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喜記事-第一百八十章 祖傳
更新時間:2018-07-11  作者: 木嬴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宮闈宅斗 | 歡喜記事 | 木嬴 | 木嬴 | 歡喜記事 
正文如下:
第一百八十章祖傳

第一百八十章祖傳

木嬴:、、、、、、、、、

天藍云白,有徐徐清風。

鎮國公府,花園內。

謝錦瑜和謝錦繡她們在放紙鳶。

歡笑聲傳的很遠。

正玩的起勁。

突然線斷了,紙鳶迅速的往下掉。

“掉哪兒去了?”謝錦繡問道。

“好像掉沉香軒了,”謝錦歡道。

“現在怎么辦?”謝錦繡問道。

“還能怎么辦,去撿啊。”

謝錦瑜把手里的線團扔地上,抬腳就往沉香軒方向走。

謝錦繡和謝錦歡互望一眼,緊隨其后。

進了沉香軒,找小丫鬟一問,就知道紙鳶掉在了后院。

謝錦瑜直接往前走,小丫鬟道,“大少奶奶不許人隨意進后院……。”

小丫鬟話還沒說完,就挨了謝錦瑜一記大瞪眼。

她能不知道后院不許人進嗎?!

上回壽寧公主來的時候她們被攔在了門外大半天!

好端端的后院,為什么不讓人進,那女土匪一定有不為人知的秘密!

她等了這么多天,才等到她出府,天賜良機,她豈能錯過?

然后——

她就吃了一記閉門羹。

進后院的月形拱門不僅關著,還上了鎖。

謝錦瑜氣的跺腳,她狠狠的拽了拽銅鎖。

當然了,以她的力氣是不可能拽斷銅鎖的,她就是氣急了泄憤。

她東張西望了幾眼,惱道,“人呢?!”

那邊一小丫鬟跑過來道,“奴婢在呢。”

就是這丫鬟負責看門的。

謝錦瑜氣的把鎖松開道,“怎么落鎖了?”

“是大少奶奶的丫鬟鎖的,”小丫鬟回道。

又是那死丫鬟!

謝錦瑜想起杏兒就咬牙切齒。

“鑰匙呢?!”謝錦瑜氣道。

這在謝錦繡她們眼里就是一句廢話。

都上鎖了,能把鑰匙給看門丫鬟嗎,那落鎖的意義何在?

偏偏還就有鑰匙。

小丫鬟回道,“鑰匙在奴婢這兒呢。”

謝錦繡,

謝錦歡,

居然有鑰匙!

這門是鎖著玩的呢?!

“還不快把門打開!”謝錦瑜的丫鬟催道。

小丫鬟一臉為難。

平常門開著,大少奶奶都不許大姑娘她們進去,何況還特意上了鎖,這不是為難她嗎?

見她不開鎖,謝錦瑜的丫鬟氣道,“紙鳶掉后院了!幾位姑娘是進去撿紙鳶的!”

小丫鬟連連點頭。

她從懷里掏出鑰匙,然后開鎖。

開了半天,沒能把鎖打開。

謝錦瑜的暴脾氣,一把將丫鬟推開,“真是沒用,連把鎖都打不開!”

鑰匙就插在鑰匙孔里,她用力扭了幾下。

沒能打開。

小丫鬟就站在一旁看著。

看的謝錦瑜火氣上涌。

幾回之后,她把鑰匙扔給小丫鬟道,“這根本就不是這把鎖的鑰匙!”

小丫鬟望著她,搖頭道,“是這把鎖的鑰匙,奴婢是親眼見大少奶奶的丫鬟鎖上的,還打開試了試,她本來是想把鑰匙帶走的,怕出門把鑰匙丟了才交給奴婢保管的。”

謝錦歡接過鑰匙,她也試了試,也沒能打開。

她望向謝錦瑜道,“門打不開,沒法進后院撿紙鳶。”

她們不知道謝景宸的書房能進后院。

謝錦瑜氣的跺腳。

碰到那女土匪,她做什么就沒順暢過!

“我要進去,誰也攔不住!”

