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良醫-第二百二十五章 沒想到
更新時間:2018-07-09  作者: 寂寞的清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金玉良醫 | 寂寞的清泉 | 寂寞的清泉 | 金玉良醫 
正文如下:
第二百二十五章沒想到

第二百二十五章沒想到

何承的個子比陸漫還高一點點,他把頭放在陸漫的肩膀上也哭起來,說道,“姐姐,弟弟從小就聽娘講姐姐,天天都想看見你……”

王嬤嬤又在一旁勸道,“三奶奶有了身子,不能太激動。姑太太、舅爺一路舟馬勞頓,也要歇歇。好了,好了,快莫哭了,屋里坐。”

何氏和何承聽說陸漫懷了身孕,更是大喜過望。

陸漫一手牽著何氏,一手牽著何承進了垂花門。

進屋坐定,姜展魁走了過來,紅著臉叫了陸漫一聲,“嫂子。”

陸漫趕緊拉著他給何氏和何承介紹道,“這是我的小叔,叫展魁,我們平時相處得如親姐弟一般。”

姜展魁來到何氏的面前跪下,規規矩矩給她磕了一個頭,說道,“侄兒展魁,拜見嬸子。”

何氏聽說這位小公子是女兒的小叔,那就不止是侯門公子,還是皇親國戚,她怎么當得起他磕頭。她趕緊起身客氣道,“小公子快快請起,客氣了。”

陸漫扶著何氏坐下,笑道,“娘,都是一家人,你是長輩,叫他展魁即可。”

何氏已經打聽了陸漫的家庭成員,也準備了見面禮,便拿出一個玉掛件送給姜展魁。

姜展魁非常鄭重地雙手接過,掛在腰間。又跟何承抱拳作揖道,“弟弟展魁,見過何大哥。”

何承笑著起身抱拳還禮,“展魁兄弟,客氣,客氣。”

之后,撫琴,現在要叫吳嬸,和她男人吳大叔、大兒子吳白芷、二兒子吳白術來拜見陸漫。

陸漫又各給了他們每人一個裝著五十兩銀子的荷包。這么多年來,吳嬸一直跟著何氏,后來又找了個老實巴交的莊稼漢吳大叔嫁了,一家子服侍何氏母子兩個,不離不棄。如今,十歲的大兒子吳白芷又在給何承當小廝。

吳嬸跟抱琴是同一年生的,卻非常顯老,面皮也較粗糙。吳大叔長得很壯實,一看就老實木訥,屬于頭腦簡單四肢發達那種。

王嬤嬤和柳芽又領著下人給何氏和何承見了禮。

何氏拉著王嬤嬤感謝了他們一家對陸漫的照顧,又四下望望,問道,“抱琴呢,怎么沒看到她?是嫁去別家了嗎?”

一提起抱琴王嬤嬤就是一肚子的氣,說道,“抱琴那個賤婢,老奴稍后再跟姑太太細說。”

眾人敘了幾句家常,就起身讓他們去洗漱。

姜展魁自告奮勇,帶著何承去了給他準備的院子。吳嬸一家被王大旺領著,去后街的一處小院。這個小院也是長公主府下人住的,陸漫暫時借來給他們住,屋里已經被王小娟收拾好了。

而何氏今天暫時會住在陸漫屋里,母女兩個多說說體己話。

王嬤嬤親自服侍何氏去凈房洗的澡,就給她講了陸漫小時候的遭遇,以及陸放榮和抱琴的事。陸漫一直覺得何氏是個包子,單純,溫柔,善良。得把陸家人的丑惡面目給她講清楚,以防以后繼續上當受騙。

果然,不大的功夫,就從凈房里傳來何氏悲憤的哭聲。

何氏從接她的人那里聽到陸漫嫁給了長亭長公主的孫子,直覺陸家既然給女兒找了這么好的婆家,女兒在陸家的日子不應該難過。

之前她想女兒想得發瘋,也不敢起心思來京城,怕自己給女兒和陸家招禍。這次因為聽說女兒能嫁進長公主府,想著王皇后應該沒有記恨何家后人,還是女婿親自派人來接她,她才急不可待地帶著兒子進京了。

她萬萬沒想到,女兒在陸家遇到了那么多的難事,從小被苛待,被丟進深山差點死了,最后居然被逼得上了吊。陸老太太收錢不辦事,陸放榮薄情寡義放任親生女兒不管,小陳氏惡毒壞良心,更沒想到溫柔乖巧的抱琴居然賣主求榮,還挑唆陸放榮不管女兒……自己是把女兒丟在狼窩里了!她后悔不迭,后怕不已,哭得傷心欲絕,還不時咒罵幾句。

陸漫心里也挺難受。若不是自己穿越過來,陸漫就真的死了,哪里有今天母女、姐弟相聚的時刻,他們母子還會繼續在蜀中鄉下過苦日子。而抱琴將會是最大的贏家,戴著知禮賢惠的假面具,在陸家享清福,受陸放榮的寵愛……

何氏穿著王嬤嬤給她做的翠綠金花錦緞褙子走出凈房,烏黑的頭發披下,如海棠般艷麗的肌膚,眼睛哭得紅紅的,漆黑的眼里還流著大滴大滴的眼淚,如同從氤氳煙霧中走出來的仙女一般。

真是個難得一見的美人!有了她的陸放榮應該曾經滄海難為水才對,怎么還能看上抱琴那樣的庸脂俗粉,眼睛一定是瞎了。

何氏又把陸漫摟進懷里,哭道,“漫漫,可憐的孩子,是娘對不起你,娘不該把你留下……那些人太壞了,太沒有良心了,花著娘留下的銀子,為什么就不能對你好些啊……嗚嗚嗚……還有那個賤婢,娘當初最相信她,覺得她比撫琴聰明,才把她留下照顧你,哪里想到她會做那些壞事……還有你爹,他的心腸怎么那么狠,你是他嫡嫡親的閨女啊……”

陸漫陪著她流了一陣眼淚,勸了她半天,才好了些。

柳芽來報,西廳餐廳已經擺好了飯菜。

母女兩個相攜著去了餐廳,姜展魁也陪著何承來了。

因為準備匆忙,桌上是幾個簡單的小菜,一小盆子香菇雞湯面。

他們吃飯的時候,陸漫才想起來,對王嬤嬤說,“護送我娘回來的人呢?應該請他們喝酒,再賞些銀子。”

王嬤嬤笑道,“明管家和我當家的陪他們去酒樓里吃飯了,柳信在家等著三奶奶的示下,看賞他們多少銀子。”

何氏道,“是應該好好感謝他們,一路上,我們多得他們照顧……”

她沒好說的是,因為他們母子長得太過出挑,很少下馬車,都是那幾位打點他們的住行。而且,他們還穿得破破爛爛,也把涂花了。進了京城后,他們才在車里把衣裳換了,把臉洗凈。<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寂寞的清泉其他作品<<農嬌有福>> | <<農女錦繡>> | <<嫌夫養成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