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夫人在上-第一百六十八章 抱著你反省,可好?(第二更)
更新時間:2018-05-08  作者: 細雨魚兒出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將軍夫人在上 | 細雨魚兒出 | 細雨魚兒出 | 將軍夫人在上 
正文如下:
第一百六十八章抱著你反省,可好?(第二更)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細雨魚兒出書名:

蘇云心頭一跳,立刻看向顧君瑋,卻見他神色肅穆,臉上沒有多少意外之色。

想是早便知道,終是會有迎來圣旨的這一天。

又或者,他早便知道,會是今天。

顧君瑋察覺到蘇云的視線,低頭看著她,想到方才那讓他萬分不安的事情,他嘴角緊抿,緊緊地握著她的腰。

如果可以,真想就這樣,把她嵌進自己的身體里,去到哪里都帶著,這樣,是不是就不用總是擔心,什么時候她又會離他而去?

一不小心,手勁就大了點,蘇云立刻眉頭微皺,一把抓住他擱在她腰間的手,不解地看著他。

顧君瑋長長地深呼吸了一口氣,放松了一下手勁,卻是依然不愿意放開她,低頭在她耳邊啞聲道:“云兒,為我更衣。”

圣旨代表圣意,本來迎接圣旨還需要灑水凈塵、披紅掛綠,以表示對圣上的尊敬。

但如今,姜太傅明顯來得突然,是緊急情況,卻是無需做那些表面功夫,但保持儀容的整潔端莊,卻是必須的。

蘇云微愣,臉卻是微微燒了起來,一旁的青萊立刻十分知情識趣地悄悄退了下去,蘇云眼角余光見到,不由得更了,輕輕推了推他惱怒道:“顧伯鈺,這種非常時候,你就不能正經點?”

“嗯,換衣服去接圣旨,便是再正經不過的一件事。”

顧君瑋輕輕嗅著她身上的幽香,身體突然便熱了起來,體內仿佛有一頭蟄伏的兇獸在緩緩蘇醒。

再回想起蘇云回來那一晚的綺麗艷色,嗓子頓時緊了起來,手不自覺地在她的腰腹間輕輕滑動,低聲道:

“夫人,昨晚你無緣無故地責罵了為夫一番,便自己一個人跑了,留下為夫一人孤枕難眠,你要如何補償為夫?”

這男人!現在是說這些的時候嗎!

蘇云被他撫得身體也有些麻,忍不住瞪了他一眼,卻不知道她此時眼中水光瀲滟,有多勾人。

“先換衣服出去接圣旨!而且,昨晚……你不也沒來找我……”

后面那一句話,她的聲音低得近乎喃喃。

顧君瑋眸光微動,似乎有什么東西在心底一下子融化了,變成了如麥芽糖一般黏糊糊卻又甜絲絲的東西,讓他不禁輕嘆了口氣,眸色微沉,一時間心頭微微暴戾煩躁。

外頭那圣旨管它做什么!他就想抱著自己的夫人回房,好好溫存一番。

懷里的女子卻半點不知道他的煎熬,只忽地一推他,抬眸故意板著一張臉道:“而且,昨晚我說的話可不是說說而已,我讓你好好想想,你可想了沒?”

見顧君瑋深深地看著她,眸中隱現笑意,蘇云忍不住有些惱,“若今晚你沒有想好一千字的反省,便別想爬上我的床!”

“夫人。”

顧君瑋感覺自己中了某種名為蘇云的毒,他現在滿腦子的陰暗想法,就想狠狠地抱著她,讓她跑不了,只能在他懷里,做什么都在他懷里,一時間嗓子都暗啞了,“今晚為夫抱著你,一邊抱著你一邊反省,可好?”

蘇云:“……”

明明是聽起來很正經的話,怎的竟讓她聽出了一絲不正經的顏色來?

還有,顧大將軍,你再這樣下去要崩人設了喂!

