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玉良醫-第二百二十七章 以后的打算
更新時間:2018-07-10  作者: 寂寞的清泉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金玉良醫 | 寂寞的清泉 | 寂寞的清泉 | 金玉良醫 
正文如下:
第二百二十七章以后的打算

第二百二十七章以后的打算

聽完后,何承也流下了眼淚,咬牙說道,“他們比蜀中的老伍家還壞,還惡毒。姐姐當時得有多痛苦,多無助,才能去上吊。”又道,“不過,從外祖一倒霉他們就休母親這件事來看,他們本來也沒有什么親情可言。”老伍家是何氏的外家。

這個弟弟不錯,小小年紀就明辯是非。

陸漫又說道,“娘既然跟他們已經一刀兩斷,就不要再有牽扯了。他們都是唯利是圖的小人,我出嫁前苛待陷害我,可看到我嫁進高門了,又想貼上來謀好處。為了利益,他們若是知道娘回京了,說不定會通過娘和弟弟再來攀扯我,娘一定不要再搭理他們。還有弟弟,更不能跟他們有牽扯,千萬不要去陸家上演什么認祖歸宗的戲碼。”

何氏擦干眼淚,咬牙切齒地說道,“娘才不會那么傻。他們對娘如何娘都不太在意,可是他們這么對我的閨女,就是不行。之前娘總想著他們喜歡錢,又是夫家的人,就拿些錢出來,有福共享。哪怕被休了,娘也沒有怨言,覺得的確是娘耽誤了你爹和你大伯的前程。娘留下那么多銀子給他們,就是知道他們喜歡錢財,想讓他們對我閨女好些,讓我閨女平平安安長大,再找個好人家嫁了。哪成想,他們只管拿錢,卻不管辦事,對漫漫如此薄情,你也是他們家的親骨肉啊。特別是你爹,當初他多喜歡你啊,被賤婢一挑唆,就不顧你的死活,太沒良心了……”話沒說完,又是泣不成聲,繼續說道,“承兒怎么可能回陸家認祖歸宗。當初已經就說好,我生的第一個兒子要姓何,繼承何家的香火。何況,我是被陸家休了以后才生的承兒,跟陸家更沒有關系。”

陸漫對何氏的表態還是比較滿意。

何承也說道,“娘就是太良善了,總把人往好處想。看看他們是如何對待姐姐的,當初是又如何對待娘的,但凡有一點點良知都不會那么做。哼,我不會跟他們有牽扯,我姓何,只有娘和姐姐兩個親人。”又拉著陸漫的袖子說道,“姐姐,弟弟以后給你當倚仗,不許他們再欺負你。”

有弟弟的感覺真好,陸漫高興地拉著他的手捏了捏。

一旁的姜展魁聽了何承的話,也說道,“何大哥,何嬸子,我哥哥和我都是嫂子的倚仗,不許別人欺負她。等我長大了,我也要收拾老陸家。”

何氏擦干了眼淚,說道,“好孩子,嬸子謝謝你。”

姜展魁又道,“這是應該的,哥哥走之前也這么囑咐了我,當不起嬸子的謝。”

說話間,王嬤嬤給何承量了尺寸,說今天她們和繡娘都趕趕工,明天就能做兩套舅爺穿的衣裳出來。

吃了晚飯,宋默大哭一場,還是被段嬤嬤強行抱走了,同時帶走的還有陸漫給他配好的幾副藥,以及一些禮物。

姜展魁和姜玖也回了各自院子,娘仨個又坐在炕上閑話,這時主要講的是仁和堂。聽說李掌柜一直堅守在那里,何氏又感動得流出了眼淚。說道,“李師弟是我爹最小的弟子,也最得我爹的寵愛。我記得,他小時候為了多得幾塊糖,背書十分用功,經常得我爹的夸贊……”

突然,她又看向陸漫問道,“漫漫,娘給你留的那個銅墜項鏈還在不在,沒有被她們奪去吧?若奪去了,一定要想辦法要回來。你外祖說了,那項鏈特別重要,千萬不要弄丟了。”

陸漫伸手把銅墜項鏈拿出來,笑道,“一直在我身上掛著呢。這個鏈子是銅的,她們瞧不起。若是金的,就真不好說了。”

何氏拿著看了看,才放下心來,又把鏈子塞進陸漫的衣裳里。

陸漫好奇地問道,“娘,這條鏈子有什么故事嗎,為什么外祖那樣重視?”

何氏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你外祖在世時反復交待娘要保管好它。娘怕路上弄丟,才掛在了漫漫身上。”

陸漫說道,“是外祖留下的,現在有弟弟了,把它給弟弟。”

何承馬上道,“給了姐姐,姐姐就戴著。都是弟弟沒有本事,沒給姐姐置辦一份嫁妝,還讓姐姐孤孤單單在陸家受欺負。”

這個弟弟,歲數不大,說話總這么暖心。就是有些害羞,一說話就臉紅。再看看他如花的容顏,他若小幾歲就好了,可以好好親親那張小俊臉。

陸漫也就繼續戴著了。她總覺得這個墜子或許跟外祖出事有關,既然這樣,在她身上最保險,以后想辦法把秘密找出來。

何氏和何承回來了,就涉及到同仁堂,以及那些醫書的歸屬問題。之前的仁和堂和那些醫書是何家祖產,只因為何晃出事,何家又沒有后人,才把仁和堂和書送給何氏當嫁妝。

現在何氏回來了,何承又是何家的后人。這個問題陸漫之前就想過,想著把同仁堂所在那個院子的地契給何承,這本應該是他的。而同仁堂這塊牌子,觀察何承的為人后,再決定各占多少股……

陸漫又問了何承以后的打算。

何承小聲道,“我倒是想考功名,可我的這個身份,是不成的。我也挺喜歡醫術,實在不行,就像外祖那樣當個好大夫。外祖還不是憑借大夫的身份,當了六品官。”

當代律法,罪臣三代內不許考功名。

陸漫又考了他一些有關醫學方面的知識。

何承講得頭頭是道,不僅把那些醫書背了下來,還做到了知行合一。這孩子屬于隔代遺傳,繼承了何家醫學方面的天賦。

他跟陸漫不一樣,陸漫是因為原主有過目不忘的本領,再加上陸漫前世學了五年的醫學知識,后有七年的臨床經驗,才有現在的成績。而何承,完全就是天賦。

陸漫又摸了摸胸口的墜子,若這個墜子真有什么乾坤,說不定能幫外祖平反。可到底什么時候能平反卻是說不清楚,十年后?二十年后?

這樣,何承的確不能把心思用在考功名上,因為不知道他要等到什么時候。那他還不如既繼承外祖的香火,又繼承他的衣缽。<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寂寞的清泉其他作品<<農嬌有福>> | <<農女錦繡>> | <<嫌夫養成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