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夫人在上-第一百七十九章 你可是變態(第一更)
更新時間:2018-05-14  作者: 細雨魚兒出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將軍夫人在上 | 細雨魚兒出 | 細雨魚兒出 | 將軍夫人在上 
正文如下:
第一百七十九章你可是變態(第一更)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細雨魚兒出書名:

永徽二十一年。

南吳苗樸族叛亂,朝廷三十萬大軍駐守越州,徘徊不前,與占據新洲與豐州的反賊呈對峙之勢。

北方,北越新任大王耶律齊帶領二十萬大軍入侵南吳,三日破西北涼城一線,三十萬邊塞守軍或戰死沙場,或被打散,駐守邊塞的將領張榮浩卻已不及收編被打散的士兵,狼狽帶領兩千精兵逃離涼城。

自此北越大軍一路勢如破竹,進逼南吳首都上京。

然當此時,圣上病危,太子代為執掌國事,立刻派勇毅侯父子領十五萬大軍抵御北越軍隊,即日出發。

外頭的風風雨雨,卻似乎沒有影響上京城其中一座小院中的宜然笑語。

“妙啊,妙啊!”

葉昭聽了蘇云的述說,哈哈大笑著拍手叫好。

一旁的青明頓時愁眉苦臉地看了她一眼。

妙什么!哪里妙!要讓郎君知道他們竟把夫人置于如此險境,定是砍了他們的心都有了!

他們自是不敢隱瞞郎君夫人的決定,今日一早便送去了密信,只是這一來二往的,又要避開重重監視,等郎君知道的時候,估計他們都已經逃出上京了。

葉昭略一挑眉,道:“所以,小家伙這是在前往西北的路上了?可是西北前日不是已被破城,現如今那涼城雖不至于滿是北越守軍,但必定是空城一座了,這一路過去兵荒馬亂的,你還真是放心。”

青明卻是撇了撇嘴,“空城一座才好呢。”

蘇云看了他一眼,悠悠地喝了一口茶,道:“青明,你是要自己與我說,還是我親自開口問?”

青明一個機靈,頓時笑得諂媚地道:“這些小事自然該由屬下告知夫人,何必勞煩夫人呢!”

想起至今仍對他愛理不理的媳婦兒,青明心里那叫一個苦。

說什么她不喜歡年紀比她小的男人,還隱晦地說他們之間性子不合適,她喜歡成熟穩重一些的。

唉!他這個媳婦兒什么都好,就是看人不怎么樣。

但看中的媳婦兒不能打不能罵,只能哄著,夫人這邊,也要繼續討好。

他猛地從欄桿上躍了下來,恭恭敬敬地朝坐在廊上的兩個女主子行了個禮,嘻嘻笑著道:“兩位夫人怕是還沒意識到郎君和寧王的名字在西北的影響力罷。”

蘇云和葉昭對視一眼,心里已是有些了然。

蘇云摩挲著手中的茶杯,問:“西北有多少我們的人?”

青明搖了搖頭,“不是西北有多少郎君和寧王的人,而是,只要郎君和寧王出現在西北,那西北的人,便都是郎君和寧王的!”

迎向蘇云微微訝異的神情,青明慢慢道:“西北常駐守軍有三十萬,那些守軍都是從各個地方征集而來,郎君在西北六年,可以說,現如今的三十萬守軍,都是經郎君的手重新組建的。西北那個地方天高皇帝遠,是個軍事重鎮,本地居民鳳毛麟角,住在那里的,基本都是駐守的將領或隨軍的家眷,自二十年前前任國公爺戰死西北后,朝廷派過去駐守的……”

青明撇了撇嘴,嘲諷地道:“都是些草包!所幸二十年前那一戰,在前任國公爺和燕王殿下的全力抵御下,北越也是元氣大傷,在耶律齊重新組建了北越的軍事力量前,他們基本都沒有能力再次進攻南吳。南吳這些年安逸過頭了,否則怎么會養出了那么一群草包?在六年前郎君接手了西北涼城前,涼城守軍可是年年都被耶律齊壓著打,簡直窩囊透頂!”

現如今頂替郎君原先那個位置的張榮浩也是個草包,否則郎君一手操練出來的三十萬精兵干將,怎么會如此輕易便被北越蠻子攻破?

雖說他暫不清楚那邊發生了什么事,但想想也知道,在這種兵力相當的情況下,南吳竟然被壓著打,定是有問題!

蘇云細細一想,便放心了。

不過她本來便不怎么擔心,除了出上京的路稍微艱難一些,她自是相信顧君瑋已是安排好了接下來的一應事宜。

突然,她卻感覺身邊兩人都在看她,不禁抬眸,奇怪地看了他們一眼。

青明有些幽怨,“夫人,你與其擔心小郎君,不如擔心一下你自己!”

