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第823回
更新時間:2018-07-06  作者: 竹子米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小說:、、、、、、、、、

第二天,蘇杏在回蘇宅的途中,碰到氣呼呼的嚴華華。

“蘇蘇,幫我查查昨晚村頭的監控可以嗎?大概九點左右,一男一女到橋頭洗澡……”吧啦吧啦,她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

昨晚她沒看清對方的長相,要顧及小閨女的心靈健康,不等那對男女浮出水面便匆匆回家。

過后回頭推車時,那對男女已經不在了。

對方是哪一家客棧的人,她心中有數,但要真憑實據才行。養生館是一個大單位,上回山里那次人家已經很不滿意,今回她不敢去,只好過來找蘇杏。

蘇杏對昨晚的事一無所知,聽說又有人亂來,無語得很,打電話給少君讓他幫忙查查。

“太過分了!你說那些人讀什么書,索性出來賣片好了,花那么多錢干嘛?”想起昨晚閨女看個正著,嚴華華氣得不打一處來。

蘇杏不知說什么好,只好敷衍兩句,“好了,別生氣了,等少君查到我再告訴你。”

嚴華華本想跟她發發牢牢騷,一想到女兒獨自在家又不放心。

“那謝謝了。”

從茶室經過的時候,恰好素馨出來看見,她笑臉迎過來。

“華姐,一大早的怎么了?誰惹你生氣了?”

“還不是昨晚在橋頭搞事的一對狗男女,發.情不去開房跑到松溪橋亂搞。臟了村里的水,還臟了人家的眼。呸,還大學生,我村里的狗都比他們有素質。”

嚴華華指桑罵槐沖素馨發了一通火,氣沖沖地回家了。

潑婦罵街這等事她一向不屑做,但兒女是她的逆鱗,實在憋不住。

素馨無端端挨了一頓噴,開始有點莫名其妙,直到聽見大學生三個字才神色微變。

嚴華華的話很難聽,幸虧是剛剛開店門,暫時沒什么客人聽見。

她吩咐員工們打掃衛生,然后匆忙上樓把親妹子從床上挖起來,質問昨晚是不是又有朋友在村里亂搞。

“什么亂搞,”親妹子的起床氣不小,“情到濃時自然而然發生,又不是白天,你們到底介意什么?你們是神仙沒有七情六欲的嗎?不能互相體諒一下?”

“這里是農村,你們不能入鄉隨俗還有理了?”素馨氣結,“到處是監控,就不怕又被拍到?”

“安啦,他們很小心的,除非橋底有攝像頭。”陳樂困頓地擺擺手,“在河里洗個澡而已,不至于把他們浸豬籠掛大頭報吧?況且他們已經走了,還想怎樣?”

說完,她倒回床上繼續熟睡。

現下的年輕人喜歡刺激,有人挑戰法律鉆空子,也有人喜歡挑戰傳統、挑戰各地民眾的神經線。

自家妹子不會這么做,但肯定是幫兇,而且不會聽姐姐的話。

素馨拿陳樂沒轍,在客廳走來走去,琢磨著該如何應對接下來可能發生的情況。

而屋后邊的嚴家,嚴華華接到蘇杏的電話,確定昨晚的兩人是從三合院大門出去的。是不是客人要靠嚴華華查自己的客房資料,休閑居這邊無權干涉。

為了證明是素馨家的人,嚴華華又去找蘇杏懇求要看看監控。反正她無論如何要找出那兩個人好好羞辱一頓,讓他們不敢再來云嶺村。

蘇杏征詢過柏少君的意見,得到他的同意才讓嚴華華自己去休閑居的三樓。

她沒空,改編末世小說的那個劇組忽然打電話來,和她討論個別人物在面臨絕境時產生的一些心理變化。

其實,這個劇組拍的續集和她已經沒關系。

因為改動太多,蘇杏抗議無效索性全權交給他們,讓自己完全脫離其中。

今早居然打電話給她,有點意外。

“……到底是原作者的看法比較中肯,今季開拍收看率不理想,看來以后還要麻煩你。”對方笑呵呵地說。

此人不是熟人,說是新來的副導,用的正是原副導的手機號和她聯系。

蘇杏笑了笑,“別這么說,我這外行人的想法早過時了。僅供參考還行,實際操作得你們自己看著辦。”

“您謙虛了,比如前兩季政府想方設法捕捉異能者那段,特別符合實際。仔細想想,其實不僅僅是我國,外國也一樣……”

對方正欲侃侃而談,蘇杏心里卻咯噔一下。

“哎,等等,政府那段?那不是我想的,是一名忠實粉絲給劇組那邊發信息提供的資料。”她澄清說。

“誒?不是你嗎?”對方很詫異。

“當然不是,我只懂心理描述,國際形勢、政策什么的我一竅不通。”蘇杏心里砰砰跳著,一邊鎮靜地說,“當時導演覺得這一段好,我怕將來被說抄襲他人創意,讓導演留底,不信你找他問問。”

“哦?他說是你。”

“我可不敢貪這份功勞,那人當時說不要報酬,可這人心最容易變,所以我也留了底……”語氣不緊不慢,詳述當年的情形。

等結束通話,她已身心冰涼,身上連冷汗都沒一滴。

對方表現得很正常,似乎是無意中提起這件事,但她聽得出對方的話里有著試探的成分。

不知他是誰,是政府的人,還是來自重生者的試探?

又不能打電話給劇組,那樣會證明她心虛,有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嫌疑。

她想了想,覺得找柏少華的人去打探比較妥當,說不定能逮到重生者。老卓那邊全是普通人,容易出事,她不敢冒險。

打定主意,蘇杏匆匆離開蘇宅的院子。

剛掩上院門,嚴華華又來了。

“啊?你想讓我找素馨談談?”蘇杏以為自己聽錯了,“她是你房客,你又是目擊者,為什么要我去跟她談?”

“那兩個人是她妹的同學,昨晚跑了。始作俑者不在,難道要我找她們姐妹晦氣?我一個單親媽媽的話,她們肯聽才怪。你認識她們老板,說話有分量。”

這話乍然一聽,沒什么毛病。

蘇杏急于找柏少華商量事,沒有閑功夫跟嚴華華磨牙,“改天吧,我現在有事。”

那就是答應了。

嚴華華不攔她,看著她匆匆離去的背影,心里松了一口氣。

始作俑者不在,她不能拿素馨姐妹出氣。

茶室的老板是趙帥,趙帥是賴正輝的朋友。素馨是趙帥什么人,她大致能猜到一些。

如果罵素馨,等于得罪趙帥,并且讓賴正輝難做。

所以,這個丑人只能讓蘇杏來做。

因為蘇杏是趙帥的朋友,多少有幾分面子。素馨的妹子伶牙利齒,不是能輕易說服的人。

一旦兩人起了沖突,柏少華和那亭飛豈肯罷休?必然為蘇杏出頭。

到那時候,保證素馨妹子吃不完兜著走。等于給自己出了一口氣,還不用得罪人。

一舉兩得……不,三得?

隨便吧,只要給那些犯賤的人一個教訓,怎樣都行。

嚴華華深深吐出一口郁氣,調整心情,恢復往日的氣定神閑回了家。

相關、、、、、、、、、

__其他小說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