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美意-第166章 抹黑
更新時間:2018-08-10  作者: 沈珊瑚   本書關鍵詞: 仙俠奇緣 | 仙侶奇緣 | 王者美意 | 沈珊瑚 | 沈珊瑚 | 王者美意 
正文如下:
正文卷第166章抹黑

“美意,小心!”黑暗中龍戒的聲音響起,動作非常敏捷,話音未落,人已經在我身旁。

這家伙,方才大家打成一團的時候,他不知道在哪里,這會兒倒急急現身了。

“沒事兒,我知道是誰……自己人。”我在黑暗中篤定道。

因為我聽出來剛才那帶著輕顫的聲音,雖然有些古怪,但依稀是金羽衣的聲音,是的,沒錯,就是他的聲音!

當初我被困在巖石平臺的縫隙里,金羽衣燃起了熊熊烈火,要焚燒那塊妖氣十足的巖石,墮天突然現身,親手將小奈塞進縫隙里,小奈被擠死,成了“巖手”們的大餐,而我,逃過了一劫。

小奈的命換來我的偷生!

只有神知道,我寧可自己死去,只要小奈能夠醒過來。

她是我的朋友,與我有過命的交情,她信任我、顧惜我,寧可自己吞下“莫回頭”、一生都不能再像魚兒一樣自由出入在水中,只是為了不傷害我!

可是她死了,為了我,死在我和墮天的合力之下。

我恨墮天,也恨我自己。

當墮天出現在我眼前,我口里喊著:“要你償命!”、向墮天沖過去的那一刻,我心意已決,只想與墮天同歸于盡:朋友為我而死,我還有何面目在這世上獨自偷生?!

只記得當時眼前火光一片,墮天籠罩在一片金晃晃的光芒之中,太亮了,我幾乎什么都看不見,我向他靠近,心中又是激憤又是傷心,突然身上一陣灼烈,仿佛頃刻化作一股水汽,蒸騰到空中,什么都不知道了……

黑暗中傳來數聲響動,有人忍不住出聲,有人只是發出忍耐的悶哼。

我低聲喚道:“金羽衣,是你嗎?快掀開這黑暗,別再做什么手腳,我還有話問你。”

暗中有人“嘿嘿”一聲輕笑,亮光再次在地道中顯現,猶如一片黑色的幕帳被拉開,我漸漸看得清楚,面前地上一攤黑灰色的東西,像粉又像灰,隱隱有金色閃爍期間。

再一看,只見哥哥、忘言他們六人或坐或臥,倚靠在地道的巖壁上,面頰上或多或少都被抹了一道黑色的痕跡!

我趕緊伸出手,一把將哥哥從地上拉了起來,湊近一看,哥哥臉頰上那黑色的痕跡像是有人用手指沾了黑灰,在他臉上一抹而過,只是那黑灰中隱隱參雜了金色的粉末!

我慌忙伸手去給哥哥擦拭,只見風間指著畫海的臉,笑道:“瞧瞧你的臉!”

畫海沒好氣,一邊伸手擦自己的臉,一邊啐道:“先瞧瞧你自己的臉!”

金羽衣隱隱的聲音道:“都別急著去擦,我既然能留在諸位的臉上,自然沒那么容易被擦掉,嘿嘿。”

風間怒喝出聲,我顧不上她,趕緊循聲查源。

金羽衣的聲音竟然是從面前那攤黑灰色的東西發出來的!

“羽衣!”我蹲下身子朝他喚道。

“嘿嘿,是我啊……我等了你好久。”金羽衣的聲音溢出,聽上去有些異樣。

“喂!快擦掉我臉上的污漬!”風間怒道:“掩了光線,鬼鬼祟祟,就為了在我們臉上抹黑!什么齷蹉行徑!”

“彼此彼此,大家都不是好東西。”金羽衣隱隱出聲:“你這女娃娃何須擔心成這樣,你看看你身邊的這些少年,還有這個頭頂金環的小吸血鬼姑娘,哪一個不是唇紅齒白、眉目如畫,都沒見有你咋呼!”

