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繡甜園-第117章 反坑
更新時間:2018-06-13  作者: 木雨相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經商種田 | 錦繡甜園 | 木雨相 | 木雨相 | 錦繡甜園 
正文如下:
第117章反坑

第117章反坑

“好,去泡茶!”甄甜聽著小丫頭說人來了,一邊往前面走,一邊吩咐了小丫頭一句。

小丫頭聽著甄甜這么吩咐,小臉皺成一團,但知道東家和晏娘子是有自己的計劃的,也乖乖過去倒茶。

對于小丫頭的情緒,甄甜也只是笑了笑,有點小情緒也是正常的,不耽誤正事就好了。

甄甜進入內室便看楊四姐陪著一個二十幾歲做婦人打扮的女子坐著,楊四姐的臉上都是笑容,十分熱切。

見到她這個表現,甄甜忍不住的皺眉,這戲做得也太假了,突然這么熱情也很奇怪的好不好。

不過有看那玉翹的表情,甄甜覺得自己也是想多了,被楊四姐這么恭維的玉翹很是得意,完全沒有覺得楊四姐是夸張的。

甄甜也是無語,她這遇到的都是什么人嗎,算計人的是蠢貨,被蠢貨算計的,那就更蠢了,又蠢又毒,簡直是侮辱她智商來的!

“楊姐姐,這位就是玉翹姑娘吧!”甄甜進門之后,不等玉翹說話,直接客氣了一句。

楊四姐還是第一次見到甄甜和人客氣呢,之前見常俏的時候,那真是差不多快針鋒相對了,倒是今天對玉翹好似很客氣。

只是楊四姐也看著,甄甜這話才說完,玉翹的臉都黑了,她這明明做得是婦人打扮,與甄甜和楊四姐都是一樣的。

楊四姐不用說,年輕守寡帶著孩子,自然是這樣的打扮的,甄甜和晏辰雖然沒有婚禮,也沒有婚書,可是和晏辰一起生活。

也應該是做婦人裝扮的,也因為這樣的打扮,甄甜出門大家也多稱呼一聲娘子,楊四姐也是如此,偏偏今日甄甜這一進門就稱呼玉翹為姑娘。

姑娘那可是沒有嫁人的女子的稱呼,大家都是做婦人打扮,故意這么稱呼,可不是寒磣人么。

甄甜是故意的么,當然是了,楊四姐之前也說了玉翹是錢家的下人,正經下人出門辦事也沒有什么不正常的,可是不管是哪家的主子,也沒有說奴才出門還帶著奴才的。

玉翹的身后還站著一個約莫十三四歲的丫鬟,一直高昂著頭,和個驕傲的小公雞一樣,甄甜前世見過各種客戶,小三也見過不少。

一看玉翹這個打扮架勢,那就是這古代有名的一種后宅生物,妾是也!

所以面上客氣,卻故意惡心了玉翹一把,反正都已經當妾了,被人說也得認不是么!

本來甄甜也是有仇當場就報回來的人,現在不能直接打,諷刺一句,當收個利息好了!

楊四姐看著玉翹臉黑了,才想起甄甜這句話里面的關節,那臉上的表情也是有點精彩,想要高興,但是又怕引起懷疑,于是整個臉上浮現的就是一種暗爽的樣子。

甄甜看了楊四姐一眼“可否把畫展示出來?”

玉翹哼了一聲“你就是楊姐姐說的手藝很好的繡娘呀,看著可不像是有那么大本事的!”

“嗯,之前我夫君也說,我這人一看就是給人當夫人的,富貴的很,我還不信,沒想到玉翹姑娘居然也這么說,看來我之前是誤會我夫君了!”

甄甜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又是一聲玉翹姑娘,差點把玉翹氣暈過去,她在錢家因為被前少爺寵愛,就是對錢少爺的嫡妻也不過面子上過得去而已。

哪想到她到了蔚縣,居然被一個繡娘這么不給面子,真是差點直接起來揍人,只是看著甄甜那個樣子,玉翹心里面冷笑,也囂張不了幾天了。

“這幅畫很珍貴,所以我也不能一直放在你那里,不知道這個屏風你大概什么時候能繡出來?”

玉翹好像沒有聽到甄甜的自夸一樣,對甄甜說的自己是富貴人的話很不屑,一個無知村婦而已,還富貴呢,怕是連真的富貴是什么都不曉得。

甄甜本來這么說也是故意氣人的,至于什么富貴不富貴的,她根本沒有想那么多。

后來她真的站在別人仰望的位置,彼時楊四姐也依舊只是這小小蔚縣一個布莊的東家,也只感嘆一句,這時候的甄甜一語成讖!

“請!”甄甜也不多說話,她不是什么好脾氣,這件事甄甜相信楊四姐會說的。

畢竟有了常俏的例子,楊四姐對甄甜也算是有所了解,提前都會和客戶說明,繡娘本事不小,脾氣和本事一樣大。

玉翹見甄甜不說廢話,只要看畫,便揮手,站在她身后的丫鬟把手里的畫卷打開,甄甜看了一眼楊四姐。

楊四姐急忙過去幫忙,和那個丫鬟一起把畫打開,這是一幅春日圖,約莫三尺見方大小,一側有朱紅色的印章。

甄甜的眸色微微閃爍,她之前還以為玉翹是故意隨便拿一幅畫過來坑他們的,但是這幅圖明顯不是隨便來的。

只是她對大康的書畫家也不是多么熟悉,只是看筆觸,這人水平還是不錯的,反正比甄甜自己好,她雖然也會畫,但是畢竟不是研究這個的,所以水平只是一般。

昨天甄甜還想著用拍立得拍下來,今天甄甜拿出來的卻是一個數碼相機,畢竟那種拍下來立即就洗出來照片的神器,對人刺激太大了。

而且,她也不想玉翹知道她能夠在一秒鐘就把這幅畫完全的記錄下來,所以楊四姐和玉翹便只見到甄甜拿了一個方方正正的黑色東西出來。

對著打開的這幅畫按了幾下這個方塊,之后把東西收起來,坐下“三十兩銀子,二十天工期,五十兩銀子,五天交貨!”

楊四姐都想不到,明知道這是一個坑,甄甜居然還敢和人議價,而且是這種肆無忌憚的漲價。

甄甜也看出來她到底在想什么了,翻了個白眼,是不是傻,反正對方是要坑她的,那她為啥不能坑回來?

果然,甄甜如此獅子大開口,玉翹的臉都黑了,狠狠咬牙“晏娘子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甄甜眨眼“嗯,對這方面,我還是有自信的!”(/book/139579.html)

相關、、、、、、、、、

就在你最值得收藏的閱讀網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木雨相其他作品<<布衣錦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