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夫人在上-第一百七十七章 心理預設(第一更)
更新時間:2018-05-13  作者: 細雨魚兒出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將軍夫人在上 | 細雨魚兒出 | 細雨魚兒出 | 將軍夫人在上 
正文如下:
第一百七十七章心理預設(第一更)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細雨魚兒出書名:

青萊一點也不懷疑那耶律齊會很歡迎夫人去投靠他。

怕是做夢都要笑醒好么!

他頓時都要哭了,“夫人,你在跟屬下開玩笑吧?”

蘇云挑了挑眉,“你說呢?”

青萊:“……”

便是開玩笑他也不敢賭啊!

被蘇云盯著良久,青萊終于投降般地垮下了肩膀,道:“郎君傳信與我,命我們在……圣上駕崩之時,帶夫人和小郎君離開。”

這是他們早便達成的共識。

李顯和葉昭那邊,自會有人去接應,到時候他們會走不同的路,目的地卻是相同的。

王相一派自二十年前便一直把持朝政,李顯雖貴為皇子,卻也無法在這重重監視下建立起自己的勢力。

這也是六年前顧君瑋請旨駐守邊疆的原因。

青萊見蘇云還在緊緊盯著他,頓時壓力山大,要是讓郎君知道,定是會對他軍法處置的!“屆時王相他們忙于圣上駕崩以及新皇登基之事,必然會放松對我們的監視,這是最好的出逃時機。”

蘇云見他東拉西扯就是沒說到最重要的地方,微微揚唇,道:“屆時,會同時有至少兩輛馬車從這里出發,蘇娘與我和銘兒的替身會在其中一輛馬車上,但真正的我們,卻不會在任何一輛馬車上吧。”

雖說對他們的監視會減弱,但不代表沒有,只怕無論派出多少輛馬車,這些馬車連城門都出不了。

這不過是障眼法,引開暗中之人的注意罷了。

屆時她和銘兒會被帶到別的地方乘上另一輛馬車,從上京城的另一個城門逃出。

看到青萊頓時憋得有些發青的臉色,蘇云輕笑一聲,“你確定這樣就能完全引開暗中那些人的注意?”

青萊抿了抿唇,若是只有王相,他還有信心。

可現在多了個行事捉摸不透的關忘天,而且很明顯,他盯上了他們夫人,他到底會如何行事,他卻是完全無法確定,便連郎君,也很難完全放下心來罷。

他深吸了一口氣,表情嚴肅地道:“夫人請放心,便是不惜任何代價,屬下們也會安全把你和小郎君送到西北!”

蘇云卻笑了,“我相信你們會不惜任何代價保護我和銘兒,若是你們的犧牲可以百分百有價值,我現在便是不認同顧君瑋的做法,也不會在這里與你爭。”她頓了頓,道:“但是,這些犧牲不一定百分百有價值吧!”

青萊臉色一白,“夫人,請相信屬下……”

蘇云擺了擺手制止了他的話,道:“我是在很理性地分析這個問題,你們和蘇娘的犧牲是不是必要的,而且銘兒還小,我作為母親,不管付出多少代價,也希望能減少哪怕一分他在路上的風險。”

她抬眸,眼神堅定,微微一笑道:“青萊,接下里的事,便聽我的罷。”

蘇云雖只是這樣靜靜地看著他,青萊卻覺得,這個女子看似溫和文雅,但渾身上下無不透出一股不容拒絕的氣勢。

那是一種因內心無比堅定,才會有的氣勢。

他突然知道自己說什么都沒用了,咬了咬牙,忽地低頭頹喪道:“郎君知道,定然要對我軍法處置的!”

蘇云知道這是他妥協了,心底一松,沉默片刻,忽地低嘆道:“說起來,我的那家子遠房親戚來了后,我就一直沒去看過他們,也是時候,去解決一下那邊的問題了。”

青萊頓時愕然地看著她。

夫人唉,現在是危急時刻,能不開玩笑嗎?

過了兩天,蘇云卻是當真帶上家銘,快快樂樂地去“探親”了。

暗處看管的人面面相覷,都不知道要不要去告知王相。

他們雖是要出城,但那個時刻不是還沒到么?而且看他們完全沒做什么準備,不像是要逃走的樣子啊!

為首的一個暗衛統領沉思了片刻,道:“此事還是要跟王相報備一下,其余人隨我跟上,在這關頭,出了任何差錯可都是人頭落地的事!”

立刻有人應了聲“是”,快速奔往了皇宮的方向。

在前頭趕車的青萊感受了一下四周的動靜,輕聲道:“夫人,有人跟上來了。”

蘇云點了點頭,低頭看了看乖乖地依偎著她眉頭微皺的家銘,心里突然無比酸軟難受,忍不住把他抱進了懷里,低聲道:“銘兒怕不怕?”

