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謀-第三百三十五章 峰回路轉,再追擊
更新時間:2018-06-13  作者: 緋我華年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福謀 | 緋我華年 | 緋我華年 | 福謀 
正文如下:
第三百三十五章峰回路轉,再追擊

第三百三十五章峰回路轉,再追擊

山腰上,蟲子一肉眼可見的快速消滅上千頭馬匹之后,重又進入覓食狀態。

這一次它們沿著路面,向上向下擴散開來。

曾擔任前鋒,而今負責殿后的兵士眼見蟲子來勢洶洶,急忙揮舞著長槍和盾牌。

蟲子的顎齒雖然厲害,身上的甲殼卻不是十分堅硬。

兵士們也是歷經操練折磨的老兵,手上力道都不弱。

只三兩下,蟲子的殼便碎了。

隨著體液的流出,蟲子只掙扎幾下,便再沒有動靜。

兵士們漸長,紛紛抄起家伙,或扎或砸,很快消滅一片。

但這對于大批的蟲子而言,那些不過是一小部分而已。

隨著蟲子越來越多,兵士們沒等砸死眼前的,便有新的跟上。

很快的,蟲子突破阻攔,再次肆意的收割血肉。

痛苦凄厲的哀嚎再次接連響起,有些不堪忍受被噬咬的折磨,掙扎著奔去崖邊,縱身跳了下去。

這一跳便如同打開了某個機關,許多還在掙扎著的也跟著跳了下去。

身后騷亂正在加劇,與曹達對峙的汪奐渾身顫抖的吸了口氣,喝令先鋒營強攻。

戰鼓陣陣,激昂振奮。

曹達一個骨碌從榻上爬起。

“這就對了,都已經碰上了,就別磨蹭,打上一仗才是正經。”

他揚起手,身后持著盾牌的兵士頃刻聚攏,手持長矛和長弓的兵士次第排開。

前鋒營準備完畢,來人請示之時,汪奐閉了閉眼,微微點頭。

來人一聲長喝,手持盾牌的兵士一步一挪的向下挪騰。

曹達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待到兵士踏入射程,他猛一揮手。

箭矢如雨直奔高處,復又精準的落下。

兩個負責打頭的兵士只擋了幾箭,便跌落崖底。

其后立刻便有兵士頂上,護著身后之人再次向前,只是才走兩步,便步了前面的后塵。

如此反復,如此前進。

短短幾百米,走了小半個時辰,用了幾百條性命也沒走到一半。

其后,蟲子還在窸窣緊逼。

曹達卻已不耐煩了,他喝令兵士加緊射擊,同時他也挽弓連射,皆中眉心。

眼前前面之人連一步都沒能走上,便栽到崖下,便是兵士們有著必死的心,也還是生了怯意。

汪奐親信見狀,便上前道:“大人,山道窄仄,實在難行,不如下崖另尋生路吧。”

汪奐側頭。

汪大郎轉眼看石壁上的藤蔓,用力好大的力氣才扯了一根下來。

親信指了藤蔓道:“可用這個結成繩索,末將愿先下去一探。”

前面,曹達緊緊守著,箭矢好像無窮無盡。

汪奐轉頭,背后人頭攢動,不時還有慘呼傳來。

他長嘆一聲,微微點頭,并命大軍后撤。

親信喝令兵士扯藤編繩,嚴明此乃唯一一條生路。

得知有生還希望,大家皆精神一振,便是動作也快了許多。

萬余人的行動力不是蓋的,很快便有四五條,足有幾千丈的繩索編了出來。

親信要將繩索綁與腰際。

其后,有兵士自告奮勇。

繩索扔下,三名兵士沿著崖邊往下攀爬。

約莫兩刻鐘,其上扯了兩下。

兵士立刻將再度結好的藤蔓接上。

如此幾次,方得了確定信號。

親信大喜,急忙回稟,并表示先帶人下去探路。

得汪奐首肯,便帶人下去。

如此又是一個時辰,眼見著天就要黑了,才有兵士回返。

又下了幾波,天色已經徹底黑透。

確定沒有埋伏,汪大郎和汪奐才跟著下去。

從幾近山頂一直爬去下面,即便有藤繩護持,也還是十分累人。

汪奐到底不是壯年,才下到一半,便已力疲手軟。

汪大郎見狀,急忙蕩了藤繩過去,道:“阿耶,你可要緊?”

“無事,”汪奐氣喘吁吁,就連說話也都有氣無力。

汪大郎左右看看,見其他人皆離他有些距離,便道:“阿耶,不然你我一同下去。”

汪奐頓了下,還是由得他幫忙。

待到快到樹冠,他擺手道:“你且下去穩住眾人,我隨后便到。”

汪大郎遲疑了下。

汪奐已松開手,汪大郎無法,只得踩著樹冠,下至崖底。

松開藤繩,他用力扯了扯,示意上面可以再行下來人了。

其他已經下來的兵士正在處理早前落下崖的尸體,見到他下來,忙分出一部分層層將他護衛其中。

汪大郎抬眼往上看。

此時,汪奐已經踩到了枝丫,正往下攀爬。

他趕忙過去幫忙,不想才一動,便聽得遠處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

他急忙轉身,卻見幾丈開外已是火光通亮。

梁大帶著大軍手持長弓盾牌嚴陣以待。

汪大郎張了張嘴,忽的大喊了聲阿耶。

汪奐轉頭,沒等開口,梁大便松開捏著箭尾的手指。

箭矢微旋著直奔兩人尚且不能合抱的大樹。

汪奐正抱樹而下,正是上不得逃,下不著地的時候。

眼見性命休矣,他情急之下,唯有松開手,任憑自己跌落。

箭矢擦著他耳際,釘在了樹干上。

汪奐只覺耳朵一痛,便有熱流滾滾而下。

他渾身登時一緊。

“阿耶,”汪大郎只見他耳朵肩膀皆鮮血淋漓,頓時大叫,“快,列陣。”

兵士們急忙簇擁成人墻。

聽到人聲和簌簌的摩擦聲,汪奐反而放松下來。

跌落到地上,他以最快的速度翻身而起。

不想才一站定,腳腕便傳來難忍的劇痛。

“阿耶,”汪大郎急忙上前,攙扶著。

汪奐眉頭劇烈的抖了幾抖,才緩緩拉平。

沒等他將重心移到汪大郎這邊,就聽到梁大喝令進攻,同時還道:“斬殺汪賊者,賞百金,升百夫長,為我親衛。”

他話音才落,身后眾兵士皆高喝一聲。

頃刻間,箭矢簌簌落下,不論在前護衛的,還是正從樹上攀爬下來的,皆不能幸免。

汪大郎護著汪奐躲在兵士之后。

汪奐轉頭四顧,卻沒發現自己的親信。

他半靠著汪大郎,喝令眾人掩護上面的兵士下來。

同時緊盯著梁大等人背后的樹林。

他并不懷疑親信的忠誠,但既然梁大等人能來,想必是一早便埋伏了的。

既如此,想來那里便有出去的路。(/book/140442.html)

相關、、、、、、、、、

就在你最值得收藏的閱讀網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緋我華年其他作品<<琪花玉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