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喜記事-第一百一十二章 困難
更新時間:2018-06-11  作者: 木嬴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宮闈宅斗 | 歡喜記事 | 木嬴 | 木嬴 | 歡喜記事 
正文如下:
歡迎書友訪問

的第一百一十二章困難

的第一百一十二章困難

崇國公府的事,謝景宸是聽鎮國公說的。◢隨*夢*小◢說щЩш.suimeng.1a

三年前,崇老國公中毒,半身不遂,鎮國公惋惜不已,他最惋惜的還是當年的崇國公世子英年早逝。

崇老國公一直不信他最疼愛的兒子和孫兒相繼遇害,長子尸體從戰場上拉回來,他不想接受也不得不接受,可幼孫墜落懸崖,只剩幾塊碎布和骸骨,崇老國公是怎么也不肯相信。

是以,這么多年,他遲遲沒有再立世子,直到三年前他中毒,不能動彈,口不能言,太后出面,讓次子承爵,也就是如今的崇國公。

到這里,不得不多說幾句。

當今太后和崇老國公是堂兄妹,崇國公是繼室填房所出。

崇老國公一生英勇,敢作敢當,纏綿病榻,痛不欲生,還被兒子利用,顏面無存。

大概崇老國公心中憤怒,才沒有偏向崇國公,而是讓皇上不要再追究此事。

崇國公送皇上離開。

皇上見他氣色還不錯,道,“既然崇國公身子骨好的差不多了,就早日上朝,朕還需要愛卿替朕排憂解難。”

崇國公點頭道,“承蒙皇上記掛,這幾日臣就上朝了。”

皇上是百忙之中抽空來的,一來是敬重崇老國公,二來是給太后和崇國公臉面,不過罰他跪了半天,皇上覺得這趟沒白跑。

他眸光從蘇崇臉上掃過去,不愧是東鄉侯的兒子,秉性都差不多,是個天不怕地不怕的主。

皇上坐上御攆后,蘇崇翻身上馬。

崇國公世子見了,眸光泛冷道,“蘇大少爺不是要在我崇國公府小住一晚嗎?”

蘇崇勒緊韁繩,笑道,“不用了,往后崇國公府大門對我敞開,我有空就來,你若空閑了,也可以去我東鄉侯府喝杯茶。”

崇國公世子臉色冰冷,拳頭攢緊,骨頭嘎吱作響。

蘇崇笑了一聲,對謝景宸道,“妹夫,我先走了。”

謝景宸輕點頭。

蘇崇勒緊韁繩,一夾馬肚子就跑遠了。

福公公扶額。

父子倆都這么無形無狀。

皇上都還沒有擺駕回宮,他倒是先走一步。

萬幸的是皇上寬厚,不會跟個小土匪一般計較,只是他這樣,很難娶媳婦啊。

想到這里——

福公公郁悶了。

他為什么要操心這么多?

人家爹威脅他,害的他被皇上罰了半年俸祿,他吃飽了撐著關心人家的終身大事。

連女兒都敢上街搶夫婿了,兒子還能娶不到媳婦?

真是咸吃蘿卜淡操心。

等皇上走后,謝景宸扶蘇錦坐上馬車,也徐徐離開。

崇國公的臉拉的很長,周身寒氣直往外冒。..

本來想借著老國公給皇上施壓,逼他嚴懲東鄉侯,結果非但沒成功,還被蘇崇彈劾不孝,老國公發話讓皇上別追究東鄉侯,就沖皇上對東鄉侯的態度,這事鐵定會不了了之。

這口氣,他咽不下。

崇國公眸底殺意凜然。

蘇崇騎馬直接回了東鄉侯府。

翻身下馬后,他就直接回府了。

首先迎接他的是小黑,蘇崇沒理他。

其次喊他的是蘇陽,蘇崇也沒理他。

蘇小少爺站在一棵兩人合抱的大樹上,胳膊抱著樹干,小臉上全是郁悶。

爬上來,下不去了。

嗓子都喊啞了,走過路過的丫鬟小廝看見他就是不幫他一把。

幫他抬個梯子來會死嗎?

不幫忙就算了,還說風涼話。

“啊,小少爺,你真厲害,爬這么高,下來吃飯吧,”丫鬟道。

“能爬的上去,就一定能下來,今兒的飯菜不錯,”小廝打飽嗝道。

“我相信我兒子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再不下來,午飯不等你了,”唐氏讓丫鬟捎話來。

他要能下的去,他還會找他們幫忙嗎?

左等右盼,把大哥盼回來了,結果也不理他。

小黑在樹下朝他叫。

小黑也無聊的很啊。

唯一搭理它的小伙伴在樹上下不來。

它倒是想爬上去,可惜上不去。

“小黑,我好餓,”蘇小少爺郁悶道。

真算起來,還是爹好。

爹雖然不幫他,好歹給他送飯啊。

爹送糧草去邊關,連個給他送飯的都沒了。

屋內,丫鬟在擺飯菜,唐氏坐在小榻上繡針線。

見蘇崇進屋,丫鬟高興道,“夫人,大少爺回來了。”

唐氏看過來,上下掃視了蘇崇一遍,笑道,“回來的挺快,吃飯吧。”

蘇崇道,“娘就一點不擔心我挨揍?”

“你妹妹帶著杏兒就敢闖鎮國公府,你要是進了崇國公府回不來,你爹是不會替你報仇的,”唐氏笑道。

蘇崇無話可說。

爹娘就是這么的盲目自信,雖然他也沒覺得進了崇國公府會回不來。

蘇崇凈手,然后坐下道,“娘,你現在能告訴我為什么讓我代替爹給崇老國公賠禮了吧?”

“你去探望崇老國公,沒碰到皇上?”唐氏問道。

“連皇上去探望崇老國公,娘都知道?”蘇崇震驚。

“這里是京都,不比青云山說話做事簡單,世家大族包括皇上在內,只要你懂他的性子,就能猜到他會做什么,不說十拿九穩,也會**不離十,以后遇事多想想再去做,會事半功倍,”唐氏給蘇崇夾菜道。

“你當著皇上的面給崇老國公賠禮了,你爹回京就不用去了,”唐氏道。

娘,你眼里除了爹和妹妹,能不能偶爾有我和弟弟啊。

想到自家弟弟還在樹上,蘇崇就不說什么了。

當年他也是這么過來的。

有困難,自己克服。

沒有困難,制造困難,讓你克服。

你永遠也猜不到自家爹娘在什么地方給你挖了坑。

看著蘇陽整日蹦跶,蘇崇仿佛看到了小時候的自己。

只不過他要幸運的多,他是在青云山過的,這里是京都,蘇陽就被拘在這一座小小的東鄉侯府,想折騰也折騰不到哪里去。

唐氏一邊吃飯,一邊問蘇崇在崇國公府的事。

蘇崇一一回答。

等聽到崇國公府大太太讓蘇崇經常去崇國公府坐坐,唐氏夾菜的手頓了下,笑道,“雖然崇老國公是好人,但如今的崇國公府已經不是以前的崇國公府了,沒事的話,盡量少去。”

“娘知道以前的崇國公府?”蘇崇好奇道。

“娘怎么不知道,你爹既然敢和崇國公干上,崇國公府祖宗幾代,他都摸的透透的,這才叫知己知彼,”唐氏笑道。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木嬴其他作品<<以嫡為貴>> | <<盛世醫香>> | <<嫁嫡>> | <<世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