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第775回
更新時間:2018-06-12  作者: 竹子米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作品:《》

夜靜更深,天氣晴朗。

柏少華不知把船開到哪里,總之四面看不到岸,便在船上設置了目的地,讓其自動駕駛。

蘇杏對此習以為常,不以為怪,目光平靜地看著他向她走來。

夫妻倆深夜出海肯定不是為了釣魚,船上又沒有其他人。

一個英氣逼人的大帥哥,一個溫柔似水的大美女,干柴烈火,一點就著,兩人糾纏著滾在甲板上。

是蘇杏主動的,當初拜托他幫忙找玉璧時做的約定,以后的情事由她掌握主動權。

換作以前的她,可能有幾分羞澀不安。

現在不會了,十幾年的老夫老妻還有什么可羞澀的?

更何況,并非只有男人渴望親吻心愛的女人。

她喜歡他的一切,比如結實健美的身材,帥氣的五官輪廓。深邃的眼睛,性感的薄唇和線條優美的下巴……簡直是造物主最完美的杰作。

不行了,先等等,她要靜靜地膜拜一下。

被那柔軟芳唇撩得燒心的某人:“……你在干嘛?”他正熱切期待她的下一步。

她卻柳眉輕蹙,態度認真,“你太好看了,我忽然有點不忍心玷污你……”

噗,男人氣極而笑,果斷起身攬過那不盈一握的腰,重掌主動權。這文藝女青年的德性真是讓人受不鳥,他不主動只能憋死。

她吃草也能過日子,他不行。

他無肉不歡。

以天地為廬,輕舟蕩漾,兩人在這平靜的海面共譜心神激蕩、忘我銷.魂的旋律。

她的柔弱讓他沉溺,他的強勢令她窒息。

之前的不快,在一次次的原始.律.動中彌散……

蒼茫的天與海,遼闊而壯觀。

晚上的海有一種安靜的美,輕輕的潮聲,仿佛整個世界都在沉睡,只有兩人清醒著。

蘇杏坐在欄桿旁,看著一望無際的大海,雙腳伸出外邊晃著。風吹過裸.露的腿,涼涼的,感覺很舒爽。

月光似水,把海面映照得波光蕩漾,仿佛是海水在發光。

柏少華從船艙里端出兩盤烤肉和糕點,還有一瓶酒和果汁。

“潛過水嗎?”他把果汁遞給蘇杏,不必她喝藥醒酒。

“沒有,我有深海恐懼癥。”蘇杏搖搖頭,接過果汁喝了一口。

“哦?誰說的?”

“我猜的,怎么滴?”

不怎么滴,就是有點遺憾。

柏少華并不解釋,而是挑一塊烤肉喂她吃,自己也吃了一塊。

蘇杏默默吃著,吞下之后忍不住問了一句,“你還生氣?”

“你說呢?”他沒看她,直接就著酒瓶喝了一口。

“少華,你要相信我做事有分寸,就像我相信你在外邊肯定有本事讓自己一切平安。”她強調,“我不是圣人,你別太高估我做人的品質,免得將來失望。”

她很愛惜自己的性命,舍己救人那么偉大的事她應該是不干的。

柏少華微微笑了一下,隨口問了一句,“玉璧還給她了?”

“嗯,她以后能自保,我無事一身輕。”

“哦?”柏少華想了想,說,“我得到消息,她在那晚身受重傷秘密提前回國治療。現被安置在京城某軍區醫院進行治療,你要不要打個電話問一問秦煌?”

啊?!

蘇杏心里一驚,正想說要,忽而轉念一想,哎,不對。

既然是秘密,她一個外人是如何得知?她打電話給秦煌豈不是給柏少華添麻煩嗎?還有,婷玉明明沒事,那天還說無論聽到什么消息都不必為她擔心……

盡管如此,她還是有點擔心。

心思急轉,蘇杏抱住他的手臂,語氣充滿了懇求:

“真的么?你還有其他消息不?”

柏少華目視前方,眸色深沉,“你懂瞬移,直接過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你少套路我,”見他不為所動,蘇杏賭氣放開他,“我哪次不是找你幫忙確認沒危險才敢動身?別拐彎抹角的,說吧,到底怎么回事?”

她哪敢直接去?他正等著抓個正行。

她的反應讓柏少華不得不笑出聲來,被氣的。

這女人平時不顯山露水,應付他的時候特機靈。為達到目的她還能屈能伸,讓人又愛又恨。

見他不吭聲,某人使出壓箱底的招數:“少華,說嘛~”

嘛字剛落,忽然頭皮一緊,砰!船身被什么撞得一個劇烈傾斜。毫無防備的蘇杏向前一個猛撲,撲進孩子爸的懷里,烤肉飲料什么的全部傾進海里。

嚇得她一聲驚叫,“怎么回事?!”

“淡定,”柏少華穩穩地坐著,抱緊她,“魚上鉤了。”

他剛才進去拿食物的時候,順便往海里倒了一些鮮肉。

血腥得很,所以沒讓她看。

船身劇震,蘇杏嚇得緊緊摟住他的脖子,驚慌失措地問:“你釣的什么魚這么厲害?”

“鯊魚,在這附近有一條脾氣不好的大白鯊出沒,特意帶你過來瞧瞧。”

獨樂樂不如眾樂樂,和愛人一起出海探險果然是件愉快的事。

噗,某女恨不得吐血而亡……

一直到凌晨五點,雙胞胎和小染起床出來跑步時,發現父母渾身濕淋淋地從外邊回來。

“爸,媽咪?你們掉海里了嗎?”看著他們倆,小菱很好奇。

蘇杏忙推開孩子爸,過來叮囑孩子們,“你們去哪兒?千萬別出海,海里有鯊魚。”活生生的大鯊魚那一口尖牙把她嚇得腳軟。

“可我們這片海里有聲吶,它可以探測和驅趕鯊魚。”小野安慰她說。

啊?有嗎?

她不敢確定地看向柏少華,見他點頭,“那也不許去,太危險了。”萬一失靈怎么辦?

“媽,我們先去跑步,等會兒再去海邊玩,又不是現在去。”小染說。

所以呀,讓她怎能放心呢?

她剛想勸說,卻被孩子爸攬住肩膀,“好了,蘇蘇,讓他們先去跑步。”

他朝孩子們揮揮手,然后把孩子媽往臥室里拐:“先回去洗澡,等會一起吃早餐的時候再談。”

先回房定定驚,今晚繼續……

盡管蘇杏態度堅決強硬,始終無法阻止孩子們潛水玩耍打鬧。

因為她自己也被孩子爸押下海里練習速度,還要陪他每晚出去探險,日子過得不要太充實。

世上最可靠的人是自己,她的逃命技能將是她最堅實的保護盾,所以必須練習。

可在海里實在游不快,她萬般氣餒,“你為什么不建議我用藥劑?”

“不成功會變回普通人,你肯?”

“不肯。”

卟嗵,男人無情地一把將她推下海,“繼續。”

總之,這個假期,誰也逃不掉被操練的命運。

看書啦(2018)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