家銘立刻板著一張小臉搖了搖頭。

蘇云心里定了些許,現在銘兒的心理狀態越來越穩定,而且也越來越堅強勇敢,卻是讓她放下了許多的心。

一旁的畫屏和蘇娘不停擦拭著眼睛,欲言又止地看著蘇云,最終卻也沒說什么。

能說的她們昨晚都說了,但夫人態度堅決,事到如今,她們也只能相信夫人了。

很快便到了杏花村鄭燁一家子落住的地方,此時家里只有吳氏、鄭文芯和鄭文睿。

蘇云一直都有叫人密切關注這一家子,自然知道鄭培成和鄭文棋這兩父子都是不甘寂寞的主,每天都一大早就進城了,吃喝玩樂逛花樓別提多享受。

鄭燁倒是比較實際,似乎琢磨著要在上京城做一些什么買賣,每天一大早就跑出去尋找商機。

見到他們,吳氏自然是無比訝異,但還是一臉諂媚地迎了上來。

“哎呀,云歌,今天怎么有空過來呀?莫非……”她想到了什么,掩不住欣喜地道:“你這是終于愿意承認,文睿是你阿弟了!”

這些天他們在上京城雖然不愁住,省了一大筆錢,但其他開銷也是一筆大數目啊!特別是家里還有兩個不省心的大爺。

蘇云卻只是笑笑道:“伯母說笑了,案件還沒查清,云歌還是那句話,可不敢擅自為家父做主!”

看到吳氏瞬間不滿的臉色,蘇云又道:“不過,云歌想著,你們好歹是我在這世上最后的親人,難得來了上京,我卻是也不好怠慢你們。”

說著,朝青萊看了一眼,青萊立刻指揮隨著他們而來的幾個小廝從馬車上搬下了幾箱東西。

吳氏和聽到聲響跑了出來的鄭文芯和鄭文睿都看呆了,蘇云微笑道:“都不是什么貴重之物,不過是一些大米,肉蔬瓜果罷了,聊表心意。”

吳氏卻已是大喜過望,這也好啊!至少能省上一大筆吃食上的開支!最近世道不安穩,能省一點是一點。

頓時樂滋滋地把蘇云他們迎了進去,一邊說著好話,一邊吩咐文芯去倒茶水過來,看到蘇云牽著的家銘,她微微一愣,隨即眼眸放光地道:“哎喲,這就是家銘吧,真可愛的小娃娃,還別說,跟我們文睿還有點像呢!”

說著,作勢要去摸家銘的腦袋,小家伙本來心情便不好,扁了扁嘴老實不客氣地躲開,還很是不滿地看了吳氏一眼。

吳氏頓時很有些尷尬。

蘇云失笑,這小家伙脾氣還挺大。

便在這時,不大的廳里突然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了一股白霧,吳氏晃悠了一下身子,喃喃道:“咦,奇怪,我怎么……”

下一秒,坐在榻上的吳氏和鄭文睿,還有正在一邊煮茶的鄭文芯都“噗通”一聲,相繼睡倒了!

“夫人,快!”

青萊立刻跑了進來,手里已然是抱了一個和家銘身形差不多的小娃娃。

家銘頓時緊緊抓住了蘇云的手,蘇云把他抱到了地上,親了親他的額頭,微笑道:“銘兒乖,你先隨墨雪藏起來,隨后白先生和青萊會來接你離開,母親很快會去與你匯合的。”

隨即,打扮成了小廝模樣的墨雪走了出來,從蘇云手中接過了家銘的手,一向沒什么表情的麗顏上,也露出了幾許動容,鄭重其事地對蘇云道:“夫人放心,屬下定會安全護送小郎君到鄒副將處。”

蘇云朝她點了點頭,看著墨雪抱著家銘慢慢離開,眼圈也悄然紅了。

他們的人也隱在了暗處,那些監視他們的人此時還不敢太囂張,而且還沒到那個時刻,他們定然不會想到,他們會提前行動。

這叫心理預設,它僵化了人的思維,所有人都覺得,一切的變故都會發生在他們等待的那個時刻,在那之前,只要能確保他們還在自己視線范圍里,一些小動作都只是小打小鬧。

現如今所有與她相關的地方都被重重看守了起來,唯有這前不久突然出現的鄭家,還在他們的思維死角里。

他們的目標是她和銘兒,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里。

銘兒先平安地離開了,她這心里就安定多了。看小說后續,請關注微信號:rd444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