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良帝后-第二百七十二章 被老虎撲了
更新時間:2018-06-13  作者: 水上塵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不良帝后 | 水上塵 | 水上塵 | 不良帝后 
正文如下:
第二百七十二章被老虎撲了

第二百七十二章被老虎撲了

這個馬小貞真的把楊厚照惡心到了,以后說不定還會有很多個馬小貞,楊厚照再也不想讓他和李昭的生活,遭到無關人等的破壞,所以馬昂江彬之流,這次一定要嚴懲,殺一儆百。

李昭聽楊厚照沒有江彬和馬昂也有別的勢力,她一下子撲在楊厚照懷里,她的小狼狗在沒人警告,沒人提醒的情況下,自己都知道留后手了,肯定以后越來越厲害。

“萬歲爺,真好。”

什么真好?楊厚照低頭看著懷里的人,嘿嘿一笑,管他什么真好,反正阿昭說真好,就是真好。

太后因為馬小貞的事,不占理了,很是消停了一陣子。

楊厚照說要徹查馬昂和江彬,也不是鬧著玩的,怎么把馬小貞送到太后眼皮子底下的,都要一一交代。

這其中就涉及到一個人,覺遠。

李昭對覺遠不是一般的感興趣,如果說之前覺遠只是說她命中無子,是想陷害她,那么把馬小貞送到太后身邊,這就是實實在在跟她做對了。

畢竟沒有覺遠的話,太后不會對馬小貞那么維護和執著。

但是覺遠好像也是真有本事的人,如果說覺遠說她夢里無子是巧合,那么為什么一定要是馬小貞進宮呢?

別人不知道馬小貞的事,李昭可是知道的啊,馬小貞上輩子也是楊厚照的老情人,這好像就不是巧合了。

李昭覺得,好想覺遠也知道楊厚照和馬小貞的緣分一樣,一定要幫馬小貞完成這個緣分。

所以這個覺遠到底是什么人?他是因為有本事,還是跟她一樣,未卜先知?

如果真的有本事,為什么要對付她?如果未卜先知,又為什么要對付她?

到底是覺遠一個人做的,還是幕后有什么人指示,還是就是楊宸搞的鬼?!

這些事,只有抓到了覺遠才能知道。

但是覺遠跑了。

李昭在馬小貞進宮的時候就知道覺遠不對勁,就已經讓張永去盯著覺遠,但是張永撲了個空,覺遠大師不見了,寺里的人說大師進山避谷去了,可是是哪座山?哪個方向,誰都不知道。

現在馬小貞的事情發作了,覺遠也是關鍵人物,楊厚照又派人去抓,不知道能不能抓住。

李昭在馬小貞事發第二天,就一直等覺遠的消息。

五日之后,秦姑姑說張永又派人送消息來了,覺遠確實進山了,在華山底下有人看見了和尚的蹤影,但是想全力去山里找個和尚,錦衣衛人手不是不夠,可能是沒人愿意干這種事,張永有點力不從心。

李昭點頭道:“山里環境復雜,那個和尚好像有點邪門,就等吧,他如果一輩子不出來,也算了。”

秦姑姑道是,說著要出去給張永的人遞話。

這時候小鸚鵡從外面跑進來:“娘娘,娘娘,快來看,元公公變身了。”

李昭出宮,元寶不跟著她,楊厚照出宮也沒人帶它,元寶就自己留在了清寧宮,不過到底是皇上最明目張膽的狗腿子,宮里的人也沒人敢惹它,等李昭和楊厚照回來的時候,都被喂的老胖了,是個白氣球。

李昭聽見又是元寶的事,跟秦姑姑笑道:“變身還能變成什么樣?難道一下子瘦了?”

秦姑姑笑著搖頭。

李昭和秦姑姑往外走,小鸚鵡咋咋唬唬的牽著元寶已經進來了:“娘娘,快看。”

小鸚鵡讓元寶在地中央走路。

李昭一看,這元寶一改傲慢輕蔑的眼神,貓眼中一派肅殺之氣。

走路也不是優雅無聲的樣子,四個小爪子都向外邁步,步伐很慢又重,一步一個腳印,就像是一個特別兇狠的胖子老大在巡街,它又長的好看,簡直威風凜凜。

李昭說不上哪里覺得眼熟,可是貓變成這樣又奇怪,貓步不都是很輕盈的嗎?

她問小鸚鵡:“我們元公公到底怎么了?”

小鸚鵡哈哈笑:“萬歲爺方才帶它去喂老虎,這家伙被一只花斑虎給吼了,可能是覺得老虎特別威嚴,之后走路就不好好走了。

難怪李昭覺得眼熟,元寶在學老虎,可是它是一只貓啊,表情倒是到位,就是腦門上缺東西。

李昭和秦姑姑哈哈大笑,這貓怎么這么有意思?

越來越多的人聽見笑聲來殿里看元寶表演老虎,李昭笑了一會開始找楊厚照,她問小鸚鵡:“怎么你們沒等萬歲爺一起回來?”

小鸚鵡笑道:“萬歲爺怕元寶一會忘了自己其實是只老虎,就不會學給娘娘看了,奴婢跑得快,就自告奮勇帶著貓兒先回來,萬歲爺還沒喂完,稍后就回來了吧?”

十五還沒到,楊厚照最近非常忙,難得今天大臣們都在研究十五的宮廷宴席,沒有什么大事,楊厚照才能閑下來休息一天。

李昭知道人在哪里就放下心了,只要不是去玩水,怎么玩都可以的。

她剛點頭說好,殿外傳來內侍帶著哭腔的聲音:“娘娘,萬歲爺被老虎撲到胸口了,正在虎園醫治,您快去看看吧。”

殿里一下子安靜下來,就連元寶都停下來耍寶,靜靜的看著通報的內侍。

李昭嚇的臉色發白,抓住內侍的衣領:“萬歲爺人怎么樣了?

內侍哭道:“沒見外傷,但是萬歲爺說難受,直不起腰。”

那就可能是內傷。

李昭放開內侍,撒腿就跑。

小鸚鵡追上去喊:“娘娘,轎子,轎子……”

李昭是跑著趕到虎園的,楊厚照躺在床上閉著眼,聽見她的聲音,慢慢睜開眼:“阿昭。”

李昭走到床前攥著他的手,見他臉色蒼白,說話有氣無力,一下子就哭了。

楊厚照擦著她的眼淚道:“沒事,別哭,太醫都說了沒事。”

李昭回頭看下屋子里的五個人,薛立齋站在最后面,李昭把他叫道前面來:“萬歲爺傷的嚴不嚴重。”

薛立齋不說話。

李昭就知道很嚴重,如果不嚴重,楊厚照為了逗她,可能裝的很嚴重,但是現在楊厚照說沒事,薛立齋是個耿直的,他不愿意撒謊,但是他肯定被楊厚照告誡過了。

所以是嚴重的。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