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第779回
更新時間:2018-06-14  作者: 竹子米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作品:《》

離開兩個月,重返云嶺村竟然有些陌生。

這是以往沒有的感覺,可能這次出去的人太多了。

九月的小山村,秋風掃過路旁的樹木,把繁密青綠的樹梢染上薄薄的一層紅色。空氣彌漫著淡淡的清香味,那是莊稼成熟的味道,既熟悉又有些陌生。

“呀,哥,姐,財伯伯家的玉米熟了熟了!”小染趴在車窗邊嚷嚷,盯著外邊長勢喜人的玉米地叫兄姐過來瞅瞅。

小菱湊到窗邊瞧了一眼,感嘆,“是喔,今晚找財伯伯掰幾根烤了吃。”

小染大力點點頭,“嗯,再到爺爺家逮只小雞煲湯喝。”

小野瞅他倆一眼,“那還不如煮玉米湯,吃烤雞。”解膩。

小染一聽,立馬改變主意了,“我要吃烤雞、烤玉米,再喝玉米湯和雞湯。”二哥最牛叉了,什么都會做。

“唔?嗯,”小菱聽罷,陷入沉思中,“不知道村里誰家有苦瓜,得放點進去。還有薏仁……”茨實等等,清熱解毒。

這陣子吃太多燒烤,容易上火。

旁邊的哥倆同時斜睨她,“姐,我想喝純雞湯。”不摻雜質的。

小姐姐摟著小福白他們一眼,夏蟲不可語冰,不必多說。她早已不像小時候那樣胡亂放東西,但一定要往湯里放東西。

習慣了,沒辦法。

三姐弟和小福、小壽,還有小吉貓坐一輛車,父母和另外兩只汪坐另一輛車,否則太擠了。

“……亭飛本來想回村里休養,又惦記孩子,所以決定九月下旬到林師兄那邊休養一段時間。”

另一輛車里,蘇杏把剛才的通話內容告訴柏少華。

婷玉的傷逐漸好轉,京城那邊才打電話通知她。她身邊有人照顧,白姨也在那邊照看,直到大寶小寶開學才回到S城。

蘇杏知道婷玉的傷不會危及性命,因而沒有第一時間前去探望。

“那我們中旬先給小野辦入學手續,再到京城辦理小菱的。順便和老韓聚一聚,然后送婷玉到S市的林師兄家。”不管外人怎么想,她已安排好行程。

柏少華正與人談電話,聽罷點了一下頭,繼續忙自己的。

至于孩子就讀的學校,計劃不及變化快,雙胞胎的高考分數引起幾大高校的注意。其中就有他提過的華夏科學技術學院,在S城,小野明年打算去的地方。

小菱也接到醫學專業排名第一的學院錄取通知書,在京城。

預定的計劃是一回事,當兩份通知書擺在孩子面前時,說不心動幾乎不可能。蘇杏和柏少華見婷玉提前回國,全家商量一下,最后讓孩子自己做了選擇。

所以,雙胞胎今年將回到屬于他們的群體中去。

輕松自在的傻白甜少年期過去了,他倆即將面對的不僅僅是知識的海洋,還有強烈的競爭意識以及各種詭譎心思與手段。

對柏少華來說這很正常,蘇杏卻特別擔心。

擔心孩子們斗不過別人的陰暗心思而吃虧,正如她當年那樣。專業知識過硬當然好,情商太低吃的虧往往誤終身。

如果可以,她恨不得搬到孩子學校的附近去住。

問題是,老大在京城,老二在S城,老三這個呆萌娃必須呆在鄉下,確保他和大家的人身安全。

她作為三個孩子的親媽,簡直為自己的分身乏術傷透了腦筋。..

兒行千里母擔憂,多勸無益。

柏少華一心二用,任憑她嘮叨。勸是沒用的,等她習慣了就好。

在生活當中,夫妻倆向來是根據實際情況作出安排。

但有些事外人不知情,比如亭飛的傷勢并不致命。比如她視若親妹的蘇杏,得知她身受重傷居然不第一時間前去探望,可見親情在其心目中有多淡薄。

當然,外人怎么想的并不重要。

別說蘇杏完全沒意識到,就算心里清楚也不會為了旁人的看法而改變自己的做法。

在不妨礙他人的情況下,她讓自己滿意就夠了。

柏少華知道她的個性,隨口提醒一句,“白姨可能會對你的安排有意見。”

“有就有唄,她又不是我婆婆。”

眼緣這東西無法強求,她做得再好,在白姨跟前也討不到好,沒必要多此一舉。至于會否影響好友的婆媳關系,這不在她的考慮范圍內。

她和婷玉平時極少來往,關系夠遠了,白姨的情緒對她倆的友情影響不大。

柏少華也不多勸,她倆的關系在外人眼里越冷淡,對她倆越安全。

夫妻談話間,車輛已經回到柏家庭院前。一眼便看見由綠轉黃的銀杏樹,幾片葉子隨秋風飄落。

“喔喔,回來了!”

到家了,孩子們興沖沖地帶著四只汪陪昌爺爺和筱曼返回小牧場。

一直緊閉門戶的休閑居終于開門了,一行人忙著收拾行李,清洗餐具等物。

明天依舊休息,后天正常營業。

到了傍晚,村民們三三兩兩地來到休閑居的門口話家常,柏少華也在一旁。蘇杏在家整理一家大小的衣物,分別晾掛妥當,用忙碌來消除心中的擔憂。

陳悅然一事對她來說已成為過去,雖然有人開小號罵她顛倒是非黑白。無妨,網友的力量是強大的,很快便查至大學學校,再從校友的言談中查出誰是誰非。

有些八卦黨以惡意的言辭懷疑與質問她,逼她甩實錘讓大家看個樂子。

考究黨閑著無事,根據陳悅然甩出來的資助名單逐一查牌。結果查出不少受助單位是個空殼,有的資金不到位,有的是變相逼遷,藉此收購地皮作商業用途。

種種雜七雜八的問題一出,引來記者的追蹤。

種種紛擾,蘇杏皆視而不見,繼續發表自己拍的風景照,讓雜音慢慢沉淀。

至于評論里有人說她的號無法注銷,想必是有后臺的,和那枝毒杏都不是什么好貨。

蘇杏見了,一時好奇便問柏少君是否做了手腳。

“是呀,但不是我。”

那些八卦黨猜得沒錯,她是有后臺,而且不止一個。撇開柏少華不提,林家的全職媳婦常在欣在家調.教四個小孩,仍然閑得慌。

接到舊同事的報料,說她男人的小師妹又跟人鬧起來了。

常在欣對有錢人的套路了如指掌,二話不說先讓人鎖定帖子,然后再關注里邊的內容。

自始至終,她和蘇杏不曾聯系確認過。

玩玩而已,一件小事不值一提,反正閑著也是閑著。

看書啦(2018)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