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繡甜園-第62章 惡心一家子
更新時間:2018-05-15  作者: 木雨相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錦繡甜園 | 木雨相 | 木雨相 | 錦繡甜園 
正文如下:
第62章惡心一家子

第62章惡心一家子

周嬸子聽著甄甜問了,大概也是怕甄甜不小心被坑騙,才細細的與甄甜說了,這被李夏選了要做甄甜男人的家伙,最近好像是出了什么事情,缺錢。

張麻子在村里也算是個傳說,而且以前是真的有錢,這一次他借錢也很低調的,不過私下里悄悄的和周二柱說過。

周二柱是村里難得的厚道人,家里五個兒子,所以日子過得也好,有些積蓄的,張麻子才找到他的身上。

只是周二柱雖然憨厚實在,可是也知道這個張麻子是個什么風評的,怎么可能隨便借錢給他。

看來這張麻子現在也有麻煩,甄甜從周家出來,低頭想著,這人突然缺錢的原因是什么呢?

若是能查出來,說不得她就能讓李夏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她不是還去過張麻子的家里么?

甄甜一味低頭想著事情往家里走,突然覺得有一道視線看著自己。

抬頭看到一個陌生的男人在自己前面,他眼神直勾勾的盯著自己,一看腦子里想的事情就很猥瑣。

“滾開!”這人一直直勾勾的盯著自己,那微微張開的嘴甚至還流口水,把甄甜惡心的夠嗆。

這人自然是李德華了,他看到甄甜之后就呆住了,現在看著甄甜罵他,更是覺得這含羞帶怒的,很是可愛,伸手就要摸她。

這特么又惡心又欠揍,甄甜覺得自己不動手都對不起黨和社會的教育。

所以,李德華剛伸手,甄甜就一拳揍下去,看著比甄甜高壯的男人一下摔在地上。

甄甜不屑的狠狠踹一腳,最后對著他兩腿之間狠狠的踩下去“讓你變態,讓你猥瑣,還看我,還想動手,姐今天就教教你,好好做個人不行么!”

說一句,踹一腳,一頓胖揍,開始李德華還哀哀叫著,后來甄甜那一腳下去,人都被打暈了,連叫聲都沒了。

甄甜看著這家伙縮成一團在地上,真是賤人都不經打,哼了一聲,甩甩袖子回家。

“甜甜!”結果這才到門口,就聽到前面晏辰說話的聲音。

“小辰,你不是在教書,怎么出來了?”甄甜看著晏辰,有點驚訝。

手躲在后面,甄甜眼珠兒直轉,他沒看著自己揍流氓吧,晏辰之前讓她不要逞強的,但是看到流氓不打,臣妾真的做不到呀!

而且那個男人很賤,不經打,她都沒有廢什么力氣,應該不算逞強吧。

晏辰是習武之人,眼神也好的很,自然也看到了李德華,也看到甄甜動手打人了。

他與甄甜說話的時候,還看到那李德華被揍了以后,居然又晃晃悠悠的站起來。

此時見到媳婦心虛的樣子,他還不知道自己媳婦的脾氣么,心里暗笑她那個小心的樣兒,故意假裝沒看到。

“看你回來了!”晏辰上前牽著甄甜的手回院子。

甄甜馬上笑成花一樣,拉著晏辰一起回家,還以為晏辰沒有發現,晏辰見她這單純的樣兒,也低頭笑著,真想把她一直放在身邊,不讓人看到呀!

只是,轉身之間,晏辰看了一眼李德華的方向,手指輕捻,才站起來的李德華又直挺挺臉著地摔在地上。

溫和的表情倏爾閃過一抹冷冽,敢動他的人,該死!

晏辰垂著眉眼,握緊甄甜的手,回去繼續給孩子上課,甄甜不知晏辰的心思,回家以后也去忙自己的事情。

甄甜和晏辰這邊以沒有人能預想的效率把學堂開了起來,當天就開始授課,那前幾日被李長貴的話挑撥的懷疑晏辰的人,也都放心下來。

所有送了孩子去讀書的人回來也都是對晏辰和甄甜交口稱贊,錢要的少,一個月才一百文錢,一點也不假,說教書就教書,一點廢話也沒有,連規矩都是明明白白的。

這些人說的話也被一些之前還有些懷疑的人家聽到了,本來還不敢送孩子過去的,也都動了心思。

李長貴算計了那么久,說的話那么多,最后也沒有什么效果,心里如何不郁悶呢。

就像是晏辰一開始不擔心的那樣,到底李長貴忽視了一點,想讓晏辰幫著他積攢名聲,那也得晏辰愿意配合才可以。

因為教書的本事在晏辰的手上,主動權就不在李長貴身上,他若是好好求一求,晏辰說不定拒絕了也沒有什么,偏偏他小人之心,用威脅的方法,那就不能怪晏辰了。

李長貴回家就氣呼呼的坐在正房,他媳婦見到他這樣,也怕得很,不敢說話。

倒是去找大兒子李德福,李德福也看著自己老爹這樣子,哪用得著老娘過來說話,自覺就去正房里了。

“爹這是怎么了?是晏瘸子又鬧了什么幺蛾子嗎?”李德福過來給老爹倒茶,問了一句。

李長貴哼了一聲“這些無知村漢,這么多年來我給村里謀了多大的好處,晏瘸子不過教了幾句書,就都念著他的好,把我都忘在一邊,真真白費我一片好心!”

“爹今天過去的時候,那瘸子也沒有讓爹出來說幾句話嗎?”李德福也皺眉,這學堂的事是為了讓他爹連任,如果這學堂一直做下來,未來他也能當上里正,他心里面清楚。

可是如果晏辰幫不了老爹當里正,自然也幫不得他,那他們干嘛幫著晏辰攢人品呀!

“說什么話,我去的時候,人家正在說學堂規矩,說完就上課了!”要不李長貴心情不爽呢,他這一直盯著的事情,最后弄得這事兒好像和他沒有關系一樣。

其實李長貴也是小人之心的,晏辰這個學堂只要在青山村,哪個也不會把這個好事落到別人頭上,他這個里正是有好處的,只是論起名聲,自然是不能和真正教書的晏辰比了。

村民就是更感激李長貴,也不會真的這么說,而是兩不得罪,況且今日是第一天開課,晏辰也真的是沒有那么多花樣,人來了就上課,教的也都是不摻水的知識學問。

這樣的先生誰不喜歡,別說什么脾氣古怪之類的,那個不重要,只要能把東西都教給孩子,老師多古怪大家也能接受。

晏辰什么都不管,甄甜在一邊笑容中不乏嚴肅的說一些規矩,兩人一個黑臉一個白臉,可謂滴水不漏的,大家自然不會只聽李長貴一面之詞。

畢竟相比起來,他們和李長貴一起在青山村生活那么多年,他到底是個什么人,有沒有私心,大家心里面都清楚。

只是李長貴自己覺得自己的付出比晏辰大,所以想得到比晏辰更大的好處,甚至希望大家都忘記晏辰這個人的付出,只想著是他這個里正給大家的好處,那怎么可能呢!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木雨相其他作品<<布衣錦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