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第777回
更新時間:2018-06-13  作者: 竹子米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作品:《》

蘇杏不明白陳麗雅為什么不再是郭景濤的真愛,但他確實有三個女人,如今算是一家人終于齊齊整整了。

而她蘇杏不再是其中的一個,萬分慶幸。

應該怎么處置這些跳梁小丑?無視不理或者屏蔽她?

但不良影響已經造成。

蘇杏仔細翻一遍過往的評論,自己一不曬娃,二不曬夫,三不曬家中景況。只有各地人情風貌、美景以及一家歡樂出行的溫馨背影,外加詩兩行。

以往的評論一片書香滿屏,清和寧靜。

如今卻是隱隱散發一股仇富的羨慕妒忌酸臭味,俗不可耐,令人慘不忍睹。

設置權限不讓外人評論?

可她是一介酸儒文人,喜歡和廣大同道中人賞風賞月賞詩詞,喜歡與友品論“珍饈百味不過一飽,清茶淡飯方是人生”到底哪個更符合現實。

為了避開幾只跳蚤而放棄整片森林,放棄自己依賴呵護十幾年的小樹洞,不值得。

事隔多年,郭家生意越做越大。

聽慣了身邊人的阿諛奉承,陳悅然估計以為所有人都要給郭家面子了吧?忘了以前的難堪。

以為換個號膈應她就能安枕無憂?

自從同學群里傳出陳氏姐妹共伺一夫的丑聞后,陳悅然棄了舊號。在多年之前改頭換面另外開了一個社交號,里邊全是各種豪華場所,和精致的飲食習慣。

曬得最多的當然是她這豪門媳婦和所謂的名媛閨蜜團,手牽手在世界各地的品牌店里或門口,炫耀身為一名闊太買買買的豪爽。

她發表的圖文無一不是豪門風格,由此可見,她這些年過得不錯。

其次,必須秀一秀她家一身名牌的貴氣孩子。

陳氏姐妹的孩子都在貴族學校讀書,曬單人宿舍,偶像劇里的西式豪華食堂。并曬出孩子與本地名門學子的合照,親昵地說對方是她孩子的師兄師姐,相處融洽。

言外之意是讓大家瞧瞧,她家的孩子如此優秀。

更有意思的是,她在兒子彈鋼琴的一張圖片上留言:“不好意思,孩子的人生起點在于父母,寒門子弟哪怕拼盡洪荒之力也難以望其項背。”

說得好,蘇杏把這句話一并截屏保存。

其實,評論區里各種言論都有,其中不乏一些酸溜溜的話。只不過,陳悅然成功地引起大家的注意,逐漸形成一股節奏。

加上又是熟人,蘇杏不說幾句實在說不過去,少君找的資料足夠她用來反駁。

其他路人的酸話不成氣候,不必理會。

有些人好日子過久了總想尋點刺激,無論男女,先撩者賤。

過了一會兒,蘇杏把截屏的圖片整理出來,然后將“一枝毒杏在墻外”掛牌。與陳悅然的另一個日常號并列掛出,將昵稱與圖像打碼。

上傳圖片之前,她想了想,發表了這樣一段話:

“驀然見君來,突發感悟,那年舍不得丟棄頭上的一點綠,形成今天的大草原。老同學,你當了十幾年的闊太太,依舊是小家子氣飄十里,臭不可聞。”

刺激對方一句,然后進入正題:“你丈夫確實資助了很多有困難的人,而你,是這樣的——”

把陳悅然在世界各地買買買的圖片,排成九宮圖上傳。還有她在各種豪華酒店度假,暢享美食,挑選特別定制化妝品等奢華消費的圖片。

當然,該打碼的打碼。

接著,把陳在評論區里那副悲天憫人的嘴臉截圖,和那句關于孩子人生起點的金句并列放在一起作為對比,留言:“兩面三刀的把式,依舊玩得很溜。”

能認真整理這些圖片,蘇杏自認很有耐心了。

最后一句:“嫁入豪門是福分,姐妹成群是命運,你舍不得放棄不是我的錯。當年到鄉下哭求我當第三者的對話還在手機里存著,請別再來騷擾我。”

這里是在評論區,蘇杏是等不及看別人反應的。她按照老習慣,把圖文排版整齊上傳后就懶得管了。

末了,她上傳一幅美食圖片,然后留言:

“丈夫是個廚子,我爬格子。賺錢不多,勝在自由自在想怎么花就怎么花,看不慣的人請轉身向后——滾。”

忘我地忙碌好一陣子,做完這一切,蘇杏已是頭暈目眩。扔開手機癱在沙灘椅里,看著藍天白云歇歇眼睛。

這時,旁邊遞來一杯飲料。

“謝謝。”她接過喝了一口,嗬,清清涼涼的,好舒爽。

貪婪地把杯子貼住臉頰,冰得她身心舒暢,瞇上眼睛。

“哎,你們說說,這男人為什么拒絕不了婚外情?”蘇杏若有所思地看著蔚藍的天,“偷.情有辣么刺激嗎?”直教男人偷了一個又一個,死不悔改。

“你很好奇?”旁邊的人問。

“有點吧。”想起陳悅然,再想想那個未來的自己,蘇杏不由嘆了一下氣,“離婚其實不可怕,可怕的是依賴成為習……”呃,等等,剛才跟她說話的是哪個?

蘇杏默默地看著天空,眼睛眨了眨,隨后果斷往旁邊一看……呵呵,美女們不知何時溜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名貴氣優雅、俊逸不凡的大帥哥,仰躺在沙灘椅上。他的姿勢一派輕閑隨意,雙眸緊閉,似乎已在海浪聲中陷入了沉睡。

這當然是假象,不然剛才是誰說話?

“咦?少華?你什么時候來的?我怎么不知道?”見了他,某人跨出一步直接滾入他敞開的懷抱里。

夏日炎炎,抱著冰塊好入眠。

柏少華任由她躺著,雙手枕在腦后閉目養神,隨口問:“看上誰了?”

“還能有誰?當然是你呀!”想當年,那個風雨交加的夜晚,“我是看到一個人有感而發,你別借題發揮亂吃飛醋。”

生活上的瑣事,蘇杏向來不瞞他,便把事情說了。

柏少華并不知道這件事,聽罷,淡淡地說:“直接告訴姓郭的讓他處理,沒必要跟她廢話。”

“嗯,等解決不了再說,孩子呢?”

“昌叔、少君在教他們打拳。”他語氣略頓,“老韓十月結婚,九月份我們去一趟京城,順便探望亭飛。”

“好,老韓不辦婚禮?”蘇杏微訝。

“女方建議在國外舉行婚禮,回國度蜜月。”

其中當然有女人的一些小心思,因為老韓和前妻是在國內舉行的婚禮。

“哦?她真有眼光。”蘇杏由衷贊道。

柏少華微微笑了下,不和她抬杠。

“那我們要不要去?”

“不用,太遠了。”

她出國有危險,而他懶得去,相信好友不會介意的。

夫妻一心隱于鄉野山林,兩耳不聞窗外事,務求與豪門恩怨有多遠離多遠。

看書啦(2018)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