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第832回
更新時間:2018-07-11  作者: 竹子米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正文卷

再說蘇杏和小染、小能,離開古城之后游玩的興致原地復活,按計劃好的路線繼續旅程。

這是孩子爸帶出來的優良傳統,一旦出門就不想太早回去。

由于是假期,幾乎所有熱門的旅游景點皆是人山人海,那種人擠人當夾心餅、跳水如下餃子的感受就不必體驗了。

所以,娘倆去的幾乎全是冷門景點。

交通方便,即便是山路也不難開。

在沒有監控和路人的路段,蘇杏會開啟自動駕駛功能,讓自己歇一陣子。

其實,自動駕駛比蘇杏人工駕駛安全多了。

因為自動駕駛有一個感應功能,可以計算前方數百米以內的路人或者小動物的安全距離,到時會自動減速或停車。

人工駕駛不能啟動感應功能,怕影響開車人的判斷反遭其亂。

總之穩駕慢行,以安全為主。

景點冷門不代表環境差,有些是深藏功與名,不為外人知曉,云嶺村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

一路上風光壯美,女文青時不時要停下感慨一番,耽誤不少時間。

不過,在荒蕪的地方投宿就不大方便了。只能隨大流,把車停在路邊搭帳篷或者直接睡在車里。

人在旅途,定有同道中人。

在扎營的路邊,娘倆結識了自駕游許先生的一家三口,還有兩位窮游的妹子,一對騎行的情侶。

大家皆是趁假期走一趟絲綢之路的人,欲欣賞半個華夏風光。

“小蘇,你們怎么兩個人出游?孩子他爸呢?”許太太在煮面條時問她,而許先生和孩子正在那邊搭帳篷。

許家少年有十三四歲了,很勤快的孩子。

其實許太太的年齡比蘇杏小,都是外貌惹的禍。蘇杏看起來像剛畢業的大學生,故而叫小蘇。

“他要工作,我請不動。”蘇杏很爽脆地說,“你們先聊,我幾天沒發圖片了,家里人以為我們半路失蹤正在抗議。”雙胞胎是每日都要發幾條信息問。

這個交給小染應對,他現在一邊啃面包,一邊發圖片應付兄姐。蘇杏專門應付孩子爸,但比較清閑,因為他極少問她到哪兒了。

死沒良心的,一點都不關心她和孩子~

“唉,男人都這樣,一心顧著工作永遠抽不出時間。”許太太頗有感觸,“我家這位也是,要不是孩子鬧得厲害,他今年還是沒空。”

“是呀!他經常趁我們沒空的時候有空,等我們有空了,他又沒空了,真是受不了。”蘇杏嘆氣搖頭,一邊專注整理這幾天拍的照片。

許太太和兩位妹子:“……”渣男?

那對情侶在另一邊搭好帳篷,開始煲水泡面吃。

蘇杏和小染最簡單,每人一袋面包和一瓶水搞定。路上買的,娘倆出門在外不像某人那般講究。

一路上天氣干燥,又曬,只戴一頂草帽的娘倆皮膚都曬黑了。只有牙齒整齊潔白,笑起來特別燦爛和有點搞笑。

于是,蘇杏的圖片剛發出去就收到一條評論。

有點意外,是孩子爸的,很簡短的幾個字:“兩只野猴子。”

蘇杏:“……”

拿給兒子瞧,“兒子,看,你爸說你是野猴子。”

小染湊過來瞄瞄,然后瞅親媽一眼,“媽,爸是說你是母猴子。”

蘇杏汗:“?!!”好難聽!

于是回復他的評論:“你這是在貶低你自己,妒忌成魔了吧?叫你來你不來。”

對方不回復了,直接視頻通話。

兩人一日不見真的如隔三秋,況且兩人已分居半個月。

孩子爸的態度威嚴如山,神情冷淡,目光溫和……因為她是他的誰誰誰,看在自己的份上給她一點溫暖。

他從視頻的背景判斷娘倆所在的位置,淡淡地問:“你們今晚吃什么?”

“面包和水。”蘇杏拿起手邊的糧食晃了晃,“你呢?咦?你又在開會的路上?”他好像坐在車里。

“想不想騎馬?”柏少華向來不跟她說廢話,一向是聽她自言自語。

“騎馬?”蘇杏正要征詢兒子的意見,小染已經探頭過來,“我要騎真馬!”木馬的不要。

“那明天過來吧,早點休息別開夜車,危險。”孩子爸說完便結束通話。

蘇杏不以為意,放下手機開始慢慢吃面包,不忘催促兒子:

“快吃,吃完早點睡覺。”

“嗯嗯,馬上就行。”小染咬著面包含糊地回答,雙手靈活地跟哥姐分享剛收到的好消息。

兩位窮游的妹子看著她,目露驚艷,“蘇姐,剛才那位是你先生嗎?聲音好好聽喔。”

蘇杏嫣然一笑,“他還很帥呢,有相片但不給你們看。”一時興起,嘚瑟一下。

“真的?!給我們看看嘛……”兩位妹子好奇心起,開始起哄。

蘇杏當然不給,大家一起開玩笑的,沒必要當真。

“小蘇,聽他說話挺關心你們的。”許太太笑了笑,雖然對方的語氣不大熱情,知道勸妻子別開夜車的應該是外冷內熱型,“你還年輕漂亮,打算生二胎嗎?”

二胎?

蘇杏伸手攬過身邊的小兒子,“他就是二胎。”

“嗨,大家好。”

小染從善如流地向眾人擺擺手,引人發笑。

能在旅途中相遇是一場緣分,大家相談甚歡,并紛紛說出各自在明天的安排。

不過,那對情侶發生小矛盾,女生跟著男生連續踩了幾天單車,累了,想搭順風車。男生勸她堅持一下,熬過明天就到休息站了,這是他們說好的目標。

于是女生發脾氣回了帳篷,男生連忙過去哄。

這種天氣騎車出行真的很要命,看得出女孩的體力已經到達極限,嘴唇都起皮了。

當然,這是年輕人的事。

大家繼續聊了一會兒便各自收拾垃圾,男女分批環保地解決如廁問題,各歸各的營帳休息。

蘇杏和小染睡在車里,她的車空間寬大,椅子前后移動怎么睡都可以,老舒服了。

關上車門,小能從小染的背包里探出一個頭。

“呼,悶死老紙了。”

蘇杏和小染:“……你會呼吸啊?”

“我是人工智能,要好學,要與時俱進。”小能直接從包里跨出來,“夫人,小染,主人給的地址是這里,我已經查過路線……”把路線的情況放映出來。

還有騎馬場的內部環境,有地勢平坦的大草原,也有崎嶇難行的山路和風景清幽的森林。

看到那些雄壯矯健的馬匹,娘倆歡喜萬分。

但小能左瞧瞧,右看看,看著娘倆一忍再忍,最后終于憋不住了:“環境是很美,但你們二位出現在那里有點煞風景。”黑不溜秋的,美景如畫的敗筆。

話音剛落,卟的一聲響,娘倆同時敲了它腦門一記。

瞎說什么大實話,該打。

大文學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