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夫人在上-第一百七十八章 破局(第二更)
更新時間:2018-05-13  作者: 細雨魚兒出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將軍夫人在上 | 細雨魚兒出 | 細雨魚兒出 | 將軍夫人在上 
正文如下:
第一百七十八章破局(第二更)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細雨魚兒出書名:

隨即蘇云從青萊懷里接過了那個熟睡的小娃娃,把他臉朝里地抱在了自己懷里,這才命人一一叫醒吳氏幾人。

吳氏迷迷糊糊地醒了過來,一臉困惑地道:“這……這……”

蘇云關切地道:“伯母,你們怎的說著說著話便昏睡過去了?可是太勞累了?”

吳氏訝然地看了她半響,表情怪異地道:“不會啊!這也……”

然而,她一句話還沒說完,變故陡生!

門外突然響起一陣雜亂的腳步聲和男人叫罵聲,夾雜著鄭文棋和鄭培成父子的慘叫,“哎喲!你們小心點!要出人命了!”

“欠債還錢!天經地義!若是還不上錢,別說你們這兩條賤命,便是你們一家老小都要拿來抵債!”

吳氏和鄭文芯對看一眼,哪里還顧得上探究方才突然睡過去是怎么回事,慌忙跑出去一看,卻見五六個人高馬大的男人正粗魯地挾持著鄭培成和鄭文棋父子,兇神惡煞地走了進來。

見到她們,鄭培成立刻淚流滿面,“夫人!夫人救我!要沒命了,哎喲!”

走在最前頭的一個皮膚黝黑的男人拿著男人手臂粗細的鐵棍,突然狠狠地敲在了鄭培成的肩膀上,鄭培成頓時疼得五官扭曲,鼻涕眼淚糊了一臉。

鄭文棋嚇得不住往后退,嗓音顫抖地道:“殺人啊!要出人命了!”

吳氏臉色一變,想沖上去,但看到面前幾個手臂有她大腿粗的男人,跑了兩步便腿軟了,顫抖著手指著他們道:“光……光天化日之下,你們怎么敢!”

心中已是有了非常不好的預感。

那個看似頭頭的男人忽地一鐵棍砸在了他們的門上,隨著一聲巨響,木屑翻飛!吳氏幾人頓時嚇得僵住了,什么話都說不出來!

“你們家這爺兒倆好樣的!在我們關二爺開的賭場連輸了一千三百兩,還妄想用假名騙我們!當我們一個個都是蠢驢呢!”男人齜牙咧嘴地道:“如果今天不能把錢還出來,你們就等著給這爺兒倆收尸吧!”

青萊低聲在蘇云耳邊道:“這關二爺是上京城的商幫老大,在上京城做著許多見不得光的買賣,上京城的賭場十家有九家便是他開的,而在關二爺背后撐腰的,是王相。”

蘇云抱緊懷里的小娃娃,臉色清冷地看著這一幕,點了點頭。

吳氏一聽這一千三百兩的數目,頓時腦子一嗡鳴,都要暈過去了。

那么多錢,那么多錢……便是把他們都賣了也沒有啊!

鄭文棋頓時激動地嚷嚷,“不!不!我們是被騙了!他們出千,出千吶!否則憑小爺贏遍越州賭場的手氣,怎么可能一直輸!不可能!”

那黝黑男人又是一棍子砸到了門上,冷笑道:“出千?你倒是拿出證據啊!你們沒有證據,我們手上卻是實打實地有你們這幾天接連輸錢的欠條呢!來啊,告上衙門啊,讓我們瞧瞧京兆尹如何給你們主持公道!”

旁邊一圈男人頓時鄙夷地哈哈大笑起來,笑得鄭培成父子臉色慘白。

吳氏心里簡直要恨死自家一點用都沒有的男人了,自家兒子,自家兒子……那好歹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便是恨也恨不起來啊!

