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第824回
更新時間:2018-07-07  作者: 竹子米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提示:擔心找不到本站?在也可以直接

輸入小說名可以少字但不要錯字

柏少華不是天天在家的,即便秦煌這位武官就在村里。

蘇杏回到家進入書房時,小力士告訴她:“主人正在總部開會,夫人有事請留言。”它會轉達主人的智腦,讓他直接閱讀她的留言,并且不會影響他人。

這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在不方便電話溝通又見不著人的情況下,兩人都是采用這種方式聯絡。

她不曾想過要到總部瞧瞧,除非有事,比如體檢什么的。

他不曾主動提出帶她到總部逛逛,也不排斥她跟著兒女偶爾走一趟,注意安全就好。

兩人自成默契,夫妻關系一向和睦。

蘇杏給他留言之后,很快便收到一個字的回復:好。

他知道就好。

蘇杏心中略寬,索性窩在他的椅子里轉了幾圈。

不經意間想起嚴華華的委托,思前想后,她直接給趙帥打電話說明此事。

找素馨沒有用,上次被自己撞見才隔了多久?故態復萌,意味著素馨的話不起作用,或者她根本不當一回事。

嗐,誰知道呢。

既然無效,她和素馨又不是很熟,以后也不打算熟。與之說話要拐彎抹角半天回不到正題,不如直接找對方的上司。

至于素馨和趙帥之間的關系,對方不說,蘇杏就當不知道。

別人家的閑事,她一個外人管不著。

中午,三合院的三樓,陳樂終于起床吃過午飯,再梳妝打扮準備出門與同學們會合。

自從闖禍之后,同學們全跑到梅林村訂了客房。本地客棧蠻多的,搶訂兩間房不容易也不算難事。

她走出客廳,意外地發現姐姐坐在客廳。

“樂樂,去哪兒?”

“出去玩,今晚不知道回不回來,你不用等我吃飯。”陳樂說著,拎起包就想走。

“等等,”素馨叫住她,態度平靜,“先坐下,我跟你說件事。”

“什么事啊?一本正經的。”陳樂疑惑地在她面前坐下,“給你十分鐘,我約了人。”

“約了那些同學?”

“是呀!怎么了?”

素馨靜默一陣,隨后說:“你跟他們來往我不反對,不過趙帥說了,不許你再把同學接進村。”

陳樂一聽,炸毛了。

“靠!憑什么?就因為昨晚那件事?誰投訴?住村尾那個還是包租婆?”

剛才同學們還在和她商量,說外邊的客房太簡陋,不及這間套房住得舒服,打算等半夜的時候一群人悄悄返回云嶺村。

村里這么多客人,各自換一個發型和衣服,有誰認得出他們?

“你甭管誰投訴,就憑這房子是他的,他有權利做任何決定。”素馨堅定說完,態度一轉,開始苦勸妹子,“樂樂,不是我說,你同學確實太不知檢點。”

“什么檢不檢點,”陳樂生氣了,把包包扔一邊去,“現在都什么年代了?誒?這套房和茶店他不是送給你的嗎?”

“誰說的。”素馨嗔了她一眼,“我只是幫他看店。”

見姐姐一副知足常樂的態度,陳樂簡直敗給她了。

“天哪!你不覺得很失敗嗎?跟了他那么多年連套房子都沒撈著,還成了小三,你真的是……”不知如何說她才好。

“不能這么算。”素馨給自己倒了杯茶,緩緩一笑,“至少媽的病有錢治,能供你讀大學。”

托他的福,自己還能攢點小錢,不敢奢求太多。

“他大把錢,送你一套農村的房子很過分嗎?”陳樂替姐姐抱屈,“如果房子是你的,今天會有這么多事?嘁,村里一群老外,我不信他們有多規矩。”

外國人是出了名的開放,尤其喜歡在大自然中做.愛做的事。

就像那天在小廣場練瑜珈,大家親眼看見休閑居的那對夫婦在涼亭里打情罵俏,怎么沒人說他們?

說到底是欺軟怕硬,只敢欺負外地人。

“不管你怎么說,”素馨自知辯不過妹子,淡定地說,“總之趙帥發了話,說村里的人他一個都得罪不起。再出亂子,以后我何去何從悉聽尊便,他不管。”

這是拿姐的未來要脅她,陳樂氣結,但又很無奈。

誰讓自己姐姐是扶不上墻的阿斗?是圓是扁任憑外人拿捏。

“對了,你不是說趙帥跟村尾那個女人很熟嗎?她男人好像蠻有財的,不如你去跟她結交。爭取他們的支持把你扶正,趙帥的父母就沒有借口反對了。”

素馨聽罷一笑,“行了,你去玩吧,我的事不用你操心。”

姐姐油鹽不進,陳樂還能怎么辦?出門找樂子去。

看著妹妹沮喪離去,素馨心中無奈。

妹妹太年輕,不懂社會的殘酷。生活富足的人,怎可能看得起她們這種升斗小民?

就連趙帥對她的好,也是帶著大爺恩賞小主的姿態,何曾以平等的目光看待過她?

求她們的支持,等于自取其辱。

正如今天,趙帥在電話里溫柔地告訴她:

“我那朋友當年連京城大將的兒子都敢打臉,更別說你們姐妹,少惹她。那里安全我才把你弄進去,既然村人保守,讓你.妹注意影響,別把外邊的歪風邪氣帶進村。”

“那間老人院里住的人非富則貴,我一個都得罪不起,別搞得大家不高興。”

趙帥人挺好的,接到投訴并不怪她,但話里的冷漠她也聽得出來。

她不怨什么,做人要知足,不該肖想的東西最好趁早死心。

一連幾天,茶室那邊毫無動靜,令嚴華華疑惑不解。

終于,在一天上午,她按捺不住去了蘇宅,問蘇杏有沒跟素馨談過。

“我讓趙帥跟她談,怎么,你又碰見那些事了?”蘇杏無比驚訝,不會吧?那也太倒霉了。

“沒有,”嚴華華訕然而笑,“只不過見她們沒事人似的,以為你還沒說。唉,我是怕孩子看見不該見的。村里這么多孩子,碰見那種事心里不定怎么想。”

想起自己閨女碰見那一幕,罪魁禍首卻一點事都沒有,她心里超郁悶。

蘇杏不知道她的心思,笑了笑,“放心吧,我說過了。趙帥好歹是老板,有他出面,她們姐妹不敢不聽。”

“那就好,謝了啊。”

嚴華華還能說什么呢?只好告辭回家。走出蘇宅院門,臉上的笑意漸褪。

不甘心輕易放過,卻又無可奈何。

不怕,來日方長,將來肯定有機會逮住姓陳的把柄,好好治她一頓。

呵呵,老板?分明是金屋藏嬌的老相好。

嚴華華的內心深處泛起一絲嘲諷。

虧蘇蘇還是三個孩子的媽,三十多歲了,一副傻白甜的單純性子從來沒變過。

少華真是把她寵得不食人間煙火,十幾年如一日,難為他和她還有共同話題。

或許,這就是傻人有傻福吧?

唉……

本網站提供的最新小說,電子書資源均系收集于網絡,本網站只提供web頁面服務,并不提供小資源存儲,也不參與上傳等服務。

Copyright20102016塵緣文學網聯系我們: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