好說歹說才哄得某個一下子比銘兒還要幼稚上幾分的男人換好官服,蘇云和他攜手往前廳而去。

青萊在前頭眼觀鼻鼻觀心,心里卻是莫名地爽快。

就看郎君和少夫人之間那股子恩愛黏糊勁,馮七那小子竟還敢囂想他們少夫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他還從沒見過自家郎君這么粘一個人,馮七該慶幸他在嚷嚷著那些胡話時,郎君不在,否則他還以為他能活蹦亂跳到現在?

后頭蘇云在和顧君瑋低聲說著話。

“昨天葉昭才說姜太傅帶領一眾臣子跪求圣上讓你出征,怎的今天就說服圣上了?圣上先前不是一直不愿意松口嗎?”

顧君瑋慢慢地調整著兩人雙握的手,直到十指相扣,才微微一揚嘴角,眸色涼薄地道:“今早越州傳來戰報,林三郎被敵軍亂箭射中,雖沒性命之危,卻也是嚇慘了朝堂上一眾老家伙罷。”

蘇云靜默了一會兒,低聲道:“大概會讓你……什么時候出?”

顧君瑋鳳眸微動,心里一時也是又酸又澀,他上了那么多次戰場,卻從沒有過如這一回那般,如此不舍,不舍得只想不顧一切。

心上忽地閃過一絲殺意。

背后那些人對他下手便罷了,若是敢對他的妻兒下手,他顧君瑋便是死后要下十八層地獄,也要手韌仇人!

身旁的女子還在看著他,等著他回答,目光專注而溫軟,帶著一絲掩不住的哀傷和不舍,顧君瑋心頭微軟,嘆聲道:“照目前的情況來看,只會早不會晚,朝廷各處的兵馬早已在上京城外集結完畢,現如今……”

便差一位主帥罷了。

蘇云嘴角微抿,眼睛一時酸得讓她不知道說什么好,若不是現在是在外頭,旁邊還有人,她可能便要不管不顧地抱住身旁的男人,有多緊抱多緊。

總是在離別即將到來的時候,人們才會現,身邊人對自己的重要性,早已超越了自己原來以為的那條線。

前廳很快便到了。

來宣旨的除了曾任兩任帝師,現雖無實權但地位尊貴的姜太傅,還有一臉失魂落魄的平西侯林毅夫。

見到顧君瑋,林毅夫立刻眼神熱切地看著他,一雙眼睛紅得不像樣子,整個人無比憔悴,昨天銘兒的生辰宴他也有來,但他看起來卻是比昨天,一下子老了十歲。

可憐天下父母心!

林三郎的事,怕是要把他壓垮了。

顧君瑋卻仿若沒看到他過于熱切的眼神,領著蘇云給他們行了個禮。

姜太傅滿意地看著顧君瑋沉穩大氣的樣子,顫聲道:“顧卿,不,顧將軍,你該是猜到了,老夫因何而來。”

顧君瑋淡淡道:“姜太傅言重了,顧某如今還是大理寺卿的身份,擔不得一聲將軍。”

姜太傅頓時臉色哀傷,“將軍可是在怨圣上?圣上他,這些年確實是糊涂!可是現在南吳處于危難之中,只盼望將軍以國家安危為重!”

這世上任何人都不敢當著別人的面說當今圣上不好,卻只有曾經輔佐過當今圣上的姜太傅有這個膽子,也有這個資格!

顧君瑋卻只是輕輕一笑,沒說什么。

姜太傅輕嘆一聲,也不再說什么,取出赤錦龍紋圣旨,大聲宣讀,“奉天承運,皇帝詔曰,現封顧家大郎顧君瑋為兵馬大元帥,后日帶兵征討南方苗樸族叛軍,歸德將軍為監軍,欽此。”

蘇云心里一突。

竟然后日便要出!

青萊聽著差點要跳起來,兵馬大元帥是什么鬼?那只是戰爭時期授予的臨時軍銜,無品級,征戰結束后就會被撤去!

讓他們郎君去為他賣命便算了,還如此毫無誠意,簡直是個狗皇帝!

而且還專門派了王相那一派的歸德將軍過來做監軍是什么鬼!這不明擺著忌憚他們郎君嗎!