當下用殺人般的眼神瞪了鄭培成一眼,忽地卻想起了什么,眼睛一亮,轉向了站在一旁的蘇云,焦急道:“云歌啊!你瞧這……”

她想著云歌可是那顧大郎君的夫人,且看那顧大郎君對她寶貝的樣子,心里頓時燃起了希望,疾走幾步想抓蘇云的袖子。

蘇云卻猛地后退了一步,看著吳氏焦急又不滿的眼神,平靜地搖了搖頭,“這事,云歌卻是無法插手。”

吳氏一急,忍不住跺著腳恨聲道:“你可是國公府的少夫人!怎么可能連這點小事都擺不平!你便是存心看著我們一家送死!你的心肝可是黑的!”

那幾個男人聽到“國公府少夫人”幾個字,頓時一臉錯愕地看了過來,他們想起那鄭培成父子是有說過他們侄女可是國公府的少夫人,他們原先只當他們是放屁,這下……

看那女子華貴的穿著和從容優的儀態,以及護在她身邊那個一看便知道不是凡人的護衛,他們心里直打鼓,這怎么看都不像假的啊!

蘇云卻是一臉為難地道:“便是國公府夫人來了也無用,云歌便是再不懂事,也是曉得欠債還錢,天經地義這個理兒的!”

青萊不禁看了蘇云一眼,頗有些瞠目結舌。

他是沒想到,他們夫人還有這項誆人的技能。

吳氏幾人頓時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她。

那幾個男人卻是暗暗松了一口氣,雖說關二爺背后是王相,便是國公府出面也越不過一個“理”字,但真要鬧起來也不是他們能擺平的。

領頭的男人頓時對蘇云抱拳行了個禮,哈哈一笑道:“還是夫人明理!”

蘇云點了點頭,往后退了一步,當真擺出了事不關己的姿態來。

吳氏一看,簡直挖心一般地疼,忍不住恨聲嘶吼,“你這個黑心肝的!你這是要逼死我們啊!”

青萊把蘇云護在身后,冷著一張臉瞪了吳氏一眼,吳氏頓時一瑟縮,心知這鄭云歌是徹底指望不上了,不由得絕望起來。

那黝黑男人突然持著鐵棍朝吳氏逼近了一步,吳氏腿一軟差點坐倒在地上,男人不屑地撇了撇唇,冷聲道:“看在國公府少夫人的面子上,我們便寬容你們幾日罷!只是這幾天,作為利息……”

他一雙帶著兇光的眼睛緩緩劃過了面前幾人,一齜牙道:“你們隨便來個人作抵押,時日一到見不到銀子,咱們關二爺的刀可是要見血了!”

吳氏幾人都一聲慘叫,那男人見來了這里這么久都沒什么成果,本來便是地痞混混的性子,頓時再無半點耐心,一鐵棍又砸在了門上,“我數到三!你們最好快點決定好人選!否則我這鐵棍便要不長眼了!”

說著,當真沉著聲音數了起來,“一……二……”

眼看就要數到三,只覺得已經被逼到了絕路的吳氏突然目露兇光,猛地一扯一直躲在門后的鄭文睿,尖著嗓子嘶吼道:“拿去!把這個拿去!”

便是再給他們十年,他們也湊不出一千三百兩,這不是明擺著要他們送一個人去死么!

吳氏表情扭曲,眼睛紅,緊緊地扯著不停哭喊的鄭文睿。

鄭培成臉色一白,失聲叫了出來,“不!不可以!”

卻被吳氏含著無盡恨意的一眼瞧得渾身一顫,下意識地看向了云歌,絕望地哀求:“云歌!云歌!文睿可是你阿弟啊……”

“不,”蘇云臉色清冷地道:“他不是。”

這一句話仿佛宣判了鄭文睿的死刑,鄭培成頓時一臉絕望地坐在了地上。

那黝黑男人輕哼一聲,立刻伸手去抓那鄭文睿,鄭文睿頓時哭喊得更厲害了,這個小小的院子一下子仿若成了某個毫無人性的屠宰場。

鄭培成臉色白地看著鄭文睿被男人一把拽住了衣服,像只豬崽一般提了起來,頓時崩潰,一把撲過去嚎啕大哭,“把我抓去!把我抓去吧!不要抓文睿!他還只是個孩子啊!”

