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第822回
更新時間:2018-07-06  作者: 竹子米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竹子米:、、、、、、、、、

不是每一個計劃都能順利完成的。

暑假期間,云嶺村外的各個旅游村幾乎爆滿,人頭攢動。別說客人有怨言,就連本地人也開始不滿,礙于現實環境不得不妥協。

梅村各村的年輕人很有想法,每逢假期在家呆幾天就結伴出游。

鄉下的老人嘗過窮困潦倒的滋味,知道兒女賺錢不易舍不得花錢,又厭煩村里的熱鬧,因此結伴進云嶺村消暑。

進了云嶺村,老人們驚喜地現白姨回來了,她那位女神醫兒媳也回來了。

這下好了,天天有人去青磚大屋閑坐聊天,聊著聊著,就聊到各自身上的多年隱疾。

給人看病也是正經事,婷玉并未因為度假而把病人拒之門外,帶著小菱、小寶和一名霍家子弟每天在自家院子給鄉親們義診。

不收診金,如果家里有藥材,還在院里煎了藥給大家喝。

煎藥的功夫,弟子們也必須熟識。

如果家里沒有合適的藥材,她開一張藥方讓病人自己到外邊的藥房買。

這個錢得病人自己掏,她不負責。習慣照舊,用毛筆寫的藥方。

對婷玉來說,病人要理,蘇杏的體質更重要。

終于,在義診的第三天病人少了很多。

她松了一口氣,對外宣稱這段時間沒空看病,準備當晚給蘇杏來一頓級“馬殺雞”。

結果人算不如天算,養生館里新進的一名老人突然犯病,奄奄一息,醫護人員心急火燎地跑來請她救急。

這一去又耗費一天時間,病人沒能搶救過來,走了。

婷玉從醫院回來,和過來探聽消息的鄰居們說:“……不是急病,也不是醫院哪方面出錯。病人之前在外邊心力交瘁,進村之后過兩天舒坦日子便走了。”

享年79歲,臨走前不曾受苦。家屬今天到了,明天把人接走。

朱大叔等人和白姨均在院子里,聽罷深有感觸,唏噓不已。

“要不這幾天你住我家算了,好好休息幾天。”蘇杏見她天天那么忙,忍不住說。

“是呀是呀,如果有人上門求診,不是急病的話我給你推了。”白姨正有此意。

“你家我家有什么區別?”婷玉對蘇杏說,“大家都知道你我的關系,在家找不著,肯定到你家去找。”

“要不這樣,今晚我進山里搭一間木屋,明天起咱倆在山里住算了。”秦煌想了一個辦法,“雖然有點簡陋,勝在清靜。”住習慣了就好。

“好啊好啊!爸,我們幫你。”這么好玩的事,哪兒少得了大寶小寶。

“走吧。”說走就走,秦煌叮囑老娘和媳婦,“今晚不用等門,你們早點歇息。”

“喂喂……”

婷玉沒想到他說真的,正欲追出去,被白姨扯回來,“算了算了,讓他們去吧。”正好讓兒子教教孫兒們的野外生存之道。

不僅大寶、小寶,其他小孩都去了,包括柏家的雙胞胎和小染,還有四只汪。

可以想見,今晚的山上熱鬧極了。

晚上,婷玉在送蘇杏回家的路上說著明天的打算。

“要不這樣,蘇蘇,明天我們在曼曼家泡藥浴,在她家不會有人打擾。”

“你先歇幾天,不急。”蘇杏自然不肯,“欲則不達,我覺得你最近有點心浮氣躁。聽姐夫的,上山靜一靜。”

“我這不是著急嗎?”婷玉有點沮喪,“我這次回來主要是幫你提升,其他的可以挪一挪。”

但是病人的病情挪不了,一連多天都是這樣。一拖再拖,她難免著急上火。

蘇杏知道她心煩:

“你急有什么用?就算我提高了又怎樣?現在敢用嗎?反而曼曼的情況令人堪憂,她最近好像沒出過門,估計心里矛盾著。婷玉,不如你明天去看看?”

說起筱曼,婷玉遲疑一下,“也好,先把她的事解決掉,省得她在家當縮頭烏龜。”

最近太忙,差點把她忘了。這小辣椒平時嘴很兇,提起異能的事比蘇杏還要膽小。婷玉和柏少華是一樣的想法,有筱曼跟在蘇杏身邊能多一重安全保障。

所以,這人的戰五渣體質必須改善,至少不能拖蘇杏的后腿。

既然有了決定,婷玉說做就做。把蘇杏送進家門,她回家跟婆婆說了一聲之后連夜趕去筱曼家。

她不累,只是最近事多繁忙,原本計劃好的事無法如期完成有點心累罷了。

如今心事已解,斗志滿滿。

她的突然造訪,嚇了筱曼一大跳,“不是說好十天嗎?現在才八天。”

婷玉無奈嘆氣,勸道:“八天跟十天有區別嗎?聽我的,早死晚死都要挨那么一刀,不如趁早,免得又節外生枝。”

筱曼:“……”

可能要下雨了,最近的天氣十分悶熱,連晚上也一樣。

嚴華華和七歲的小閨女吃過晚飯,開著電瓶車出去逛商場。

不料,在她們回來的路上,車居然沒電了。幸虧已經回到村口的松溪橋頭,否則娘倆得一路哭著回來。

蕭豆豆是個活潑可愛的小姑娘,頭上扎著俏皮的雙丸子頭,走路一蹦一跳。

她還是一個五講四美的好學生,現地上有垃圾會馬上撿起來扔進垃圾桶里,老師為此表揚她很多次。

今晚也不例外,親媽在后邊一邊推車一邊談電話,她在橋上一路小跑。蹬蹬蹬地把親媽甩得老遠,到達橋頭時,透過路燈的燈光現河岸邊有垃圾。

除此之外,她還聽到橋底下有一些古怪的喘息聲。

小姑娘很好奇,于是躡手躡腳地離開橋頭,悄咪咪地彎腰往橋底那邊探頭一看——

“走了嗎?”一個上氣不接下氣的女聲。

“噓,應該走了。”一個音色暗啞的男聲,“別出聲,我們繼續……”

“豆豆,你在看什么?”

橋上驀然響起一個女聲,嚇得橋底的兩人慌忙抱緊,不小心弄出一點響聲。

這時,蕭豆豆直起腰看向媽媽,手指著橋底方向,“媽咪,這里有位哥哥和姐姐脫衣服打架。”

推車站在橋頭的嚴華華聽罷一愣,旋即醒悟過來,一陣氣血涌向腦門。

把手中的車子用力往前一推,隨手扔開任它摔倒。

她跑過來一把捂住小閨女的眼睛,怒氣沖沖地往橋底下一看,果然有一對裸.身男女正神色驚惶地瞪過來。

看見她來,那對男女迅卟嗵地沉入水中,不讓她看見臉。

嚴華華簡直快氣瘋了,“你們是哪個店的?!到底知不知道廉恥?!”

太過分了!生生污了她閨女的眼睛。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zanghaihuatxt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