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神記-第七百零五章 明月正圓
更新時間:2018-05-16  作者: 宅豬   本書關鍵詞: 玄幻頻道 | 東方玄幻 | 牧神記 | 宅豬 | 宅豬 | 牧神記 
正文如下:
第七百零五章明月正圓

秦牧越往前走,見到的日用靈兵便越多,涌江學宮附近有士子試驗飛車,可以載客在空中飛行,丹爐較小,不像樓船消耗那么多藥石,應該是用來短距離飛行。

他還看到有些士子在制造冰龍鑒,向附近的大戶人家兜售這種靈兵,冰龍鑒四方四正,如同一口大鼎,但是有蓋,有四條青銅龍雕盤踞在四角,提供藥石之后青龍吐息,吐出冰氣。

夏日時放在家里便會讓空氣清涼,而且冰龍鑒內還可以儲存食物,不易變質。注①

江邊有礦山,許許多多機關人在采礦,士子們則在旁邊監察記錄。

他還看到有許多士子在設計浮空城,正在荒野上建造小型的城市,打算讓城市漂浮在天空中。

“延康的陣法神通,已經精進到這一步了?”

他上前檢查陣法,那些士子中有些是來自天圣學宮的,認識他這位大祭酒,連忙將陣圖取出來請他過目。

秦牧不禁驚訝,設計浮空城的陣圖,用的是類似天上小玉京和天圣教圣臨山那種借天地之法的陣法結構,這等陣法結構已經超過了他的陣法造詣。

“不是我研究出來的,那會是誰?”

秦牧怔然:“難道是瞎爺爺跑到了圣臨山和小玉京,將那里的陣法搗鼓出來了?”

延康的神通日新月異,讓他著實大吃一驚,他從延康離開去尋炎晶晶,到遇到樵夫圣人、垂釣翁,再到天陰界之事,返回延康,前后也就是四個月的時間,延康的神通道法竟然進展到這一步,著實厲害!

但未免也太厲害了一些!

“這里面應該不僅僅是啞巴爺爺和瞎爺爺的作用,只怕樵夫老師也在推動!他所學最雜,聽垂釣翁的意思,開皇時期的變法便是樵夫老師推動的。”

秦牧沉吟,樵夫和殘老村的人推動延康的道法神通,的確會讓延康短時間內壯大起來,百姓衣食住行都會大大提升。也可以讓神通者騰出時間來修煉,研究更高深的功法神通。

不過,最為關鍵的還是藥石。

這些日用靈兵,對藥石的需求大大增加,采礦時可以挖到靈石,但是藥材的栽培就有些困難了。

他來到涌江學宮前方,不由呆了呆,卻見前方有萬頃良田,種植的都是藥材,許許多多涌江學宮和天圣學宮的士子正在藥田里施展造化神通。

這些士子施展的是造化地元功,然而與從前的造化地元功又有所不同,似乎夾雜了許多赤明時代的一些造化神通。

秦牧讓龍麒麟停下,站在藥田邊觀望,只見那些學宮士子以造化地元功助藥材生長,培育藥性,讓幾年幾十年才能成熟的藥材在短短幾個時辰便可以收割。

“這些藥材長勢很好,再過一段時間便可以收割……牧兒!”

秦牧聽到藥師的聲音,急忙看去,只見藥師正在巡視藥田,聾子也在,身邊有蘇云芝上卿相陪。蘇云卿是延康的一品大員,早已打通了神橋,修成神祇,實力很是強大。

秦牧在京城遇到她時還是個老嫗,而現在則逆向生長,變成了三十許歲模樣的美婦人,一舉一動閃耀著風華。

聾子已經長出了耳朵,藥師則帶著青銅面具,還是一如既往。

秦牧在這里看到許多天圣學宮的士子,應該便是他們帶過來的,用意是指點涌江學宮的造化之術。

秦牧走上前去,笑道:“藥師爺爺,你的造化神通如何?為何還帶著面具?”

藥師摸了摸臉上的面具,搖頭道:“我已經老了,還是不顯露真容了。免得……唉。”

他嘆了口氣。

聾子冷笑道:“長得好看便了不起?庸俗。”

藥師笑道:“就是了不起。”

聾子裝作沒有聽見。

他們倆喜歡拌嘴,秦牧早已司空見慣,因此也不放在心上。聾子看了看秦牧,不解道:“你怎么不去天圣學宮,反而來涌江學宮了?”