鄭文棋和鄭文芯都不敢置信地看著他,“阿爹!文睿不過是個外人,你……”

“不!文睿是我親兒!是你們的親弟啊!”

鄭培成嘶聲吶喊,仿佛用盡了全身的力氣一般,道出了一個石破天驚的秘密!

鄭文棋和鄭文芯渾身一震,都以為自己聽錯了。

吳氏卻是黑著一張臉一聲不吭,仿佛早便知道了這個結果般。

一直在一旁看著的蘇云此時長長舒了口氣,低聲道:“戲看完了,我們回去罷。”

她在其他人尚處于震驚之時,和青萊無聲無息地離開了這一團混亂。

臨走前,卻終是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

那無聲的一眼,看得青萊心頭酸,低聲道:“夫人請放心,一會兒屬下便會與白先生過來接走小郎君,只要能拖上幾日,王相的人馬便無法再追上小郎君,小郎君便會安全了。”

蘇云沒說什么,點了點頭,抱著懷中的小娃娃彎腰上了馬車,看在周圍一眾埋伏的人眼中,她卻是仿佛被傷透了心,連背影都透出一股寂寥。

隨即傍晚,又有一輛馬車從顧府疾速駛向了杏花村,卻是那一直跟在顧少夫人身邊的那個老奴與侍婢!

她們知道真相后,怒不可遏,跑去鄭燁一家子那處大吵大鬧了一通,勒令他們明天一早便離開這個屋子,還十分不顧自家主子形象的,命令隨行而來的小廝把鄭燁一家子牢牢制住,把屋子里屬于他們的東西都丟了出去,最后掩面大哭而出。

看得擔心有詐跟了過來的那部分暗衛大開眼界,雖然他們看不清屋子里具體生了什么,但聽著那噼里啪啦仿佛拆屋一般的聲音,以及不時傳出來的尖聲叫罵,都不由得互看了一眼,嘖嘖稱奇。

不過若是他們,遇上這樣的吸血親戚,只怕反應會更大。

最后,看著那掩面大哭的老奴和侍婢都上了馬車,他們才確定這當真只是一場親戚反目的戲碼,沒有多做懷疑地跟著那輛馬車回去了。

卻不知道,此時真正的蘇娘和畫屏,已經連同白子義和青萊,上了隱藏在杏花村處的另一輛馬車。

蘇娘懷里抱著家銘,撩開簾子張望了一下外頭寧靜而安逸的村子,眼淚不自覺地便流了下來。

忽地,一只溫暖的小手輕輕替她拭去了眼淚,蘇娘一愣,低頭,映入眼簾的是家銘溫暖的笑臉。

“蘇娘不要哭,母親說了,我們哭的話,她會很難過。”小家伙一本正經地道:“我已經跟青明說好了,讓他一定要保護好母親,否則我就讓凝秀嫁給青萊,不嫁給他了。”

蘇娘頓時一臉錯愕地看著自家小郎君。

外頭趕車的青萊差點一個趔趄,跌落馬車,坐在一旁的白子義很不厚道地忍笑忍得肩膀直抖。

他就說呢!怎么這兩天,青明見到他就是一副隨時要撲上來把他撕掉的樣子!

白子義笑完后,無奈地搖了搖頭,“老夫也是著實沒想到夫人會如此果斷利落。”

她把自己當成了餌,給了他們充足的逃亡時間。

雖說夫人的安全,他已經做了萬全的部署,但不可否認,在小郎君和夫人的安危間,他選擇了小郎君。

白子義嘆了口氣,眼眸中掠過一絲擔憂。

只盼望,終有一日,他不會后悔這個選擇。

也盼望,上天庇佑夫人,能安全地回到郎君和小郎君身邊。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