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軍妻當自強-第一百五十五章、沒有別的意思
更新時間:2018-06-14  作者: 千年書一桐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都市生活 | 小軍妻當自強 | 千年書一桐 | 千年書一桐 | 小軍妻當自強 
正文如下:

小說:、、、、、、、、

正付賬時,彎彎又看到了一塊吊墜,幾乎是滿綠,形狀有點像一條魚,老板開價二十萬,彎彎倒是推算出他的底線是五萬,可惜她兜里的錢不夠了。

于是,彎彎提出了想賭石,對方很痛快地把他們兩個帶去了后院,這幾天真正的買主都奔交易會去了,剩下的都是些零星的業余散客,因而他巴不得有人上門呢。

彎彎裝作貌似懂行的一塊石頭一塊石頭挑過去,可惜,一個小時過去了她才挑中了四塊石頭,感覺都不怎么好,即便是漲也是小漲。

“還有別的嗎?”彎彎有點不太甘心。

對方看了看凌含章,他把凌含章當成真正的買主了,凌含章點點頭,“放心,不差錢。”

“店里倒是真新進了一批貨,得這個數一公斤。”店主伸出了一個手指頭。

彎彎知道那是一千,而她腳下的這些原石才一百五十塊錢一斤,肯定是沒什么好貨。

“這樣吧,我們先把這幾塊拿去切了,要是漲了我們就玩大點的,要是沒漲我們就不玩了。”彎彎說完故意看了下凌含章,似乎在等凌含章拿主意。

凌含章點點頭,倒是也知道彎腰幫彎彎把這幾塊石頭搬到另一間屋子里。

彎彎一共挑了五塊石頭,其中有三塊買漲了,跟她預料的差不多,三塊石頭一共才賣出去五十萬,還不如上次一塊石頭呢。

不過有這五十萬墊底,彎彎敢開口要玩大的了,而這位老板見彎彎運氣這么好,除了開口奉承幾句倒沒有多想,畢竟賭石這東西賭的就是一個運氣,運氣是什么,是老天爺給的,誰敢不服?

因此,店主二話沒說便領著彎彎和凌含章進了另外一間屋子,這屋子里堆滿了大大小小的石頭,紋路看著跟先前的那些都不一樣,彎彎仔細挑選了一番,同樣選了五塊,只不過這次能中的只有兩塊,但水頭和成色應該比先前那三塊強多了。

果然,一番切割之后,連老板都不淡定了,因為其中一塊玉石開出了老坑玻璃種,老板一激動當即開出了一千萬的價格。

另一塊玉石是彩色的,有紅有蘭有紫也有綠,老板也開到了八百萬,只不過這塊玉石彎彎沒打算賣,她想等以后有條件了在帝都找個雕刻大師好好設計一番,應該也能做成一樣不錯的擺件。

于是,通過一番交涉,彎彎把另一塊石頭以一千二百萬的價錢賣了出去,剩下的這塊她讓老板用紙箱子打包了。

從這家店出來,彎彎的本意是打輛的士,可凌含章攔住了她,直接帶她進了地鐵站,而且一直把彎彎送進了小區門口。

“不好意思,就到這吧,我能自己拿回去,主要是我和別人一起合住,我怕她們看到你多想了。”彎彎站住了。

“也好,你自己小心些,還有一句話,錢財夠用就好,多了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像你這樣的小姑娘,更容易為自己招來禍事。”凌含章忍不住還是多了幾句嘴。

主要是彎彎太年輕了,他擔心彎彎把持不住自己的貪念,一而再地利用自己的秘密優勢斂財,終有一天肯定會栽在上面的。

“你放心,我懂,我會就此收手的,其實,我是著急要去帝都買套房子,因為我要把我家人帶出去,我媽媽身體不好,我外婆她們年歲又大了,我不能再等下去了,我怕等到子欲養而親不待的那一天。我想好了,這筆錢足夠我安頓我這一家的,以后我會規規矩矩地做事,憑自己的勞動掙錢養家的。”彎彎做了一個保證。

事實上她也的確是這么想的,要不是老外婆年紀大了媽媽又病了,怕她們兩個等不及,她是不會走這條路的。

“那就好,我也相信你。”凌含章說完轉身要離開。

“等一下,這個送你。”彎彎突然想起方才買的手串,“沒有別的特別意思,就是單純地想感謝你,說實在的,我一個人還真沒有這膽量走這一遭,還有,我覺得這手串的寓意不錯,適合你,祝你的人生就像是這手串似的圓滿。”

“給我的?”凌含章委實有點驚訝了,“這不合適,我也沒幫上你什么忙。”

其實,凌含章倒不是覺得自己沒幫上彎彎什么忙,而是不想再和彎彎扯上關系,一方面是他自己剛結束一段戀情,沒有心思也沒有精力投入下一段感情;還有一個原因是他不想把彎彎帶進他的生活,他目前的身份并不適合彎彎。

“不,你幫了我很多,我說過,我沒有別的意思,我就是單純想感謝你,另外,也算是我對你的一個美好祝愿吧,所以我希望這手串幫你逢兇化吉。”彎彎怕對方誤會,又特地解釋了一下。

事實上,她的確是提前看到了凌含章和別人打斗時左手腕一寸處被人砍了一刀,這才想著送他一手串,都說玉石的東西比較硬,可能不能幫到他她也不確定,只是倉促間她也想不出別的好辦法來,就這她還擔著被誤會的風險呢,所以解釋了好幾遍。

“你的意思是我會。。。”凌含章本不想接受這手串,但聽到這句“逢兇化吉”時他回過味來,彎彎并不是單純地想送他什么手串,準是提前預知了什么。

可就在凌含章滿懷希冀地看著彎彎時,只見彎彎忙不迭地擺了擺手,“我沒什么特別的意思,就是想感謝你,你也別再問了。”

凌含章猶豫了一下,想起之前對彎彎的承諾,他說過他不再逼問她的,一念至此,他痛快地接過了這手串,“好吧,看出來了,你是不想欠我人情。所以多余的話我不說了,彎彎,回老家去吧,以后好好生活,別總在我這個圈子里打轉了,你該有屬于你自己的幸福,你的人生才剛剛開始呢。”

說完,凌含章向彎彎揮揮手,轉身大步離開了。

彎彎目送著他的背影離開,瞇了瞇眼睛,見他坐在機場候機室里拿出那手串看了又看,最后戴到了手腕上,可惜,彎彎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

相關、、、、、、、、、

__其他小說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