“羽衣,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成這個樣子了?”我心覺不安,眼皮跳個不停:“你干嘛在眾人臉上抹黑,快點擦掉!”

“不能擦,”金羽衣悠然出聲,雖然聲音里還是帶了些顫音:“那黑灰片刻即會隱去,不見蹤影——只要這些人永遠不對你心懷惡意。”

“什么意思,我怎么聽不明白?”我問。

“前途漫漫,你還要與他們一路同行,但人心難測,誰不是各懷鬼胎,”金羽衣慢慢道:“我將衣袍化成的粉末施了咒語,抹在眾人的臉上,平日里不會有任何顯現,但,只要有人對你生了歹念,那粉末劃過的痕跡不僅會出現在面頰之上,而且會有燒灼之感、疼痛難當!”

“你——”我一時語塞,說不出話來。

“好陰險!”風間叱道,撲身過來。

忘言一把拉住她,冷靜道:“稍安勿躁。”

“你……為什么要這樣?”我不知是感動還是迷惘,腦中一片空茫:“你……明明是一件袍子,閃著金光,怎么……怎么成了這樣一攤粉末……”

“這是我唯一能為你做的了。”金羽衣說著,黑灰色的粉末漸漸從地上飄揚而上,金粉閃爍其間,隱約有些當初淡金色長袍的光芒。

“你不要走!不要消散!告訴我,到底發生了什么!”我伸手攏住粉末,心跳如雷:縱使你是一件來自地獄的袍子,我也不想失去你!

“我撐了很久……長話短說……”金羽衣的聲音在變淡。

“好!好!好!”我忙不迭點頭。

“當我將小奈掀出水面,再看你時,你已經被那石妖化進了巖石中。我心中焦躁慌張,火焰的威力也在減弱,突然不知發生了什么,火光沖天,我竟然看到墮天在火焰中顯現……”金羽衣道。

“是的,當我看到墮天時,也是驚詫萬分,他明明被封印在地獄里,哪里都不能去啊,怎么會在這里出現?”我說。

“但我馬上就明白了,是……是你將他召喚而來。”金羽衣的聲音輕而肯定。

“我?我什么都沒做,那一會兒我只想逃命,壓根沒有想到他,更別說‘召喚’了。”我解釋道。

“當時我在崖壁外燃燒,你被封在崖壁中,我看不到你,但,有一絲怨懣苦毒之氣從崖壁內縷縷滲出——美意,那一刻,只有你在崖壁里。”金羽衣道。

怨懣苦毒之氣?

怎么會呢?

縱使我怕死至極,也不會有什么“怨懣苦毒之氣”啊?

……可是,是的,是我。

當時我被封在巖石中,渾身裹滿了妖氣十足的“巖手”,心中從未有過的恐懼、絕望和懊惱,我又是后悔又是怨恨,憎恨這將我石化的“巖手”,亦埋怨是小奈將我拖入了這種絕境!

真的是我。

那一刻的我,充滿了“怨懣苦毒之氣”。

“要知道,對墮天來說,你是……‘無比特殊’的存在,”金羽衣繼續道:“你的苦毒之氣再加上我從未燃燒過如此之烈的焰火,硬是驚動了地獄中的墮天,他雖被封印,無法真正現身,但他的能力……非你我所能想象,他并未現身,我們看到的都不過是幻影,但他的力量隔著時空,已足以將你救出、毀滅妖石。”

我低頭,看著攏在黑灰之上的雙手,心中莫名顫栗,手在微微發抖。

“無比特殊”的存在。

我甚至跟他相約十七歲的生日,請他來到我的夢中!

我心中噴涌的苦毒之氣竟然能將他隔空喚來!

這地獄中的魔鬼少年與我到底是何淵源?

他是救了我,但也是他,害死了小奈!

