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田居小日子-第834回
更新時間:2018-07-12  作者: 竹子米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異能 | 水墨田居小日子 | 竹子米 | 竹子米 | 水墨田居小日子 
正文如下:
正文卷

蘇杏站在陽臺門口,疑惑地看看他,又看看兒子房間的方向。

自從得知小能的價格比她的存款還多后,蘇杏對孩子爸的信任度降了一個百分點。

他說小染吃飽了,怎么可能?

兒子什么飯量她當媽的能不知道?她泡澡、洗頭頂多半個小時,以兒子平常的飯量,她出來吃飽了他還在吃。

八成是挨訓不開心了。

孩子爹為什么訓他?最近唯一的異常就是伍雪青事件。對方辱罵她,不是兒子的錯……除非伍雪青的摔倒是兒子做的。

意識到這一點,蘇杏神色微變。

“伍雪青她……”

她這幾天上網看過新聞,沒有自己挨罵的視頻流出。但馬玉嬌給過她電話,說伍雪青下肢癱瘓,連話都說不通順。

不管對方那通電話是什么意思,她原以為伍雪青是出于意外,如今看來不像……

“我剛說過他,讓他靜一靜想想自己錯在什么地方。”見她臉色都變了,柏少華猜她應該想到答案了,“先吃飯。”

蘇杏腦子里一片混亂,“那不是他的錯……”

沒有子女能容忍別人侮辱自己父母,尤其是少年郎。如果有,意味著他們一點血性都沒有。

“也不是你的錯,別給自己加戲。”柏少華把她拉過來坐好,還盛了飯,“他錯在自己動手。”動手就算了還露出破綻,這是最大失誤。

他的話讓蘇杏微怔,隨即醒悟,“你派人跟著我們?”

“不然我能放心你們到處亂跑?”

蘇杏靜默片刻,其實這些不重要,“小染把人弄殘了,會不會給他造成什么心理影響?我不鼓勵他當殺人狂魔,更不希望他做膽小鬼。”

見她沒心思吃飯,柏少華靠著椅背閑閑一笑:“你要求還蠻多的。”

蘇杏惱,“我跟你說正經的,別忘了他還有另一個本事。”異能不可怕,可怕的是操控異能的人性變化。

“你想太多了,他父母雙全,兄友弟恭,姐姐美麗善良……”這話有點違心,但不要緊,都是自己孩子,“這種家庭環境長大他還走歪路,證明是基因突變,好治。”

見他一副很有把握的樣子,蘇杏面露鄙夷的神色,拿起筷子,“哼,你別夜郎自大,青出于藍勝于藍,況且他的本事比你厲害多了。”三個孩子都是她的驕傲。

“你說得對,可他身上不是有你的基因中和嗎?”

蘇杏默默斜他一眼:“……你啥意思?”嫌她拉低智商?

她的睥睨之姿,讓柏少華失笑出聲,“你誤會了,我是說母親心有善念,孩子歪不了,放心吧。”

兒子還小,跟在母親身邊久了懶得動腦筋,必須趁他年歲尚小嚴加管束。

他這個說法,她勉強接受。

蘇杏不由自主地瞄一眼兒子的房間,柏少華給她夾菜,“別看了,男人大丈夫餓一兩頓沒事。”

“他才十二歲。”離大丈夫遠著呢。

“我十二歲餓了不止一頓兩頓,現在不也挺好?”柏少華并不在意。

他當年比三個孩子金貴多了,工作的時候經常忘記吃飯。連累保姆被炒,管家挨訓,而他自己照樣長得玉樹臨風,出類拔萃。

“你是怪胎,少拿我兒子比較。”蘇杏嗔道。

柏少華輕笑,自己坐在一旁泡茶喝。娘倆逛得太隨性錯過吃飯時間,他還不餓。

蘇杏吃了兩口,忽而嘆氣,有點無精打采:

“我本來希望跟伍建軍保持友好關系,現在看來是不行了。就算不是小染干的,伍雪青這一跤摔得雪上加霜,舊恨添新仇。少華,我的夢可能會成真。”

“哪個夢?用你作交換條件那個?”

“嗯。”

對于這個,柏少華反而不在意,“你摔他一個姐,我還他一個,不夠就兩個。”反正都不是親生的。

“……耍無賴沒用的。”

重提糟心事,蘇杏已沒了胃口:

“像余嵐那種人,西南城主說換就換還買一送一。我算老幾?換個角度看,讓你當城主,在下屬、戰友和其他基地的重重壓力之下,你是換女人還是保江山?”

自古以來,男人總有諸多的不得已。

最明顯的是陳麗雅的兒女,說為了大家的生存,不得已把陳悅然的女兒、孫女送人了。第二個不得已,把陳悅然的兒子、女婿推出去當誘餌,氣死郭景濤和陳悅然。

然后是自己的子侄,不得已拋棄了她。

她并非埋怨他們什么,只是道出事實。

“那依你的意思……”瞅她一眼,柏少華漫不經心地問。

蘇杏想了想,“要不咱們搬吧?換一個安全地方住。”

“哦?你有好去處?”他居然不知道。

“沒有,但我可以到未來問人。”她的技能總算有用武之地。

“這主意不錯,”柏少華聽罷點點頭,“但有件事我要提醒你。”

“什么事?”蘇杏疑惑地看著他。

未來的事跟他沒一毛錢關系,對那個年代的情況他一無所知,能提醒她什么?

“首先是兩個年代的空氣質量不一樣,你以前是靈穿,無妨。如果是肉身穿越,現代的防護服未必擋得住未來的異常病菌。”他態度認真,“其次,你別找我弟。”

蘇杏不解地問:“為什么?”正想找他。

除了他之外,林師兄下落不明她不知在哪兒找。其他朋友平時少往來,感情不深,長什么模樣都不知道了還怎么找?

柏少華看著她,目光真誠:“你知道我腦子有病,那你知不知道我當年為什么能夠堅持追你?”

蘇杏搖搖頭,心中隱隱期待他的答案。

誰知,他灑脫地攤一下手:

“我也不知道,所以跟你結婚到現在。我弟是什么人我最了解,你再去見他要么回不來,要么他追過來。西南城主、伍建軍算什么東西?我弟才是大問題……”

跟自己打架,感覺很怪異。

“得得得,我明白了。”蘇杏頭大,打斷他說,“你就直說不想讓我見他,廢什么話。”扯了一堆有的沒的。

“你明白就好。”真是個聰明的姑娘。

柏少華滿意地沖她抿唇一笑,眼里溢滿溫柔:“快吃吧,等會兒涼了。”

嗤,蘇杏白他一眼,重新拿起筷子大口地吃。

本以為說出來讓他幫忙想個主意,結果他倒好,越說越煩。不幫拉倒,反正是她拖他后腿,到時候讓他自己煩。

話說,他倆結婚到底圖什么?

他的煩惱她解不了,她的煩惱被他一攪,更煩了。

唉,不管了。

“給兒子留點菜。”

“留了,苦瓜。”

“你明知他討厭吃苦瓜。”

“不吃點苦頭算什么懲罰?賞他西瓜?加冰嗎?”父親的愛深沉如山,丈夫的愛如鐵板燒,“下次孩子挑食別怪我。”慈母多敗兒。

蘇杏:“……”

恨不得端一盆冷水把他滅了。

大文學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