雖說有他帶領的玄英樓勢力和劉駿手上的人馬在,但這一路北上,北越的兵馬又一路南下,青明突然覺得壓力山大。

小郎君離開得早,上京的敵人尚不知情,耶律齊的人馬也不會盯著他,青明倒是一點也不擔心。

蘇云看著他微微一笑,“事到如今,也只能佛來斬佛,魔來斬魔了,把劉駿喚來罷!”

青明不明所以,還是叫來了劉駿。

看著一臉不情不愿地走到她面前的高大男子,蘇云緩緩喝了一口茶,才仿佛不經意地道:“你可是時常對自己和他人都有極高標準的要求?一旦你覺得不完美,便忍不住性情暴虐,產生毀滅一切的沖動,即便你知道這種想法十分不合適,也十分厭惡這樣的自己?這也是顧君瑋把你從戰場上調了出來的原因。”

劉駿和青明聞言,皆是一臉訝異。

蘇云微微挑眉,“你可想重返戰場?”

這回,不待劉駿說什么,她便輕笑一聲,“你自然是想的……我能助你重返戰場!但這一路上,你不得擅作主張,一切必須聽我的。”

劉駿臉色陰沉地看著她,半響不語。

蘇云卻擺了擺手,道:“要你聽我這么一個有過致命污點的娘子說話,你怕是不甘心罷。無妨,你可以回去思考一下,但時間有限,今晚你必須給我答案,過期――不候!”

劉駿走后,葉昭搖了搖頭,“云啊,你這樣,我都想把你搶回去了。”

蘇云看了她一眼,頭疼地揉了揉額角,“顧君瑋身邊的人,除了青萊,都太有個性,不花點心思,心里指不定半點沒把我這個夫人放在眼里呢。”

深夜,皇宮。

自圣上病重后,宮里的氛圍便一直像根緊繃的弦,仿佛隨時會崩裂。

連夜伺候圣上的內侍們趁著外出換水之時,忍不住竊竊私語。

“圣上從昨日起,便無法言語了,這情況可跟大半年前完全沒法比,看來這回是真的……”

“噓!不管怎樣,圣上的事都不是你我可以編排的!”

兩人小心翼翼地對看了一眼,趕緊端著新打來的溫水,趕著回去給圣上擦身子。

走到門口時,卻見皇后娘娘在一群侍婢的簇擁下,緩緩而來,看到端著水盆的兩個內侍,嘴角微微一扯。

都是快死的人了,卻是把好好的水都浪費了。

她看了他們一眼,沒說什么,徑自走了進去。

所有人都知曉皇后娘娘定是有話要與圣上說,都低下頭靜靜地候在了外頭。

王婉蓉慢慢走進了已呈現油盡燈枯之勢的李敬,眼里閃過一抹嫌惡。

她緩緩在榻邊坐下,輕笑一聲,“當初,父親明知我已心有所屬,還是設局讓我與你相見。那天,他讓我穿上月牙色的長裙,頭上簪一朵牡丹花,我后來才知曉,那是前任皇后娘娘慣常的穿著。”

她兀自說著,沒發現床上閉著眼睛的人,擱在床邊的手指突然動了動!

“后來你不顧先帝反對,強娶我回去,我還以為,你是愛慘了我,愛慘了我,哈哈哈!”王婉蓉笑得眼淚都出來了,“我后來才知道,我第一回與你相遇時,你把我當成了你母親!這個發現惡心了我多少年,你竟然娶一個你母親的替身回來,李敬啊李敬,你可是個變態!”

而且,可憐了她的虞郎……

要與她相守,也只能以那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樣……

“本來大半年前,你就要死,是那李顯和顧君瑋從中搗鬼,你才撿回一條命,呵呵,沒想到吧,那個你從小便不待見的兒子,是唯一還愿意出手救你的人!”

王婉蓉看著床上的李敬,笑得癲狂而快意,“不過,很快事情就會回到原來的道路上,你會死,我的逸兒會繼任大統,會威脅到逸兒的一切,我都會為他鏟除。既然你和父親一手把我推到了這個位置,我就要拿到該有的一切!”

說完,她站了起來,微微一笑,“也是時候,去瞧瞧那鄭云歌是何方神圣了。”

也不知道那女人有什么能耐,竟引得那西寧的皇太子費盡心思得到她。

不過,她會感謝她的,雖說她沒了一個夫君,但她會讓她去到另一個更優秀的男人身邊。

女人么,最終不就是講求一個歸宿!看小說后續,請關注微信號:rd444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