顧君瑋卻是神色如常地上前接旨。

倒是姜太傅似乎很是不好意思,看著他道:“顧將軍,圣上糊涂,老夫教導不力,在這里給將軍賠禮了,還盼著將軍想想萬千流離失所的南吳百姓,想想我們南吳的百年基業,老夫便是拼上這把老骨頭,也定會為將軍在圣上面前爭取應有的一切,讓將軍后顧無憂。”

這話他說得隱晦,在場的人卻哪里聽不明白,要是圣上真的防著顧君瑋,到時候把糧草援軍什么的都扣下,那真是戰神轉世都打不贏的!

說著,雖然滿布皺紋卻依然炯炯有神的眸子一轉,看向了站在后頭的那個女子。

聽聞顧大郎君如今和自己的夫人伉儷情深,現在卻是廝守了沒幾日又要出征了。

那女子他聽孫女文君說過,是個異常聰慧還有著奇妙讀心術的,他是不懂什么讀心術,但現如今也是忍不住為這個女子嘆息。

要當好一個將軍夫人,當真不容易啊!

北越境內。

原來的北越王后披頭散地被鎖在牢籠里,背靠在墻上,呆呆地看著灰撲撲的墻面,時不時“呵呵呵”地低笑兩聲。

沒了,她的兒,她的榮華富貴,她的無上尊榮,什么都沒了!

那個男人簡直就是個惡鬼!惡鬼!如鬼魅一般,一下子就把他們為他設下的天羅地網打破了,還把她僅有六歲的兒,殺了,就這樣當著她的面,殺了!

那樣的男人,死了就該下地獄!下地獄!

突然,牢房外傳來沉重的腳步聲,北越王后眼睛一掃,表情頓時變得猙獰如猛獸,猛地撲過去拼命搖著鐵欄桿,嘶聲大吼,“你這個惡鬼!還我兒來!還我兒來!”

耶律齊嫌惡地看了她一眼。

北越王后卻是一時有些看愣了,為什么這個惡鬼竟長了一副魅惑人心的容顏,還輕而易舉地便把她夢寐以求的一切都得到了!

就像……就像永樂那個賤人一般!

耶律齊沉沉地看著她開口,“本王再問你一遍,二十年前把本王鎖在箱子里,讓那群男人進來糟蹋我母親的,可是你!”

北越王后突然癡癡地低笑出聲,忽地,卻是越笑越大聲,“怎么樣!看得很爽吧!哈哈哈!你母親那個賤人可有感謝我!生命最后關頭還給她找了幾個身強力壯的男人好好疼愛她!哈哈哈!那陰婦可有失控叫出聲!她可知道自己的兒就在一旁看著她騷哈……”

她刺耳的笑聲戛然而止,看著穿透了自己心口的利劍,她不敢置信地看著如地獄修羅般俯視著她的俊朗男子,卻是忽然癡癡地笑道:“那賤人不知道……加害于她的還有她自以為最親的親人,她不知道,呵呵呵呵,她不知道,若是她知道了,定然會更加生不如死,我當時怎么就沒有告訴她……”

聲音越來越虛弱,最終,她就保持著雙手緊拽著鐵欄桿的姿勢,死不瞑目。

呂蒙不安地看著一旁的主子,低聲道:“主子,這女人方才說……”

耶律齊猛地一咬牙,雙眸布滿紅血絲,突然一轉身,大步往外走,“召集軍隊!進攻南吳!”

呂蒙心頭一跳,卻是沒有多驚訝,本來那些擁立主子為王的部落首領便一直逼著主子進攻南吳,現如今不過是給了主子一個動手的借口罷了。

何況現在南吳內部一團亂,正是進攻的最好時機。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疾走幾步低聲道:“主子,方才來了情報,南吳的皇帝派了顧大郎君去平定內亂,只留了鄭娘子一人在上京城。”

耶律齊腳步微頓,想到那個在他面前永遠表情淡然,卻沒有一刻不在琢磨著自己的小心思的女子,不自覺地伸手撫了撫之前被她刺中的右手手臂,心頭的陰郁一時卻是不知道,是更深了,還是散了些許。

靜默了半響,他沉聲道:“進攻南吳期間,派人潛入上京,把她帶來本王面前!”

“是!”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