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美意-第210章 兄弟
更新時間:2018-10-10  作者: 沈珊瑚   本書關鍵詞: 仙俠奇緣 | 仙侶奇緣 | 王者美意 | 沈珊瑚 | 沈珊瑚 | 王者美意 
正文如下:
請按"CRTLD"將"格格黨"加入收藏夾!或分享到:

正文第210章兄弟

“靈翅!快攔住那只紅色小鳥!!”我聽到自己的聲音,尖利到完全失真,像一根繃到極限的金屬做成的弦,被緊張、驚恐、乍見之下的驚喜交集撥動得錚錚有聲。

魘君低聲吼著,伸長胳膊,淡藍色痙攣的手指劃過我眼前。

你是蜘蛛又能怎樣?你再快,能快得過一束光?!

一束紫光猶如一柄光劍,從我的額頭正中刺出,不及眨眼,光劍已貼到了那只紅色小鳥的羽翼。

“莫要傷它!帶回給我!”我急聲叫道。

光劍頂端瞬間變得柔韌,劍尖一彎,輕輕一個弧度,將紅色小鳥卷進了劍中。光束帶著小鳥,倏然回撤,不等它回到額間,我掙開左右兩邊的“絲兒”和“蛛兒”,伸手一捧,紅色小鳥墜入我的手心。

我一手攥住小鳥,另一只手撫額,額頭隱隱熾熱。

“靈翅,辛苦!”我低聲致謝。

身邊的絲兒和蛛兒不禁發出艷羨的低嘆。

魘君撲了個空,側身,瞪著我,仿佛看到了一個不可思議的怪物。

“你……”他剛一出聲,只聽“通”的一聲,站在平榻旁邊的畫海又坐回榻上,一張象牙白潔凈的面孔變得透明。

“你、你怎么樣?”魘君蹲下身,與畫海齊平,注視著姐姐,聲音里掩不住的驚恐。

我看到他一只手扶在平榻邊沿,手背緊繃,手指扭曲,幾乎要生生嵌進平榻里去。

我的手心觸碰著紅色小鳥的羽毛,那么真實——我終于拿回了忘言的丹丸,忘言有救了!至于如何將這“小鳥”變身成丹丸……總會有辦法的!

我用手指輕輕拂了拂小鳥的羽毛,小心翼翼將它揣進懷里,將身邊的“絲兒”和“蛛兒”一推,朝魘君和平榻上的姐姐走去。

兩只復制出來的雪魘蛛等不到魘君新的指令,站在身后,不敢輕舉妄動。

魘君蹲著,回轉身,抬起臉,望著我。望望我的額間,又望望我的眼睛。

天哪,這還是那個兇惡暴戾的魘君嗎?

他一臉的愁苦哀懇之色,一雙紅滟滟的眼睛,仿佛燃到盡頭的灰燼,紅仍是紅,但蒙了一層灰白的塵,即將成粉。

“我不殺你,你就留在這雪魘湖底自生自滅吧,”我將眼光調開,不想看到瞬間這般頹喪的魘君,也不想絲毫動了惻隱之心,沉聲道:“讓開,我要帶走我的姐姐!”

魘君直起身,一只手撐在平榻上,將畫海擋在身后,眼光釘在我的臉上,口齒狂熱、滔滔不絕:“她早就不是你的姐姐了!她已經是一只雪魘蛛了!她哪里都不會去!她屬于這里!請你將那只紅色的小鳥還給我!還給我!我努力了這么久!我要復活她!我要讓她活著!活著!快還給我……還給我……”

魘君一邊說,一邊伸出他余下的三條胳膊——是的,當魘君這只雪魘蛛幻身成人的時候,他有四條胳膊——向我張牙舞爪著,似乎想要撕開我的衣襟,將我懷里的紅色小鳥再搶奪回去。

靈翅在額間一陣發燙,嘶嘶有聲,已經躍躍欲試,等待我的指令。

“恨夏,”畫海在魘君身后微微側身,露出她光潔的臉頰,只是那如同珠玉般明亮的眼睛蒙了一層塵,只聽她輕聲道:“莫非你是借了這位少女的姐姐的肉身?何必呢?還給她吧。”

我心中巨震,生生呆住。

這人除了外貌與姐姐一模一樣,但眼神、語氣、說話神態,透著一股溫和、英氣,仿佛一個喬裝的英俊少年,確與姐姐大不相同!

難道這人真的不是畫海?

那姐姐去了哪里?

魘君到底對姐姐做了什么?!