秦牧目光閃動,笑道:“我路過此地,來看一看豢龍君,順便拜訪蘇大祭酒。”

蘇云芝抿嘴笑道:“秦大祭酒說笑了,你極少來我這涌江學宮,我倒是經常跑去天圣學宮找你,想請教一些教學上的難題,只是每次都找不到你。”

秦牧打個哈哈,盯著一朵花不說話。

藥師和聾子見他這幅神態頓時會意,藥師笑道:“蘇上卿,我有些累了,先回去歇息。蘇上卿只需再等一個時辰,便可以讓士子們收割藥材,記得保留一些種子。”

蘇云芝稱是。

藥師和聾子轉身向天圣學宮走去,秦牧快步跟上,聾子道:“看你表情便知道你這次過來沒有什么好事。說吧,到底是什么事?”

“我懷疑樓云曲即將用生死簿對付此地,要滅絕麗州府所有生靈。”秦牧道。

“什么?”

藥師和聾子齊聲驚呼,秦牧連忙道:“兩位爺爺小聲些,不要打草驚蛇。”

藥師哆哆嗦嗦,加快腳步:“快點回去收拾細軟離開此地,趕緊回霸州……不對,回殘老村!霸州也不安全!”

秦牧連忙抓住他的手,藥師用力一掙,沒能掙脫,他目前是生死境界,但是修行緩慢,肉身遠不如秦牧。

“藥師爺爺,你大可以留在此地。”

秦牧笑道:“只要不是樓云曲親自動手殺人,僅憑生死簿的話,我還可以接得住。”

“怎么接?”

“等你們死了,我把你們復活過來。”

秦牧笑道:“你們放心,只要肉身不爛,我召來你們的靈魂卻也不算麻煩。”

藥師遲疑一下,看向聾子,聾子道:“召回我們的靈魂有什么用?打得過樓云曲他們嗎?”

“打不過。”

秦牧搖頭道:“太皇天覆滅之前,樓云曲三人曾經與初祖人皇相逢,四人前往靈能對遷橋,初祖人皇始終沒有對他們三人出手,可見對他們十分忌憚。而他們也不敢直接對初祖動手,想來是初祖的實力在他們之上。樓云曲師兄弟三人的實力,多半在斬神臺境界與瑤池境界之間。”

藥師問道:“比縛日羅還要強?”

秦牧點頭:“比縛日羅強出很多。縛日羅多半是瑤池境界,然而在實力上要比他們遜色良多。畢竟他們是冥都黑帝的弟子,修煉的是帝座功法。”

藥師定了定神,道:“我們遠非對手,為何不離開這里返回大墟?我們救不了所有人,但可以救自己。”

秦牧展顏一笑:“可是藥師爺爺自幼便教導我說,醫者父母心,又說人命大于天,我們學醫術求醫道,不就是為了救更多的人嗎?藥師爺爺難道要有違初心?”

藥師氣極而笑:“你倒教訓起我來了!我現在再教你一句,學醫,救不了延康!你聽不聽我的話?聾子,你實力比我高,你把他封在畫里,咱們這就回天圣學宮,把婆婆他們也一起接走!”

聾子扣了扣耳朵,道:“我聽不見,我是個聾子。”

藥師大怒,便要翻臉,聾子連忙道:“牧兒既然跑過來,那么一定有什么餿主意,何不聽他說完再做決斷?”

藥師忍耐下來,道:“你若是說不出任何勝算,我們立刻就走!用毒把你放倒也須得回殘老村!”

秦牧笑道:“我們雖然不是樓云曲的對手,但還有其他幫手。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此刻樵夫圣人、初祖人皇、縛日羅、赤溪神人,還有漁翁天師,此刻都在麗州境內,只等樓云曲他們現身。”

他淡然道:“我可以猜出他們的目標便是麗州,他們也會猜到。”

藥師倒吸一口冷氣,喃喃道:“他們既然猜到,那么為何不主動遷徙麗州的人們?為何還要讓麗州的人們擔著被殺的兇險?”

“因為尋不到樓云曲他們,只能犧牲麗州的黎民百姓。”

秦牧道:“何況,我已經將牽魂引神通傳了出去,延康中修煉這門神通的人不在少數,有了這門神通,便可以將那些因生死簿而死的人們喚回來。因此,這個險值得冒,而且必須要冒這個險!”

聾子問道:“倘若他們選擇的目標不是麗州呢?倘若是京城呢?”