我心如刀割,說不出話來,只是無意識地發出了一聲痛苦的嗚鳴。

黑灰上揚,觸到我的掌心,有一種疲憊、輕微的燒灼感。

“‘他’是將我救出,那你……為什么會變成這個樣子?”我輕聲問道。

“你從縫隙中鉆出,口中大喊:‘要你償命!’,狀如瘋癲,連我也唬了一跳,”金羽衣繼續道:“當時你肯定以為你看到的是墮天的真身,殊不知那只是一個幻影,你想撕咬他,卻只能撲空。但不知是不是你抱著必死的決心,心意太過堅定,猶如神助,竟然瞬間刺破墮天的幻影凝氣……”

“幻影凝氣是什么?”我問。

“墮天身處地獄,雖無法現出真身,但他的魔力穿越時空,投射在一團地獄之火蒸騰出來的氣息之上,就形成了你看到的幻影,那就是他的幻影凝氣。”金羽衣道。

“刺破又如何?”我問。

其實從我縱身躍出巖石縫隙、向墮天撲去,那之后的事情我已經沒有記憶。

“你投身在墮天的幻影凝氣中,瞬間就要被墮天的魔氣所吞噬,因為,他畢竟是這天上地下最大的魔,而你……是人。”金羽衣淡淡道:“也許并非墮天本意,但那魔氣已將你周身圍裹,就像一尾小小帆船,被旋進了深海旋渦,除了身不由己地墜入海底,幾乎沒有第二種可能。”

“你……救了我?”我輕聲問道。

“嗯。”金羽衣道,只覺得他的聲音越來越縹緲:“當時只有一個念頭:你不能死。至于其他,也想不了太多。我知道墮天的幻影凝氣,除了他自己的能力,還要靠我燃燒的地獄之火蒸騰出來的氣息,所以,當時我也別無選擇……我瞬間熄滅掉自己的火焰,火焰一熄,我就自動幻身成本來衣袍的樣子,我展開衣袍,將自己罩在墮天的幻影之上……”

“那魔氣本自氤氳兇猛,不料地獄之火的氣息熄滅,他失了依托,又被我兜頭罩住,惱怒之下,魔氣翻騰,無暇再顧你,而是將熾灼之氣引到我身上來……”

“他……不是墮天嗎?雖然只是幻影,你是他的衣袍,他為什么要這么做?”我問。

“他是墮天,但也只是幻影,而且,他畢竟是魔,魔氣大盛之時,猶勝脫韁野馬,圈禁不得。”金羽衣道。

“他畢竟是魔”,這句話,金羽衣說了兩遍。

“那時我們已經逃上了巖石平臺,眾人幻回人身,”姐姐突然出聲:“平臺已被洪水淹住,無數的妖怪死在上面,被水沖得四散。平臺上有一堵巨大的石箱,亦在熊熊燃燒,我們遍尋你不著,然后就看到你雙眼緊閉、雙手托著一捧燒成黑灰的東西,從水里浮了起來,將你拉拽上來,才看到你后背上縛了一條絲帶,小奈……就在我們的眼前化成了一堆泡沫……”

“紅藍二龍馱著我們,離開了那幾乎被洪水全部充塞的石壁夾層,回到了地道。”寄城補充道。

“那墮天……還有那妖石……怎樣了?”我問。

“墮天將我焚化,幻影漸漸消失……那妖石,已被你的龍族伙伴噴火燃燒,想來已經不復存在了……”金羽衣道,聲音裊裊。

我展開手掌,只見黑灰色的粉末愈發消散,其中的金色漸漸黯淡。

“羽衣!不要消失!我帶你去求墮天!一定會有辦法讓你復原!”我撲近些,心中已慌亂到極點。

——我呼出來的氣息,只是讓這些粉末加速消散。

“唉……”金羽衣的聲音猶如云煙,裊裊鉆入我耳朵:“沒用的……算了,還是告訴你吧,免得讓你難做……美意,你太過善良,這可怎生是好……”88106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