“還給她?”魘君嘶聲怪叫:“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這么多年來來,我鑄造魘宮、挖掘魘湖;千方百計將人擄進宮中、予以囚禁;揣摩著你的喜好,層層篩選;取下他們的器官,又怕罪孽深重,只得消耗雪魘滴為他們再造器官、縫補回去——我硬生生將自己逼成了個中高手!我將那些囚禁的少年帶進湖底的氣囊里,剖開他們的心房,只為了將你的雪魘滴日夜滋養;我沒日沒夜在這雪魘湖中,將篩取的器官進行拼湊、重組,只為了再造一個活生生的人體、以配得上你的復活!到最后,我終于為你找來一個完美的人選,她的眼睛、她的體態,沒有一處不合適!根本不需要拼湊,就她一個就已經足夠!你看不到你自己現在的樣子,這一定是你想要的!你一直想要的!可是,現在,你跟我說‘何必呢?還給她吧!’”

“我怎么可能丟手、怎么可能放棄!”魘君面目猙獰,恨意洶洶:“你知道嗎,上天也知道對我們不起,甚至將這個完美的人選設定成……這個少女,她、她并不是人類!她是一個血族!一個可以生生世世活下去的血族!”

魘君的聲音猶如一串一串的滾雷,轟隆隆在我的頭頂,一個炸開,另一個又來,滾滾不息,那奔騰的氣浪將我連根拔起,然后一點一點撕成碎片。

答案就在這里。

答案竟是這樣!

為了復活這個“人”、這個只剩下一顆雪魘滴的蜘蛛,魘君徹底把自己變成了一個惡魔!

我欺身而上,一把揪住蹲在平榻前的魘君,提住他的衣領,咬牙切齒,只覺得自己的聲音,滾燙得嚇人:“你這個瘋子!你對我姐姐做了什么!把她還給我!”

魘君嘴角一抹陰冷的笑,陡然伸手,探到我的胸前——他要干什么?

他要從我懷中將紅色小鳥搶回去!

我閃身避開,正要呼召靈翅,只見魘君身后伸出一只手,一只潔凈的纖纖素手,死死拉住了魘君探到我面前的手。是畫海!

是畫海嗎?

還是披著畫海皮囊的一只雪魘蛛?

“你竟然為我做了這么多,我很感動,但,也甚是惶恐,我當初為了救你,死在人類的手中,皆是命數,何須為了我逆天改命?僅僅為了我一人的命,讓這么多人忍受如此酷煉折磨,實在不是我本意……”畫海牢牢拉著魘君的手臂,不慌不忙地說,氣度溫和,柔韌堅定。

這不是我姐姐。

“哥,放手吧……”畫海聲音沉沉,語音裊裊。

這個披著畫海皮囊的人竟然喚魘君為“哥”?

難道他們不是——傾心相愛的伴侶?

“嗅薔!不可能,我絕不可能放手!”魘君的聲音像是從胸腔深處掏出來的,帶著熱滾滾的血肉和抑制不住的顫抖:“我欠你太多,當初你不顧所有人的反對,將魘君之位讓給我;我雪魘蛛被人類和血族圍剿之時,你為了救我,魂飛魄散,只剩下一顆雪魘滴!別說是將人囚禁、肢解、剖開心房,只要能將你復活、重見天日,縱使取走我性命、粉身碎骨,我也在所不惜!”

“哥,”畫海、不、應該是嗅薔,面色舒朗,眼神寧靜,對著魘君輕聲道:“你知我一向對權勢殺伐沒有興趣,那些年,若不是在你的庇佑之下,我怎么可能有那樣一段日子的浮生偷閑?雪魘蛛,沒了我,無妨,沒了你,不行,我替你擋身殞命,是我清醒的選擇,你何須自責?我早已魂飛魄散,怎料想你護著我的雪魘滴,不肯放下執念,哥,放手吧,讓我的雪魘滴隨風散去……讓我安息。”

“不可能!不可能!”魘君的聲音變得狂躁:“你怎么可以沒有一點生的念想!你……你等著我,待我尋一面鏡子……不用!就用雪魘湖的湖面映照一下,你就知道你看上去有多美、多明麗照人!多少年來,我終于可以完成你的心愿!而且你會永遠年輕、永遠不死!就算有一天我死了,你也不會死!你盡可以活在這世上,享受世間的富貴榮華!”

“哥!”嗅薔輕聲喚道,氣息奄奄:“你為什么還看不明白呢,一切的富貴榮華不過煙云,生于世間,煩惱多苦,一朝放手,解脫為樂。哥哥,你我兄弟一場,相伴相行,嗅薔很是知足……無論如何,將這皮囊還給那個少女,你我兄弟情深,又怎么忍心看他人姊妹分離?”

“我偏不!”魘君抓狂,突然將他的四條胳膊向我纏卷過來,嘴里嗬嗬有聲:“我偏要逆天改命!不分離就不分離!我讓這個少女永遠留在雪魘湖里陪你!”

上一頁←→下一頁更新太慢

內容來源于互聯網或由網友上傳。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