。

見其衣衫單薄,它悄然飛進臥室拿了一張薄毯子出來蓋在她身上,再默默地飄回小主人的臥室。

剛才接到主人的電話,讓它過來瞧瞧夫人有什么不妥,并且留意家里的動靜。

夫妻多年,柏少華很了解她。

她是有些任性,但從不無端端耍性子,今晚的異常肯定有原因。所以,不僅小能被喚醒,柏少君他們也接到通知暗中警惕起來。

但是,任其防守嚴密,該來的始終會來。

陽臺上,睡意正濃的蘇杏驟然覺得心臟被人狠狠一揪。整個被驚醒的同時,一股力量迅速將她拖入黑暗之中。

她意識清醒,很快便知道是怎么回事。

是許愿圖和玉璧的力量在召喚她?為什么?

正當她一頭霧水時,散發淡淡瑩光的玉璧飛來。她下意識地接過,盤腿坐下,雙手環抱玉璧。

剛剛閉上雙眼,眼前的一幕嚇得她寒毛乍起……

《》全文字更新,牢記我們新網址:

重要聲明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

admin#suimeng.la(替換#)

湘ICP備11006904號12015.suimeng.la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