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喜記事-第一百七十二章 嬌花
更新時間:2018-07-08  作者: 木嬴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宮闈宅斗 | 歡喜記事 | 木嬴 | 木嬴 | 歡喜記事 
正文如下:
第一百七十二章嬌花

第一百七十二章嬌花

木嬴:、、、、、、、、、

南安王府,正堂。

南安王妃在來回的走,臉上神情焦灼,急的如同熱鍋上的螞蟻。

小廝站在一旁,不知道怎么辦好。

郡王爺讓他回來拿衣裳去東鄉侯府,王妃不讓他拿。

外面,一模樣清秀的丫鬟跑進來道,“王妃,王爺回來了!”

南安王妃急的攢緊雙手,迎上去,就看到南安王鐵青的臉色,她紅著眼,問道,“風兒闖的禍,還有辦法彌補嗎?”

“還怎么彌補?!”南安王氣道。

“本來我還能封了鋪子跟崇國公表態,他倒好,當眾告訴我鋪子是鎮國公府大少奶奶的!”南安王氣的臉都綠了。

滿朝文武誰不知道鎮國公府大少奶奶的兇悍?

那是誰惹誰倒霉!

崇國公在東鄉侯手里連栽跟頭,正有氣沒地方撒,他倒好,嫌他這個父王日子過得太清閑了,把他推到崇國公跟前給他開刀。

南安王坐下,氣的額頭青筋暴起。

南安王妃給他倒茶,道,“先喝杯茶,消消氣。”

南安王望著小廝道,“鎮國公府大少奶奶哪來的冰擠垮崇國公府的冰鋪?!”

小廝搖頭如撥浪鼓。

南安王見了更是來氣,“沒有還敢當眾放話?!”

南安王妃頭疼道,“不是沒有,是風兒給他下了封口令,不許他往外泄露半個字,我盤問了半天,他才透露了一點,鎮國公府大少奶奶是真的有辦法擠垮崇國公府的冰鋪。”

南安王望著“你信嗎?”

不信。

可事到如今,不信也不行了啊。

“要是有冰塊,風兒用的著派他去跟崇國公府的冰鋪買冰塊,最后鬧出來這么多的事嗎?!”南安王壓根就不信。

“先前要買冰塊,現在又賣冰塊,鎮國公府大少奶奶能變出冰塊來嗎?!”

“王爺英明,冰塊真的是變出來的。”

小廝很激動。

郡王爺不讓他說,但沒說不能讓王爺王妃猜出來啊。

南安王,

“變,變出來的?”南安王妃的聲音有點飄,溫柔的臉上是不敢置信。

小廝重重的點頭,“就是變出來的,是奴才親眼所見,雖然冰塊才賣一兩銀子一塊,但比人家賣二兩掙的還多。”

南安王,

“郡王爺說就是賣五錢銀子一塊,他都覺得自己是奸商,”小廝回道。

“定國公府大少爺說和誰作對都不能和鎮國公府大少奶奶作對,惹不起。”

東鄉侯府,訓練場。

楚舜、南安郡王、北寧侯世子還有定國公府大少爺并排趴在地上。

慘不忍睹。

蘇崇憋笑憋的腮幫子疼。

他摸著酸疼的胳膊,問道,“你們打算趴到什么時候去?”

楚舜艱難的扭頭,“你給我們準備的擔架呢?”

之前以為蘇崇只是說笑的。

現在才知道居然是真的!

來者是客懂么?

待客之道懂么?

蘇崇輕咳兩聲道,“你們不是說等冰鋪開張再來嗎,怎么今天就來了,擔架還沒有準備。”

楚舜嘴角抽抽。

“我是渾身疼的動不了,你看著辦吧,”南安郡王道。

蘇崇扶額。

弱成這樣還耍賴,這也就是他脾氣好,這要換成他爹,直接掉頭走都算好說話了。

蘇崇抬手招呼人過來道,“把他們抬到我院子里去。”

四人被抬到蘇崇住的清風軒。

小廝笑道,“大少爺,藥浴準備好了。”

“我知道了。”

蘇崇點頭道。

進了屋后,他脫光衣服泡進去,身上挨打出來的青紫觸目驚心。

當然,看到楚舜他們的傷,就知道他算輕的了。

南安郡王有點猶豫,他道,“我父王雖然惱我,但我現在這樣被抬回去,他氣應該會消。”

東鄉侯府簡直就不是人待的。

下手也太兇殘了些。

他現在內心充滿了恐懼,還是南安王府好。

北寧侯世子看著他道,“你確定嗎?怕南安王揍你,跑來東鄉侯避難,結果挨打的更重,要換做我爹,他會讓我傷上加傷的。”

“你說的有理,”南安郡王果斷道。

他脫光衣服泡進去。

畢竟是嬌生慣養長大的郡王爺,哪里受過今天的揍啊,這么多年橫行京都,回去挨的雞毛撣子加起來也沒今天傷的重。

要是南安王妃看到,非得哭腫了眼睛不可。

青紫的傷口碰到藥,傷口就跟針扎似的疼。

疼的南安郡王倒吸氣。

楚舜望著蘇崇,見他一臉享受,是腦門上黑線狂掉不止,“這都能享受?你是不是受虐狂?”

蘇崇斜了他們一眼道,“知足吧,你們算運氣好了,有藥浴泡,這藥浴泡過后,再涂些祛淤青的藥膏,明天又生龍活虎了。”

“我以前挨了揍,就用點藥,一覺醒來,受傷處還在疼,就得接著訓練了。”

“要不要這么狠?”北寧侯世子咽口水道。

“在青云山,只要是個男的,在我爹眼里,那就是鐵打的,越敲打越精煉,”蘇崇惆悵道。

“女的呢?”南安郡王問道。

“嬌花。”

這差別大的。

楚舜幾個都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南安郡王更關心的還是挨揍的事,他問蘇崇道,“我們就是來躲幾天的,不用每天訓練吧?”

蘇崇看著他,道,“連我弟早上起來都要訓練,你們好意思不訓練嗎?”

屋內,有一瞬間的沉默。

“為什么不好意思?”南安郡王打破靜謐。

“未免你們帶壞我,你們會被扔出去的,”蘇崇笑道。

帶壞?

南安郡王被這兩個字給噎的半晌說不了話。

到底誰帶壞誰啊?

楚舜泡著藥浴,剛泡進來,渾身酸疼,但這會兒非但不疼,還挺舒服,他道,“本來我們也打算訓練一個月的,就當是提前了唄,一個月,差不多夠我爹消氣了。”

蘇崇笑道,“一個月能讓你們脫胎換骨。”

南安郡王嘆氣道,“能不能脫胎換骨我不敢確定,但脫幾層皮是鐵定的。”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zanghaihuatxt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木嬴其他作品<<以嫡為貴>> | <<盛世醫香>> | <<嫁嫡>> | <<世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