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債難償-189 吉白川
更新時間:2018-08-10  作者: 云剪水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玄幻言情 | 東方玄幻 | 仙債難償 | 云剪水 | 云剪水 | 仙債難償 
正文如下:
賬號:

密碼:

189吉白川

189吉白川

南靈歌知道眼前人是薄野藏的同伙,暗中曾出現過幾次,可不知是什么來歷,她也是頭一次碰到。

此人身上有股子淡然又沉穩的氣質,不像薄野藏從頭到腳都是浮躁之氣,也不知這兩個是怎么走到一起去的。

他那張面具雖然詭異,形貌一看也不是常人,卻沒有邪惡的感覺。

不但不讓人覺得反感,反而還有種誘人的神秘感。

這個沒有邪氣,不像惡人的男人,卻偏偏就是個惡人。

“吉白川。”

不需她多思,人家已自報家門。

人家報了家門,出于禮貌,她也該報上一報。

南靈歌道:“你應該知道我是誰。”

不是她囂張狂妄,要知道她曾被人控制了好一陣子,吃了人家合力煉出來的妖丹什么什么的。

他要不知道她是誰才有鬼了。

“知道。”

吉白川微微點了點頭,淡淡道:“鬼境王女赤南歌。”

南靈歌微一扁嘴,悻悻然道:“拜你兄弟所賜,我很久以前便不是赤南歌了,現在是南靈歌。”

“我沒有兄弟。”

吉白川淡淡道:“我們應該有很多話可以說,不若與我一同進城,找個清靜的地方坐下來慢慢說。”

這人說話時總是于淡然之中帶著不容抗拒的氣勢,就好像他人天生便該順從他似的。

南靈歌自是不想順從他的。

但又不怎么覺得反感。

因為人家并非裝腔作勢。

氣勢這種東西是很難裝出來的。

便是能裝出來,也很容易被看破。

南靈歌喜歡有氣勢的人,也喜歡氣勢獨特的,于是便點頭答應,與吉白川一同進了城。

她習慣與人并肩走,吉白川也沒表示什么。

兩人靠的近了,南靈歌更覺得這個男人高的過份了。

在女子之中她算高挑了,卻將將挨到吉白川肩頭。

除了特別高,不愿露臉和不怎么喜歡說話外,南靈歌很快又發現吉白川其實不喜歡有人與自己并肩而行。

不知只是針對她,對女人還是對所有人。

南靈歌邊走邊思量,而后得出個結論。

應該是針對女人也是針對所有人。

這個人看著像個不近女色的,同時又像是驕傲到所有人都入不得眼的。

先前她故意說薄野藏是他兄弟,他便否認了。

城中盡是穿著鮮艷衣裳戴著大白面具的‘人’,只有她與吉白川與眾不同。

旁人看兩人的眼神也不同。

同樣隱在面具下,展現出來的都是怒目圓睜,但南靈歌還是能察覺到面具之后的微妙注視。

她看不見面具后的眼,但能感受到其中的敬畏之意。

那敬畏當然不是對她的,而是對吉白川的。

吉白川負手緩行,所過之處,‘人’流自動避讓。

原本他長的便高,行‘人’如此舉動,便顯得比他更低一頭似的。

他就像個在巡視自己領地的王。

難道幕后最大的黑手是他?

這個吉白川到底是什么來頭?

兩人沉默的走在街上,從繁華喧鬧處一直走到了昏暗冷清地。

那些飄蕩的燈籠遠遠的避著兩人。

先前在熱鬧處還不明顯,等走到僻靜處時就顯而易見了。

南靈歌便問道:“為什么連燈籠都躲著你?”

吉白川轉首淡淡看了她一眼沒有回答,大抵是覺得她的問題很無聊。

“你要帶我去哪?”

南靈歌便換了個不無聊的問題。

吉白川淡淡道:“就到了。”

便是她要問也該早些問,這個時候問太晚了些罷。

還不如不問。

南靈歌向前方望了望,恍然道:“我知道了,你要帶我去那座塔。”

吉白川沒答,南靈歌就當他是默認了。

幾句話的功夫她便敏感的察覺到吉白川很不喜歡聒噪。

因為他雖不怎么答話,但她卻感覺到了不耐煩的味道。

然而也不知怎么,她就想煩他一下。

于是便繼續問道:“你與薄野藏相識很久了嗎?”

吉白川還算給面子,淡淡吐出兩個字:“很久。”

南靈歌再接再厲的問道:“那你們是怎么認識的?”

吉白川沉默以對。

大概是因為解釋起來要浪費口舌,也沒什么必要告訴她,所以便直接不答。

南靈歌不滿道:“是你說我們有很多話要說我才跟你走的,難不成你只是騙我?”

吉白川道:“沒有。”

南靈歌撇了撇嘴,語速極快的說道:“說話嘛,就是有問有答,你一句我一句才能說得下去,你這般的惜言如金,我們還怎么繼續,還是你根本就是想將我騙到什么地方去……”

“沒必要。”

吉白川淡淡的打斷了她的話。

聲音很淡,南靈歌也看不見他的表情,卻知道這位已經是非常的不耐煩了。

他說沒必要的意思就是沒必要與她說那么多廢話,更沒必要騙她什么。

他要真想害她,直接動手就就是了。

“你喜歡變來變去?”

南靈歌明白,但就是想煩他。

吉白川道:“何意?”

南靈歌道:“當初闖上南謠搗亂的老頭子是不是你?”

吉白川淡淡道:“不是。”

南靈歌又道:“那當初與薄野藏一同對付赤淆的是你吧?”

“不是。”

這個回答就出乎意料了。

明膽赤淆說了是個穿銀衣戴面具的,難不成除了他還有別人做這種打扮?

等走到塔前,南靈歌便明白了。

只在塔前便站了兩隊銀衣人,塔內每層都有同樣穿銀衣戴面具的人守著。

每個都高高瘦瘦,銀發銀眸,乍看與吉白川頗為相似。

可是只要見過吉白川的人便不會將其混淆。

因為那些人身上死氣沉沉,只有其形并無其神。

南靈歌想要伸手去摸摸看這些人身上是不是也是冷的硬的,是不是真的是死的。

可是她剛伸出手去,便被吉白川伸臂攔了下來。

南靈歌的手觸到他的衣袖,只覺得分外的涼。

像寒潭中的水。

南靈歌不解的看過去,吉白川的銀眸淡淡瞟她一眼,淡淡吐出兩個字:“有毒。”

南靈歌問道:“每一個都有毒?有多毒?你身上也有毒?”

吉白川淡淡吐出一個字:“有。”

南靈歌問道:“你擅毒?”

吉白川的銀眸盯著她,沉默以對。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歡迎收藏本站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云剪水其他作品<<惡女擾冥記>> | <<巫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