丟下這一句,她轉身就走。

醉仙樓。

吃飽喝足后,就都散了。

楚舜他們隨蘇崇回東鄉侯府,蘇錦和謝景宸則回鎮國公府。

從馬車內下來,蘇錦臉上就掛著笑。

青黛遠山,肌膚勝雪,顧盼生輝,陽光下,精致容顏散發出逼人的光芒,任誰也無法忽視那種張揚的美。

任誰見了都知道——

大少奶奶心情好。

想到良心冰鋪的盛況,門都差點被人擠爆,沒笑的合不攏嘴就算內斂了。

明明權傾朝野的崇國公府才是塊沒人敢惹的鐵板,為什么撞上大少奶奶,就成以卵擊石了?

想想面攤,大少奶奶吃了一回,吃面的就排隊了。

大少奶奶要炭,賣炭的生意好了。

大少奶奶成捆的上香,香鋪供不應求。

松記冰鋪因為不賣冰給大少奶奶,一個原本生意興隆的鋪子要面臨關門大吉的危機了……

小廝們想起了杏兒在國公府門前說的一句話。

順土匪者昌,逆土匪者亡。

當初他們以為是青云山的土匪狂妄自大,現在看來,分明說的是大實話啊。

累了一天,蘇錦直接回了沉香軒。

她需要小憩會兒。

比起內屋,她更喜歡幽靜的后院。

她直接朝后院門走去。

遠遠的,就看到小丫鬟背對著她,也不知道在搗鼓什么。

杏兒走過去,見小丫鬟在開鎖,她問道,“打不開嗎?”

一個激靈襲來。

小丫鬟嚇的身子一抖,手里的鑰匙哐當一聲掉在地上,小丫鬟三魂嚇飛了兩魂。

杏兒看著鑰匙,望著小丫鬟道,“沒事你開鎖做什么?”

小丫鬟怕蘇錦怪她,噗通一聲跪下道,“大姑娘的紙鳶掉進了后院,她來后院撿紙鳶,但是鑰匙開不了鎖,沒能進去。”

蘇錦眉頭擰了擰。

杏兒把鑰匙撿起來,她開鎖。

她搗鼓了好幾下,沒能把鎖打開。

蘇錦問道,“是不是鑰匙弄錯了?”

“沒弄錯,”杏兒搖頭。

“那怎么打不開?”蘇錦問道。

杏兒望著她,道,“這鎖買來的時候,就不好打開。”

蘇錦,

“那你還買,”蘇錦黑線道。

“是姑娘你買的啊,就這破鎖花了二兩銀子呢,我可買不起,”杏兒道。

買不起后面,杏兒還小聲加了幾個字,“我也沒那么傻。”

知道蘇錦不記得以前的事了,杏兒說給她聽。

蘇崇是開鎖高手,不論什么鎖,他隨便搗鼓幾下就能打開了。

蘇錦不服氣,下山后,見有賣鎖的,就問他有沒有什么鎖防盜效果好。

小攤販就把這把鎖給蘇錦看,道,“姑娘,這把鎖是我家祖傳的,別說防盜了,就是有鑰匙也得花半天才能打開。”

蘇錦當場試了試。

真的打不開。

她對這把鎖滿意至極,小攤販見她喜歡,坐地起價,要三兩銀子。

幸好她們身上只剩二兩了。

小攤販怕過了這村,就沒有她家姑娘這樣的傻子了,“忍痛”賣了。

這是唯一一把大少爺開不了的鎖。

蘇錦如獲珍寶,把它從青云山帶進了京,杏兒見她是真喜歡,精致小巧不占地方,就帶國公府來了。

早上這小丫鬟說身體不舒服,另外一小丫鬟要出府玩,沒人看門,杏兒就把這把鎖翻出來把門鎖上了。

然后,現在門打不開了。

“拿斧頭劈開吧,”蘇錦扶額道。

“不行啊,這鎖質量特別好,劈不開,”杏兒道。

“真打不開,就只能拆門了,”杏兒惆悵道。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zanghaihuatxt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木嬴其他作品<<以嫡為貴>> | <<盛世醫香>> | <<嫁嫡>> | <<世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