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喜記事-第一百七十四章 挽回
更新時間:2018-07-09  作者: 木嬴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宮闈宅斗 | 歡喜記事 | 木嬴 | 木嬴 | 歡喜記事 
正文如下:
正文第一百七十四章挽回

正文第一百七十四章挽回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昨天讓小廝拿衣服來沒能成功。[隨_夢]小說w.SuiMеng.lā

過了一夜。

小廝抬了一箱子衣裳來,這明顯不正常。

他們都是一而再,再而三被告誡離東鄉侯府的人遠點的,現在跑來東鄉侯府住了,對爹娘的打擊可想而知。

北寧侯世子望著南安郡王道,“要不,你趕緊回南安王府挽回下?”

南安郡王果斷搖頭,“不能回去。”..

“為什么?”蘇崇不解道。

“都狠心要和我斷絕關系了,我這時候回去,還不把我往死里打啊,”南安郡王道。

“那你就不管了?”楚舜問道。

“過幾天再說吧,等我母妃想我了,她會吵的我父王改主意的,那時候我再回去,挨打也輕一點,”南安郡王嘆息道。

小廝臉都漲紅了。

王爺還特意叮囑他看看郡王爺的反應。

他要回去如實稟告,絕對能把王爺給活活氣死。

南安王望著小廝,道,“我父王有多生氣?”

小廝想了想道,“王爺氣頭上,一掌拍碎了那張他最喜歡的紫檀木書桌。”

南安郡王,

“我母妃呢?”南安郡王咽口水道。

“王妃本來也很生氣,但王爺那么生氣了,她就勸王爺息怒,幫郡王爺說好話,王爺讓人給郡王爺收拾衣服,王妃還偷偷塞了三千兩銀票在箱子里,”小廝回道。

“還有銀票?”南安郡王驚呆。

“本郡王終于又有錢用了!”南安郡王狂喜。

南安郡王一直不缺錢用,直到被蘇錦和謝景宸打劫,才過起了緊巴巴的日子。

現在知道有三千兩的巨款,渾身的疼痛都消了大半,趕緊從箱子里扒拉銀票。

只是半天也沒翻到。

南安郡王抬頭望著小廝,“銀票藏哪兒了?”

小廝,

同情了看了自家郡王爺一眼,小廝回道,“臨出門前,王爺把銀票給摸走了。”

南安郡王,“……!!!”

南安郡王眸光噴火,對著小廝道,“你過來……。”

小廝一看就知道沒好事,趕緊道,“郡王爺保重身子,東西送到了,我就先回王府了。”

說完,趕緊跑。

南安郡王要不是渾身沒力氣,再加上生氣,真的要把小廝打趴在地,再狠狠的踩上幾腳。

父王都把錢拿走了還告訴他,讓他空歡喜一場!

南安郡王看著一箱子衣服,垂頭喪氣。

北寧侯世子望著定國公府大老爺,小聲道,“還好,我爹脾氣沒有南安王那么暴躁。”

剛這樣說,北寧侯府的小廝就送箱子來打臉了。

北寧侯世子,

陸陸續續,靖國侯府和定國公府也都送了箱子來。

小廝走過來,對蘇崇道,“大少爺,藥浴準備好了。”

蘇崇拍拍南安郡王的肩膀道,“先泡藥浴吧,邊泡邊想。”

這邊南安郡王幾個還沒想好怎么挽回爹娘的心,那邊南安王他們要和兒子斷絕關系的消息不脛而走。

崇國公府。

聽到這消息后,崇國公夫人冷冷一笑,“南安郡王是獨苗,南安王舍得和兒子斷絕關系?”

崇國公府三太太笑道,“也難為南安王他們了,不敢和國公爺作對,又沒法把兒子從東鄉侯府綁出來,除了斷絕關系,他也沒別的辦法消國公爺的怒氣。”

“說到底冰鋪一事,鎮國公府大少奶奶才是罪魁禍首,南安郡王他們只是受人蒙蔽了而已。”

堂堂郡王爺,居然受一個女土匪的蒙蔽,為她奔前跑后,當牛做馬。

這么拎不清,也成不了什么氣候。

崇國公夫人嘴角勾起一抹輕蔑的笑,“我倒要看看她哪來那么多冰塊讓冰鋪關門大吉!”

沉香軒,后院。

蘇錦調制了半個時辰藥丸,揉著酸澀的脖子走出來。

站在回廊上看云卷云舒。

杏兒在院子里種花草,望著蘇錦道,“姑娘,能不能在后院架一座秋千?”

蘇錦點頭一笑,“這主意不錯,過兩天讓人過來架秋千。”

杏兒高興的眉飛色舞。

蘇錦朝謝景宸的竹屋走去,剛邁步上臺階,就聽暗衛道,“大少爺,昨兒南安郡王他們是在東鄉侯府住的,街上盛傳南安王、北寧侯他們和郡王爺幾個斷絕關系了。”

謝景宸眉頭一皺。

蘇錦腳步一滯。

身后,跑過來一小丫鬟,氣喘吁吁道,“大少奶奶,老夫人讓你去棲鶴堂一趟。”

杏兒望著蘇錦道,“不知道找姑娘去又是什么事?”

“去就知道了,”蘇錦道。

謝景宸走出來,蘇錦笑道,“你要陪我一起去?”

謝景宸看著她道,“我去南安王府。”

果然是好兄弟,這是去幫南安郡王勸南安王認回兒子嗎?

兩人一起出了沉香軒。

謝景宸出府。

蘇錦去棲鶴堂。

正堂內,老夫人坐在羅漢榻上,手里捏著佛珠,神情冷肅。

二太太和三太太分別坐在兩邊,閑情逸致的喝茶。

見蘇錦走進來,三太太嘴角勾起一抹看熱鬧的冷笑。

蘇錦走上前,福身給老夫人請安,然后問道,“老夫人找我來是?”

老夫人看著她,眼底有一抹厭惡閃過,她道,“找你來是為了南安王和南安郡王他們父子斷絕關系一事。”

蘇錦猜到是為了這事,但這事好像老夫人管不著吧?

蘇錦就那么看著老夫人,等她說重點。

“此事因開冰鋪而起,冰鋪還沒開張,還有挽回的余地,”老夫人道。

“怎么挽回?”蘇錦挑眉道。

“你放棄開冰鋪!”老夫人冷道。

蘇錦笑了。

這是挽回南安郡王和南安王府斷絕的關系呢?

還是挽回崇國公即將丟掉的顏面?

她有那么好糊弄嗎?

蘇錦望著老夫人,“我若真放棄開冰鋪,那可真就坐實了我以卵擊石,不自量力的流言了。”

“而且,就算我放棄開冰鋪也挽回不了什么,“蘇錦道。

“你就坐視人家父子關系破裂不管了?!”老夫人冷道。

“當然要管,但不開冰鋪只能治標不能治本,要真想南安王和南安郡王他們父子重歸于好,我看得把南安郡王痛揍一頓,扔出東鄉侯府才行,”蘇錦道。

老夫人臉色冰冷。

三太太笑道,“大少奶奶做事干脆利落,就是不知道什么時候這么做?”

“我只是說說,我沒打算這么做,”蘇錦淡笑。

《》全文字更新,牢記我們新網址:

重要聲明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

admin#suimeng.la(替換#)

湘ICP備11006904號12015.suimeng.la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木嬴其他作品<<以嫡為貴>> | <<盛世醫香>> | <<嫁嫡>> | <<世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