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喜記事-第一百章 絕望
更新時間:2018-06-04  作者: 木嬴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宮闈宅斗 | 歡喜記事 | 木嬴 | 木嬴 | 歡喜記事 
正文如下:
正文第一百章絕望

正文第一百章絕望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御書房,偏殿。◢隨*夢◢小*說

擺了一桌子美味佳肴,但皇上食欲不振。

雖然往邊關送了圣旨,但皇上心里還是憂心那好不容易籌集的糧草。

碰到東鄉侯,事情會往什么方向發展,腦子想炸了,都猜不出來。

心情一不好,自然什么都吃不下。

福公公在一旁勸皇上再吃點,身子要緊,實在不行,派人把東鄉侯府包圍住。

東鄉侯夫人和兩兒子都在京都,晾他也不敢胡來。

皇上正猶豫不決。

外面,一小公公跑進來,道,“皇上,不好了,出事了!”

福公公那叫一個氣啊。

皇上心情本來就不好了,還來雪上添霜。

皇上眉頭一皺,問道,“出什么事了?”

小公公連忙回道,“崇國公派了五百騎兵去追東鄉侯,結果馬被東鄉侯搶了,還有衣服也全部被扒了。”

皇上,

福公公,

皇上一臉陰沉。

“朕知道了,退下吧,”皇上擺手道。

小公公退下。

只是小公公前腳轉身,后腳皇上就控制不住的笑了起來。

笑的肩膀直抖。

福公公,

皇上,您這樣偷著樂真的好嗎?

笑就算了,為什么要夾花生,半天夾不起來,他看的心急啊。

不過崇國公也真是倒霉,東鄉侯簡直就是他的克星啊。

前些天被打斷肋骨的臉還沒找回來,這又丟了一撥,還不得氣個半死啊。

心情一好,皇上食欲大開,開始用午膳。..

福公公見了道,“皇上,這些菜都涼了,奴才讓御書房重新上菜?”

“無妨。”

吃了半碗飯后,皇上吩咐道,“派兵去把東鄉侯府包圍,直到東鄉侯回京為止。”

福公公,

福公公無話可說。

皇上這是看中了東鄉侯坑崇國公的本事了,在他回京之前,護著東鄉侯府家眷嗎?

崇國公府。

騎兵被搶,還被扒了衣服的消息傳到崇國公耳朵里。

崇國公一口氣差點沒提上來。

“你,你再說一遍?!”他咬牙道。

他跟前一將軍,穿著褻衣褻褲,鼻青臉腫的看著他。

“東,東鄉侯說謝謝國公爺您,您給他送的馬,大恩不言謝,等他送完糧草回京,請,請您喝酒,”將軍低聲道。

崇國公氣的渾身顫抖,臉一寸寸變紫,呼吸不暢。

將軍嚇著了,急道,“國公爺,您保重身子啊……。”

話還沒說完,崇國公就氣暈了過去。

消息傳進宮,太后知道馬被搶,崇國公氣暈的事,直接去御書房找皇上。

“皇上,你未免太縱容東鄉侯了?!”太后咬牙道。

皇上皺眉道,“東鄉侯行事乖張,但離京之前,給朕立了軍令狀,他不將糧草送到,朕奪他侯爵,也派人把東鄉侯府團團包圍了,東鄉侯要敢有什么異心,朕滅他滿門。”

說完,皇上看著太后道,“讓東鄉侯送糧草,是朕的決定,崇國公歇養在家,派騎兵去追他做什么,憑白給人送了五百匹馬去。”

送——

這個字,太后聽了都覺得扎心,何況是被東鄉侯揍斷了根肋骨的崇國公。

太后氣的渾身顫抖,道,“崇國公這么做,還不是怕那批糧草被他送到青云山,最后邊關糧草不濟,到時候大齊朝江山不保!”

皇上眉頭擰緊道,“朕相信東鄉侯不是這樣的人。”

“相信?!他一個土匪,靠著打家劫舍過日子的,有什么可值得信任的?!”

“列祖列宗拼著血汗打下來的江山,皇上就是這樣糟踐的嗎?!”太后一聲比一聲高。

皇上默了默,看向太后道,“若太后執意不看好東鄉侯,不愿給他一個機會,朕便派人給崇國公傳話,再派兵把糧草攔下,這一回,可別再給人送馬了。”

福公公站在一旁,臉都差點憋紫了。

皇上說話什么時候也和東鄉侯似的句句扎心了,這是被東鄉侯帶歪了?

太后氣的甩袖走人。

皇上心情卻是前所未有的好,連午膳都比平時多吃了半碗。

逛了半天街。

蘇錦有些乏了,打算去茶攤歇腳。

剛走到天香樓前,就看到騎兵被扒的只剩下褻衣褻褲的走過,有些還鼻青臉腫的,慘不忍睹。

蘇錦,

謝景宸,

謝景宸望向蘇錦,“照著岳父大人這搶的架勢,等他到邊關,你們青云山的兄弟差不多從步兵變成一支鐵騎兵了。”

蘇錦,

無法反駁。

因為這太有可能了。

這才剛離京,就多了五百匹馬了,京都距離邊關千里之遙,一路上什么可能都會出現啊。

蘇錦想到那只長滿腿的雞。

她覺得她爹渾身都是膽。

這世上應該沒有什么事是他爹不敢做的。

楚舜幾個走過來,臉上全是敬佩。

拍著蘇崇的肩膀,楚舜羨慕道,“你爹真是太厲害了,我現在對你爹是佩服的五體投地。”

蘇陽吃著糖人,瞥了楚舜道,“誰和我爹接觸久了,都會五體投地,我三歲前,我爹沒打過我,在他身上撒尿都行,過了三歲生日,我就經常被揍的五體投地了。”

楚舜,

楚舜望向蘇崇,“蘇崇兄也一樣?”

“我都這么慘了,我大哥只會更慘啊,他已經被揍的不記得三歲前的事了,我好歹還記得,”蘇陽道。

“你娘呢,都不攔著你爹?”北寧侯世子好奇道。

他挨揍,他娘都護著他。

蘇陽惆悵道,“我娘讓我們頑強的活下去,她說我爹只是我們人生中一個微不足道的坎坷,只是一個小土包。”

蘇崇聳肩,“然而這個微不足道的小土包,我翻了十八年,也沒能翻過去。”

楚舜,

南安郡王,

北寧侯世子,

定國公府大少爺,

“我娘總覺得外面的世界很危險,”蘇陽郁悶道。

“然而這么多年下來,有我爹在的地方才是最危險的,”蘇崇道。

“我娘說武功不比我爹高,就不許我們隨便到處亂跑,”蘇陽抱怨道。

“然而我爹不止武功高,還很努力,”蘇崇生無可戀。

“我娘希望我們青出于藍勝于藍,讓我們勤奮,”蘇陽道。

“然而我爹覺得被兒子比下去了,他面上無光,所以他要更勤奮,”蘇崇道。

“我娘聽我爹的,”蘇陽道。

“我爹聽我娘的,”蘇崇道。

“我們越成長,”蘇陽道。

“我娘眼中的小土包就長的越高,”蘇崇。

蘇陽望著自家大哥。

蘇崇看著自家弟弟。

兩難兄難弟,齊齊望著楚舜他們,眼底淚花閃爍。

“你們能懂那種絕望嗎?”兩人異口同聲。

《》全文字更新,牢記我們新網址:

重要聲明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

admin#suimeng.la(替換#)

湘ICP備11006904號12015.suimeng.la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木嬴其他作品<<以嫡為貴>> | <<盛世醫香>> | <<嫁嫡>> | <<世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