鸞枝-495 皇后
更新時間:2018-10-11  作者: 酌顏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鸞枝 | 酌顏 | 酌顏 | 鸞枝 
正文如下:
495皇后

495皇后

作者:

謝鸞因一邊說話時,一邊已是坐到了桌邊,親手執了茶壺,給曹芊芊和自己各倒了一杯茶,還真有兩分她是此間主人的錯覺來。

從以前到現在,一直是這樣,她總能讓自己站在主導的地位。而曹芊芊,卻再不愿意做附屬的那一個。

她控制不住,戒備地將謝鸞因望著,緩緩在她對面落座,“這算什么?想拿舊情說話?那時,不是你說的,從今往后,你我橋歸橋,路歸路,再不相干么?我以為,你一輩子都不會再回京城,遑論是進宮,可你為何......卻又回來了?”一開口,便是詰問。

謝鸞因聽得低低一笑,“皇后娘娘,用不著這般如臨大敵。說實在的,若是可以,我也不想回來,可皇后娘娘應該很清楚,是陛下,是你的夫君下旨,讓臣婦與臣婦的夫君一道回京的,不是嗎?”抬起的杏眼,清泠泠,卻也淡冷冷,直直望進曹芊芊眼底。

只突然,她又勾唇一笑道,“不過,皇后娘娘當真用不著這般如臨大敵,就算我回來了,不過一介臣子之妻,見你,要行大禮,而陛下他,自然更要避忌,而我,更沒有絲毫換夫君的打算,因而,我對你,委實算不上威脅。你與其擔心我,倒還不如擔心方才在壽康宮中,那些圍在你與太后身邊的各家女眷。哪一家沒有未嫁的閨女、侄女、甥女,還有孫女......那才是皇后娘娘你的戰場,還有......你的敵人。”

曹芊芊望著她,半晌無言。上回相見,便覺出謝鸞因與從前有些不同了,好似無所畏懼一般,而如今,自己已是皇后,而她,如她所言,只是一介臣子之妻,可是為何,在皇后面前說話,她卻還是這樣一副好似主導一切的模樣?到底是誰給她的自信,好似天塌了下來,也用不著怕,活得這般任性自我?

從前,她是定國公府的千金小姐,萬千寵愛于一身,自然可以任性自我,可是如今呢?又是什么給她這樣的底氣,在自己這個一國之母面前,還這么張狂恣意?明艷一如從前?

曹芊芊心中不是滋味,更不愿意在謝鸞因面前坦誠,她根本不在乎其他女人,也不在乎李雍會納多少妃嬪,又寵愛多少姬妾,那所有的女人加起來,也比不上謝鸞因給她帶來的威脅感大。因為......只有謝鸞因,才是曾走過李雍心里的那一個,而且,是求而不得的那一個。

“既然沒有換夫君的打算,那你就行事小心些吧!”曹芊芊穩了穩心神,形容矜冷地道。何況......李雍如今是帝王,餌謝鸞因只是臣子之妻,他若要留下謝鸞因,有太多種方法,冠冕堂皇的。就算明面兒上不換夫君又如何?天家前朝,那些齷蹉腌臜之事,難道還少么?

“你這算好心的提醒?”謝鸞因挑眉,有些開心的樣子。

“這是忠告。”曹芊芊皺眉,“若是陛下因你,做了什么有失體統之事,到時,不只是我,太后也必然不會放過你。那時,你可沒有那么好的運氣,再來一次絕處逢生。”

謝鸞因嘴角的笑,驀然一冷,就是杏眼中也倏忽,蕩起了碎冰,“是啊!太后娘娘為了她的兒子,自然是什么事都能做得出來。哪怕她從前還是德妃時就是如此,遑論如今,她是太后?在她面前,我確實不過是一只可以隨時捏死的螞蟻罷了。”

覺察出謝鸞因的態度有異,曹芊芊眉心更是深攢,狐疑地望向她。

謝鸞因卻是淡淡一笑,“沒什么。不過是前些日子,遇上了一個故人,將一些舊事理清楚了罷了。當年,我與李雍的婚事生變,果真如你所言,并非你所為,但卻與你脫不得干系。”

話到此處,她口中的故人與舊事是什么意思,曹芊芊還有什么不明白的,當下面色幾變。

謝鸞因面上的笑,卻是更燦爛了些,“皇后娘娘放心,若非當日之故,我如今,又如何能嫁得現在的夫君?因而,關于婚約一事,我早已釋懷。”

曹芊芊被這話說得微微一愣,“齊慎......待你很好?”

謝鸞因淡淡一笑,“求仁得仁罷了。你不也是么?你那時說過,只要嫁給李雍,你便滿足了。”

曹芊芊幽幽苦笑,“是啊!我是說過。”可人,卻總是得隴望蜀。那時,她知道他心里的人不是她,以為只要嫁給他,她就能滿足。后來才知,哪里能有真正滿足的時候?

“他如今是帝王,帝王的心,太大了,要裝的東西,太多太多。皇后娘娘......你怕是永不能滿足了。”謝鸞因淡淡笑道,意味深長。

曹芊芊被噎住,半晌難言。

好一會兒后,謝鸞因才自顧自捏起一塊兒馬蹄糕放進了嘴里,笑道,“你今日借著靜陽之手,將我引來此處,有什么話要與我說么?”

曹芊芊用手指摩挲著茶盞上的花紋,似在走神,聽了謝鸞因這一問,怔了怔,目中掠過一絲掙扎,片刻后,才道,“我起先并不知道齊慎的夫人是你。約你來這兒......說實在的,我也不知要與你說什么。”

“真正想與我說什么的,是陛下吧?”謝鸞因淡淡點破,在曹芊芊驚抬雙目朝她望來時,她仍是沉靜地笑著,“讓我猜猜,我們的皇帝陛下應該是特意交代了皇后娘娘,今日宴席,尋個機會,將齊慎的夫人留下,他有要事要辦。而他彼時并未告知你,齊慎的夫人,便是我。”

“后宮不得干政,可我也知道,齊慎于他,于朝廷,都甚重。”曹芊芊斂眸道。

“你起先以為他是為了國事,應得很是爽快,可是,在你瞧見齊慎的夫人居然是我的時候,你便動搖了,懷疑了。你懷疑他讓你留下我,并非為了什么國事,而是另有所圖?所以,你慌了,這才指點了靜陽,說公主您看,那個陜西都指揮使齊大人的夫人長不長得像阿鸞?我方才見時,也嚇了一跳,而且啊,聽說,她也姓謝呢,你說,巧是不巧?”

這么多年的交情,謝鸞因與曹芊芊對彼此,都知之甚深,即便經年未見,謝鸞因還是將曹芊芊的語調神態模仿得像了十分,就是話語,也幾無偏差。

“你料定靜陽定會一探究竟。”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