“我在這里,他們會來。”

秦牧斷然道:“我就是吸引他們的餌,會讓樓云曲他們舍棄其他目標,只盯著麗州!玉治郡已經死了幾百萬人,就是昨天晚上他們以生死簿購銷了這些人的生籍。我已經命令所有修煉牽魂引的人趕赴玉治郡救人。而今天晚上應該便是他們對麗州下手之時!”

藥師問道:“那么他們怎么才會知道你在麗州?”

秦牧道:“擁有生死簿,自然會知道我在哪里。用生死簿照一照,所有人的名字都會浮現出來。今天晚上,我需要一個高地來作法,在他們施法害人之后,將麗州所有人復活!”

聾子連忙道:“涌江學宮中有一座觀天臺,地勢很高,可以站在臺上縱覽麗州一切景致。”

秦牧擊掌道:“好!就在那里作法!”

當天晚上,秦牧帶著龍麒麟來到觀天臺上,藥師與聾子站在邊緣,緊張的看向天空,只見明月正圓。

觀天臺的四角有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神獸雕塑,象征著東南西北四大天宮,中央則放著巨型的渾天儀,刻著周天星斗。

秦牧在四周點上燈籠,站在渾天儀上,靜靜等候。

月光皎潔,緩緩升上中天,夜深人靜,此刻的涌江學宮已經沒有了人聲,只有海邊的滔滔江水在日夜流逝。

夜色有些涼意。

秦牧警覺地現出三頭六臂,盯著四周,月光靜謐如水,灑向大地,照耀山川地理,近處草木暗香浮動,遠處山巒斑駁如猛獸匍匐。

秦牧等了良久,眼看月亮繞過了中天,始終不見生死簿飛來。

“難道他們不來了?不太可能……龍胖,龍胖!”

秦牧呼喊一聲,龍麒麟趴在觀天臺邊一動不動,秦牧驚疑不定,看向藥師和聾子,聾子跏趺而坐,瞪著眼睛看著他,藥師則靠著青龍雕塑站著,面目隱藏在陰影中。

秦牧從渾天儀上跳下,來到兩人身邊探手試探鼻息,腦中轟然。

藥師和聾子二人只剩下了軀殼,靈魂竟然不翼而飛!

他飛速來到龍麒麟身邊,龍麒麟的魂魄竟然也不翼而飛!

秦牧毛骨悚然,飛速奔下觀天臺,在涌江學宮中飛速穿梭,他看到了天錄樓中燈火通明,還有許多士子在樓中借閱各種功法神通經卷,不過所有人都僵在那里,一動不動!

他奔過走廊,看到草坪上還有未睡的年輕士子,男女相偎,應該是在談情說愛,但是他們的身軀已經空了,魂魄也是不翼而飛!

秦牧經過蘇云芝的大殿,這尊神祇此刻正在打坐,然而元神竟然也不翼而飛!

“不可能!不可能!他們不可能催動生死簿而不驚動我!豢龍君!”

秦牧高聲喝道:“豢龍君何在?”

江水滔滔,沒有出現“豢龍君在此”的叫聲,涌江中,兩條巨龍肚皮朝天漂浮在水面上,龍角被大壩絆住,身軀被江水沖擊像是波浪般抖動。

百歲山上,白隙神祇像是變成了石雕,站在一個墳頭上一動不動。

整個麗州,所有郡縣,悉數陷入死寂。

“他們怎么施的法?不可能一點痕跡也沒有!”

秦牧渾身冰涼,走來走去,額頭上冷汗滾滾而下,突然他抬頭看向天上的明月。

明月正圓。

“今天是初一,是了,今天是初一,哪里來的月亮?”

秦牧身軀大震,高聲喝道:“他們藏身在月亮之中!樵夫老師,初祖人皇,你們聽見了嗎?”

半空中一朵蒼云上掉下來一人,砸在秦牧不遠處,秦牧向那人看去,只見那人提著斧頭,臉栽在泥土里。

秦牧眼角抖了抖,然后看到了第二個人從空中跌落,初祖人皇將涌江學宮的宮殿砸出一個大洞,接著縛日羅、赤溪、漁翁天師等人紛紛從云層中墜落下來,砸得地面顫抖。

秦牧爆喝,身后承天之門轟然開啟!

這時,明月中三個人影走了下來。

————四千字大章,你沒看錯,是四千字大章,宅豬出差也爆了!啦啦啦,求月票,求訂閱

注:冰鑒,中國古代冰箱,戰國時期貴族使用。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宅豬其他作品<<人道至尊>> | <<帝尊>> | <<獨步天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