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第773回
更新時間:2018-06-11  作者: 竹子米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沒有玉璧,許愿圖的靈氣趨向穩定,蘇杏無法再坐觀世界。

以后不管去哪里、去哪個年代,都要她整個人去,靈魂出竅什么的從此成為過去式。

這沒什么,玉璧在她這兒作用不大,對婷玉卻大有裨益。如今物歸原主,日后不管她在哪里自己也不必提心吊膽。

問題是柏少華,她要怎么哄才能順利跨過這一關?

傍晚,蘇杏再次坐在陽臺對著日落發愁。唉,貌似她今生這段姻緣和未來那段相反。

在未來,是郭景濤費盡心思向她道歉。如今卻是她頭痛該如何向柏少華道歉,這叫報應吧?

唉,哪怕是平凡的人生,也教人傷透腦筋。

正值無奈之際,她喝口茶的功夫,眼前忽然一陣輕煙緲緲。

她先是一愣,隨即起身展顏而笑,“看來你已經適應了。”上下打量對方。

“多虧你幫忙。”

婷玉氣質溫婉,上前握住她的雙手,幫她把流失的元氣補回來。

直到蘇杏恢復元氣,她才放手叮囑說:“多休息幾天,不必著急體能鍛煉。”

“我哪有這么勤快?”蘇杏嘆氣坐下,“對了,你現在怎樣了?查出是什么人害你嗎?”

“還在查。”婷玉也坐下來。

陳清的宿舍著火,官方找到一些疑似證據的物品,正在想辦法復原。

“總之,這段時間聽到關于我的任何消息你都不必擔心,我沒事。”她說。

蘇杏愕然,“你做什么了?”

“一些善后工作,不礙事。”婷玉不欲多說,“這次多虧少華的人出手幫忙,讓他把人撤走吧。以后不必再勞煩大家,我能自保。”

“能自保是好事,可世上最可怕的就是人心。你務必處處警惕,別大意。”

“我知道,”婷玉應下,“時間不多,我要走了。”

消失前,她笑言:“大方去找他,被偏愛的人有恃無恐,這是他寵出來的,不怨你。”話音落,人也消失了。

蘇杏:“……”

啥意思?她什么時候有恃無恐過了?太過分了。

一個兩個行事神神秘秘的,她不問,他們就不說,問了也不肯多說。幸虧她這人不愛管事,換成別人早就一句三觀不合分道揚鑣了。

所以,到底是誰偏愛誰呀?

正在默默吐槽,臥室的門口傳來天籟之音:“媽咪,吃藥了。”

蘇杏回頭,心花朵朵開地看著親閨女用托盤端來一碗藥膳湯水過來,而小野、小染哥倆跟在小姐姐的身后。

見親媽精神不錯,姐弟三人歡喜萬分。

“辛苦你了。”蘇杏笑著親了小菱一口。

小菱卻推開她,仔細瞧瞧親媽的臉色,咦了一聲:“媽咪?你好了?”伸手幫親媽把把脈,目露驚訝。

“真好了?”小野有點緊張地追問,生怕小菱的怪異有另一種可能。

小菱點點頭,“真好了,媽咪,你剛才吃什么了嗎?”這才過了一天。

據她觀察,起碼要喝藥膳湯調養三天才能全好。

蘇杏端起碗喝湯,一邊解釋:“剛才夢見你們姨母了,可能是她幫了我。”

雙胞胎已經懂事,能明白她的意思。小染卻不行,所以她不敢坦白說婷玉來過。

童言無忌,有些人最喜歡在孩童的身上找答案。

小染心思單純,一聽姐姐說親媽身體好了,頓時歡喜雀躍,“太好了,媽,今晚和我們一起去海邊吃燒烤!”

“燒烤?”蘇杏放下湯碗,看向雙胞胎,“今晚有節目?”

“嗯,”小野點頭說,“今天是安德叔叔的生日。”

哦,蘇杏恍悟。

她們家沒有慶祝生日的習慣,其他人有。都是年輕人,一找到借口就要舉行派對熱鬧一番。

“媽,去吧去吧。”小染搖著她的手臂撒嬌。

這小孩極度討厭親媽老躺在床上,病怏怏的,好可怕。一有機會就想扯她出去走走,像往常那樣。

“好,”蘇杏摸摸小兒子的臉蛋,笑說,“媽媽要吃烤雞翅,你跟哥哥姐姐幫忙挑幾只最漂亮的,不許偷藏跟我搶。”

說起偷藏,小染笑嘻嘻地點頭。

趁現在所有人都在忙著派對事宜,沒空八卦主人家的事,最適合某人去道歉什么的。

蘇杏把孩子們哄出去之后,心里矛盾極了。

其實吧,她這點毛病根本不必請外邊的醫生,有女兒在就夠了。

柏少華明知這一點,卻偏偏請了外邊的醫生給她看病,分明是另有所圖。到底圖什么她就不知道了,反正他有他的理由。

如果事事要他交代清楚,不僅他覺得累,她還嫌煩呢。

當然,這不是她拒絕道歉的理由。

既然婷玉把她的傷治好了,猶豫再三,蘇杏離開房間。早死晚死都是要死,她決定去書房堵人。

他在家的時候,要么在書房,要么在外邊散步,要么不知去向。

夫妻倆都是生活簡單的人,很容易捉摸行蹤。

不一會兒,她悄然來到書房門口。一扇木門敞開著,里邊傳出說話聲。

“……告訴他們我在國外度假,要一個多月才回去。我對那些項目不感興趣,讓他們不必等我。”停了一陣,“高湛?他已經和我通過話,知道我的立場。”

家中人口多,孩子們漸漸長大,生活用度見漲。到處撒錢的事不能再干,別人愛怎么玩怎么玩。

人到中年不為錢,他要和孩子媽抓緊時間享清福去。

說話間,他瞅一眼門口,剛才在門口賊頭賊腦的姑娘要溜了。

嗤,瞧那慫樣。

有時候他真的不懂,她平時表現得那么怕他,為什么每次一有事發生就不管不顧地去做,直接把他的話當耳邊風。

事完了,她一往無前的氣勢也完了。慫成那包子樣,實在是礙眼。

啪,書房里用力掛電話的聲響,把門外的某人嚇了一跳。

他有工作要處理,找到借口正要躡手躡腳離開的蘇杏僵在原地。

好生氣的樣子,怎么辦?

半晌之后,她也有點惱火了。

憑什么他想做什么就去做,自己想做什么卻要受他管束?何況婷玉有話讓她轉告他,總不能因為個人情緒影響正經事。

再說,她救人有錯嗎?救的還是自己姐妹,哪里錯了?知道他是為她擔心,可她不是平安歸來了嗎?

對,她沒錯。

如果他生氣質問她就這么懟回去。

于是,她鼓起勇氣昂首挺胸重返書房門口,義無反顧地踏進書房……呀唷媽,他板著一張冰山面癱臉盯著她。

心里咯噔一下,她下意識地說:“打擾你了嗎?不好意思,那我去小野的書房,你忙吧。”

果斷轉身離開,噔噔噔的跑得賊特么快。

柏少華:“……”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