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第829回
更新時間:2018-07-09  作者: 竹子米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今天真是一個讓人意外的日子。

喊她的人是馬玉嬌,伍建軍的一位情人。

幾年前的那次聚會之后,她們不曾見過面,但有時候在網上聊聊天。因為趙帥讓馬玉嬌在她面前多說素馨的好話,生怕佳人在村里寂寞空虛,受排斥。

而趙帥自己難得進村一趟,也在她面前經常談起伍建軍和馬玉嬌的情況。

因此得知他倆還沒有結婚,伍建軍依舊走南闖北,偶爾回來探望馬玉嬌,一家三口共敘天倫。

說得多了,此次重逢,蘇杏和馬玉嬌的關系并不生疏。

伍建軍在大西北的名聲不算響亮,卻與達官貴人、市井小民皆有交情。無論是過江的強龍,或是長年盤踞本地的地頭蛇,提起他的名字沒有不給面子的。

這間會所的負責人和他很熟,所以馬玉嬌是這里的會員。孩子考完試放假了,今天和閨蜜帶他們過來泡泡溫泉,輕松輕松。

馬玉嬌是個女強人,和老卓天南地北樣樣談得來。

老習慣,蘇杏一聽到那些股市、經濟,國內外的形勢等便開始昏昏欲睡。瞧瞧兒子,這小子和卓家少年已經成為最佳拍檔,一起戴著眼鏡打起游戲來。

這款眼鏡與VR的功能類似,帶上它連接手機打游戲如同身臨其境。那種感覺很過癮的,只是有點危險,分分鐘從凳子摔下來。

二哥小野給小染做的,便于攜帶,出遠門的時候又能在路上解悶。

這款眼鏡在市面有出售,卓云彬的娘與柏少華、老韓是生意場上的好伙伴。所以,柏、韓兩家有的東西,在她家也不是什么稀罕物。

就這么的,兩位少年的友誼從打游戲開始。

“瞧瞧,咱們只顧聊生意上的事,把蘇蘇給悶壞了。”馬玉嬌察覺她的無聊,調侃地說。

老卓溫然一笑,看向蘇杏,“她只對古董古文感興趣,跟她家那位相處十幾年估計早就悶習慣了。”奸商配文人,能走這么遠真不容易。

說得馬玉嬌和蘇杏笑了起來。

“好了好了,我不打擾你們了。”馬玉嬌從包包里取出一張名片雙手遞給老卓,“這是我的名片,有關法律方面的知識我以后還得麻煩你,請多多指教。”

“沒關系,”老卓接過,笑道,“有時候不一定是我接,其他同事都很專業,希望到時候能夠幫到你。”

“我明白,”馬玉嬌爽朗笑著,也給蘇杏一張,“蘇蘇,我家就在附近,明天看完展覽去我家參觀參觀?別推辭啊!你難得過來,總得讓我盡盡地主之誼,不然老伍、小趙會說我失禮。”

蘇杏接過名片,“行,不過事先聲明,我不過夜的。”去逛逛也沒什么。

她個性如此,不喜歡的事哪怕得罪人也要說,這一點馬玉嬌特了解。因為趙帥在她面前埋怨,說此女清高,連他的面子都不給與素馨關系生疏,希望她從中調和。

還經常在其他兄弟面前提起老伍往年的糗事,尤其是被女人打臉的事。伍建軍是眾兄弟中最受女性歡迎的,她們一個個頗有個性,初相識也是找他的碴。

最后都成了他的女人,對他又愛又恨。

打他臉卻成為路人的女人,不多見,讓馬玉嬌印象深刻。

“知道了。”馬玉嬌笑著起身,向兩人打了招呼便回自己那張桌子。

她和閨蜜正在聊天,孩子們在泡溫泉。

知道蘇杏是和朋友在他鄉重逢,肯定有很多話要說,這種場合不適宜把孩子叫過來湊熱鬧,便有了明天之約。

一來,這是朋友之道。

二來,如果蘇杏和伍建軍之間有什么,馬玉嬌自問沒那么大方邀請她去家里參觀。問題是,兩人之間什么關系都沒有,只是普通朋友,情況就不同了。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把客人招呼好是她應該做的事,將來在老伍的兄弟們面前提起,能給她長臉加分。

個中利弊,她心里門清。

老卓一直笑瞇瞇地看著她倆互動,等馬玉嬌回到自己的座位,便笑笑說:“你認識的朋友還不少,我以為你已經宅得沒朋友。”

“哈哈,差不多吧。”蘇杏忍不住笑道,“真正的朋友哪怕一輩子不聯系,臨死前依舊會記得我,我也會記得她。”

未來的她只挽留過親情,友情、愛情皆如過眼云煙。

到了動亂時期,讓她最惦記的卻是友情。

比如林師兄,比如她學校幾位很要好的同事,還有一同走過絲綢之路的考古隊友。

只可惜,那時候的她什么都做不了。

“老卓,讓你兒子多鍛煉體能。現代人急功近利,思想暴躁很容易走極端,學點功夫將來起碼能保護好自己。”她提醒說。

老卓看了兒子一眼,微笑說:“你們女人心細,他母親很注意這方面的教育,請了幾位教練在家里教他體能鍛煉,現在連我都打不過他。”

海大小姐說,這一切全是拜他所賜。

他那天晚上和小楊逃亡的一幕,至今還在海大小姐的腦海里浮現。她說她的兒子就算要逃,也要逃得瀟瀟灑灑,輕輕松松,不像他這當爹的那么狼狽。

海大小姐日理萬機,老卓也不閑著,四處奔走處理官司事務。

就賺錢方面來說,這是一個女強男弱的家庭組合。

當然,海云如果嫌棄他賺錢不多,當年就不會選他。

卓文鼎如果是自卑自憐的男人,當年也不會吃員工給他買的早餐,一直奮斗在社會底層。

他們這個組合與蘇杏、柏少華一樣,都有屬于自己的工作領域與精神空間,不存在誰看不起誰的狗血劇情。

老卓要帶孩子與出差中的海大小姐團聚,在會所休息一晚,明天就走,所以沒有時間陪蘇杏娘倆去看展覽。

第二天,他們爺倆開車送娘倆到達博物館的門口。

途中,老卓跟蘇杏說了一番話:“你不適合跟太精明的女人做朋友,面子上過得去就好,千萬別深交。以你的性格,相處久了人家會以為你看不起她們。”

遠香近臭,日久見人心用在她身上不合適。除非她也為生計奔波勞碌,擔心男人出軌,擔憂孩子前程難定。

蘇杏囧,訕笑:“哈哈,我知道。”

她當然知道,所以答應去馬家逛一圈,這是給馬玉嬌面子。不留宿便是拒絕深交,這一點,相信馬玉嬌心里也清楚。

都是熟人,馬和伍曾經到她家作過客,有來有往是應該的。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