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喜記事-第一百六十九章 湊巧
更新時間:2018-07-06  作者: 木嬴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宮闈宅斗 | 歡喜記事 | 木嬴 | 木嬴 | 歡喜記事 
正文如下:
第一百六十九章湊巧

第一百六十九章湊巧

正常情況下,還能忍著不笑,可瞧見蘇崇臉上坑爹的神情,就有點憋不住了。

再想起蘇崇和蘇陽兩兄弟訴苦的場景,腦補一下東鄉侯準備小露一手時的成竹在胸……

幾人沒差點笑岔氣。

楚舜拍著蘇崇的肩膀道,“你這不是超越你爹了嗎?”

蘇崇一臉悵然,“沒用的,弓箭遠攻占優勢,可要近搏,我弓箭都還沒搭好,就被我爹給打趴下了。”

南安郡王好奇道,“你爹對你要求未免也太嚴格了些吧?我要是有能百步穿楊的箭術,我父王做夢都能笑醒。”

“也談不上嚴格,因為我爹一直就是這么要求自己的,他都那么厲害了,還在努力,我們有什么理由不努力?”蘇崇惆悵道。

南安郡王他們都沉默了。

蘇崇拍著南安郡王的肩膀道,“你們就是過的太閑散了,你們要在東鄉侯府待一個月,我敢保證你們的武功會上一個臺階。”

南安郡王望著他,道,“你說的,我都有點想努力了。”

蘇崇,“……。”

楚舜道,“要不等冰鋪忙完后,我們去東鄉侯府待一個月試試?”

北寧侯世子和定國公府大少爺互望一眼,然后望著蘇崇道,“能去嗎?”

蘇崇笑道,“這有什么不能的?我準備好藥膏和擔架等你們來。”

楚舜,“……。”

南安郡王,“……。”

北寧侯世子,“……。”

定國公府大少爺,“……。”

我去!

要不要這么嚇人啊。

他們剛剛說的話能不能收回來?

蘇崇則道,“沒別的事的話,我先回府了。”

楚舜攔下他道,“先別走,有東西給你。”

楚舜把懷里的股份書遞給蘇崇。

蘇崇看過后,眉頭扭著,“我妹不是要賣炭嗎,怎么又改賣冰了?”

“被崇國公府逼的,”南安郡王道。

蘇崇眉頭攏緊。

楚舜笑道,“邊走邊說。”

這一天,碧空如洗,萬里無云。

吃過早飯后,蘇錦就帶著杏兒去棲鶴堂給老夫人請安。

剛走到院門口,就和謝錦瑜、謝錦繡她們碰上。

謝錦瑜看蘇錦的眼神冷的幾乎能將她凍死。

蘇錦知道她生氣,畢竟算計她沒成功,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看到她自然而然就會想起自己丟掉的臉。

謝錦瑜越是瞪她。

蘇錦臉上的笑容就越燦爛。

謝錦瑜一口老血卡在喉嚨里沒差點噴出來。

明明崇國公都想好怎么幫她娘了,偏偏邊關不再送軍情來,再拖兩天,她娘都從佛堂出來了!

越想越來氣,謝錦瑜幾乎是跺腳進的棲鶴堂。

把蘇錦甩在身后,謝錦繡勸謝錦瑜道,“我娘說大嫂邪門的很,誰惹誰倒霉,讓我盡量不要招惹她,大姐姐你……。”

話還沒說完,就被謝錦瑜給瞪閉了嘴,“我偏不信這個邪!你要怕被我牽連,就離我遠一點兒!”

說完,她抬腳就往前走。

身后,謝錦繡嘴角勾起一抹得逞的笑。

崇國公府。

崇國公下早朝回來,剛換下朝服,小廝就敲門道,“國公爺,邊關有軍情送來。”

“快呈進來!”崇國公迫不及待道。

以前他對邊關的事也沒多上心,自打東鄉侯運糧草去邊關后,他就格外的想知道邊關的事。

信筒呈上來,崇國公把信打開,才看了一眼,他的臉上就蒙了一層淡淡寒霜。

這樣的臉色,著實嚇著了送信的小廝,趕緊轉身離開。

伺候在崇國公左右的男子怕出了什么大事,接過信看了一眼,登時倒吸了一口涼氣。

“飛……飛虎軍?”他的聲音仿佛被掐碎。

崇國公額頭青筋暴起。

男子望著他,道,“東鄉侯當真是大膽至極,把青云山的一群土匪帶去邊關已經夠過分了,他還敢叫飛虎軍!”

飛虎軍。

這三個字——

十五年來,幾乎就沒人敢再提。

因為十五年前有一支戰無不勝攻無不克,所向披靡的軍隊,就叫飛虎軍。

而且,當年的飛虎軍將領正是崇國公世子,也就是如今的崇國公兄長。

因為失誤,導致這么一支令敵人聞風喪膽的軍隊全軍覆沒。

當年的崇國公世子和皇上是好兄弟。

他的尸骨拉回京,皇上還替他守了一夜的靈。

隨著崇國公世子下葬,就再也沒人提過飛虎軍三個字。

沒想到,十五年后,又有一支軍隊叫飛虎軍。

這只軍隊還是由土匪組成的!

這對崇國公府和大齊朝來說都是莫大的羞辱!

男子知道崇國公生氣,因為當年的崇國公世子太優秀了,人人只知道崇國公世子,卻不知道崇國公府二少爺,所有的贊美都是他的,少年英才,雄韜武略……

他的出類拔萃,幾乎是京都世家子弟的噩夢。

男子勸崇國公,道,“東鄉侯出身草莽,見識粗鄙,國公爺何必和他一般見識?”

“就算皇上再縱容東鄉侯,也不會同意他的土匪軍叫飛虎軍。”

崇國公深呼一口氣,把心底的怒氣壓下道,“把這封信送進宮。”

“那南漳郡主……。”

“不必管她。”

這封軍情主要是稟告東鄉侯把自己的土匪手下改編成軍隊,還叫飛虎軍的事。

信是監軍送來的。

東鄉侯給軍隊取這個名字,軍營里的將士都不同意。

但這些人不包括鎮國公和鎮國公府大老爺。

東鄉侯才救了鎮國公府大老爺的命,鎮國公也不好說什么。

監軍是崇國公的人,他是極力反對。

而極力反對的結果是他被東鄉侯打的鼻青臉腫,他是在床榻上口述,讓人寫的信。

男子把信密封好,讓人趕緊送進宮。

御書房內。

皇上批了半天的奏折,有些乏了,正在喝茶。

小公公跑進來道,“皇上,邊關有戰報送來。”

皇上眸底寒芒閃爍。

福公公道,“呈上來。”

自打知道所有的戰報都是崇國公先看過后再送來的,皇上一聽到戰報兩個字,就一肚子邪火。

但這一回——

皇上的火氣格外的大。

因為戰報前腳送進御書房,后腳太后就來了。

為了南漳郡主不用在佛堂誦經祈福,連太后都出馬了。

皇上冷笑連連。

太后走進來,道,“哀家是不是來的太不湊巧,耽誤皇上處理朝政了?”

掐著點來的,能不湊巧嗎?

“太后多慮了,”皇上淡漠道。

太后則道,“那皇上先看戰報吧,哀家的事待會再說。”

皇上把竹筒打開。

把信倒出來,結果手不小心碰到了茶盞。

茶盞傾翻,茶水潑在了戰報上。

福公公,“……。”

太后,“……!!!”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木嬴其他作品<<以嫡為貴>> | <<盛世醫香>> | <<嫁嫡>> | <<世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