軍少的學霸甜妻-第277章 比起疼,她更怕。
更新時間:2018-06-14  作者: 福七七七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現代言情 | 婚戀情緣 | 軍少的學霸甜妻 | 福七七七 | 福七七七 | 軍少的學霸甜妻 
正文如下:
第277章比起疼,她更怕。

第277章比起疼,她更怕。

小貼士:頁面上方臨時書架會自動保存您本電腦上的閱讀記錄,無需注冊

可是看見江意竟然頂著滿臉傷,還眼巴巴地看著那肉包子和牛奶,周庭淵氣得一句話都說不出,直接過去連杯子帶肉包子雞蛋都給拿上。◢隨*夢*小◢說щЩш.suimEnG.1a

出了小屋扔給嚇傻的老板娘一句“杯子我買了”,在吃早飯的顧客還沒看清兩個人的臉的時候,周庭淵已經拽著江意上了車。

江意被塞了一懷的吃的,坐上車自覺開始吃早飯。

也不問周庭淵到底要帶她去哪兒了。

反正也不會把她賣了。

再說就現在她這樣渾身沒多少肉,賣了都不一定有豬肉值錢,不對,怎么能把自己跟豬肉比,換一個,都不一定比周庭淵一塊表值錢。

所以她怕啥?

“疼不疼?”

周庭淵無聲地開車,開出去一段,終于神色復雜地出聲問道。

雖然是在跟江意說話,卻好像賭氣一樣不肯轉頭,只抬頭轉了下后視鏡,然后從那里看著小丫頭的反應。

“別擔心,最疼的時候已經過去了,再說這真不算什么。”

江意也沒抬頭,她在低頭一口包子一口牛奶吃得歡實,聞言完全不在意地擺擺手,就跟那些傷不是在她身上臉上一樣。

周庭淵一瞬間握著方向盤的手收緊。

她說、最疼的時候過去了?

周庭淵眼睛盯著后視鏡里。

看見小丫頭吃一口就因為疼有些齜牙咧嘴,可很快就好像怕被人看見一樣,急忙自己恢復一臉正常。

仿佛這個年紀的小姑娘受了傷會有的撒嬌掉眼淚覺得委屈,她天生就不會,也覺得太奢侈一樣。

江意確實覺得她沒資格委屈。

委屈給誰看?

誰會在意?

上輩子從她被趕去工廠開始,所有她疼了傷了累了的時候,都是她一個人躲在角落。

就連被年長的女工欺負了,半夜一個人被趕去守機器差點兒被砸斷了手指,她也都只是疼得臉色白得像紙一樣,眼淚無聲地往下掉。

因為深夜的車間太冷清太安靜了,安靜到她根本就不敢哭出聲。

比起疼,她更怕。

周庭淵撇過頭去不忍看。

好一會兒,周庭淵才深吸口氣,咬牙道:“怎么弄的?”

“什么?”

江意終于抬頭,“喔,你問這傷啊,我媽和我姐把我鎖家里不讓我去考試,我砸了玻璃跑出來不小心弄的。”

周庭淵聽得呼吸一下子抽緊。

江意感覺到了,不是很在意地笑了,還能給周庭淵形容:“狠吧?她們還能更狠呢,怕我跑出來,門和窗一起鎖了,還專門用那種鎖外面大門的大鎖,我砸都砸不開,所以只能砸玻璃了。”

江意說著生怕周庭淵想象不出什么樣兒,還用拿著包子的手比劃了一下。

周庭淵看得眼底深沉。

他都不用問江意為什么寧愿受傷也要去考試,從他認識江意起,江意一直都是這樣只要想做的,無論如何都會去做到。

當然也根本不用問為什么,他頭一次見到江意,就是錢玉蘭非得誣陷小女兒作弊,小丫頭哭得凄凄慘慘去找她爸。

“那你爸呢?”

可周庭淵還是道。

那天在紡織廠門口,他看出來江建軍是被小丫頭逼著才不得不跟去學校,但是妻子和大女兒做了這樣過分的事兒,他總不會坐視不管吧。

“我爸?”..

江意臉上笑容收起。

《》全文字更新,牢記我們新網址:

重要聲明

如果侵犯了您的權利,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24小時之內進行處理。任何非本站因素導致的法律后果,本站均不負任何責任。

admin#suimeng.la(替換#)

湘ICP備11006904號12015.suimeng.la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