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夫人在上-第一百八十三章 妄想做漁翁的男人(第一更)
更新時間:2018-05-16  作者: 細雨魚兒出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將軍夫人在上 | 細雨魚兒出 | 細雨魚兒出 | 將軍夫人在上 
正文如下:
第一百八十三章妄想做漁翁的男人(第一更)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細雨魚兒出書名:

四日后。

自出了上京城,身后對他們圍追堵截的人便一直沒斷過,青明和劉駿不斷改變路線,以期迷惑敵人,真是連晚上睡覺都不敢閉眼,一有點風吹草動便整個人跳了起來。

蘇云心知這樣不行,神經一直高度緊繃,精神很容易出問題,于是勒令不管如何,他們每天至少抽出一個時辰的時間,由她和凝秀為他們做一輪放松治療。

其實他們也不是每天十二個時辰都在被人追趕,只是這神經一旦緊繃了起來,鮮少有人知道怎么去放松。

青明很是不以為然,“夫人你多慮了,屬下雖然不上戰場,但經常一個任務做下來,連續十五天沒合眼也試過,這會兒還不是挺正常的!更別提劉駿這種在戰場上拼斗的武夫,一場戰役下來神經緊繃個半個月是常有的事!”

蘇云默默吐槽,所以你可知現代研究表明,戰場上下來的士兵多少患有心理問題?多少人絕望地發現自己再也無法融入正常人的生活中?做出傷人甚至自傷的事情?

于是反對無效,她好歹是他們夫人,青明還是愿意聽她的,而劉駿,雖然一臉掙扎,但自從她開始替他治療他的強迫癥,他也每日在嘗試調整自己的心態。

強迫癥不只是有強迫思維那么簡單,而是你明知這種強迫思維是不好的,你為之感到很痛苦,還是控制不了自己的行為,這才是真正患有強迫癥的人。

那些口口聲聲說自己患有強迫癥,卻絲毫不覺得有困擾的,不好意思,你那不叫強迫癥,充其量是一種行為習慣。

然而,自從昨天他們進入了涼城所在的隴西道起,追趕他們的人馬便少了一半。

估摸是這里太靠近戰爭前線,四處都一片混亂,南下逃亡的百姓,趁著戰亂肆掠的各方匪徒,擁兵自重的地方長官,讓追趕他們的人馬也十分頭疼,不敢輕舉妄動。

蘇云掀開馬車窗戶的簾子,看了看外頭的情形。

他們此時已是進入了涼城所在的隴西道,現在正在以刺繡聞名天下的益州,相傳益州的娘子心靈手巧,自小閉著眼睛就能把線穿進針孔里,上京城大戶人家的巧娘基本都出自益州,南吳郎君也以娶到益州娘子為榮。

而北越的軍隊,如今只在和益州隔著一個衡州的嘉州。

一路上拖家帶口南下的百姓明顯增多了,見到與他們朝著反方向而行的蘇云一行人,都忍不住多看了兩眼,心里暗暗嘀咕,都覺得這群人說不定是腦子秀逗了,北越蠻子以讓人心驚的速度侵占著南吳領土,他們是上趕著找死呢!

騎馬在側的劉駿表情凝重,道:“順利的話,我們能在五日內到達涼城。”

青明斜乜了他一眼,撇了撇嘴道:“那么嚴肅干嘛?難得那些人沒有再追上來,老是看著你這張臉心情都陰郁了。”

說著,撩開簾子,探了一顆頭進來笑嘻嘻地道:“凝秀,據聞益州娘子心系某個郎君,都會親手編一個同心結給他,益州娘子的同心結價值千金!”

凝秀正忙著替蘇云修訂她這幾日抽空寫出來的心理咨詢教案,只有一搭沒一搭地應了聲“嗯”。

某人頓時不滿意了,又暗搓搓地暗示道:“我長這么大,還沒有娘子給我送過同心結呢。”

凝秀放下手中的教案,很是誠懇地看著他道:“剛好來了益州,機會難得,你可以尋一個益州娘子給你做一個。”

青明一口血憋在心口差點噴出來,忍不住磨磨牙。

“你這丫頭,便非要記恨初見時我叫你小結巴的事是吧!”

凝秀一愣,頓時憋紅了臉,“什么丫頭不丫頭的,我可比你還長上兩歲呢!你——別妨礙我做事了!”

她做事一向認真細致,最恨別人出來搗亂了。

青明頓時捂了捂心口,一臉憂傷地看向了蘇云。

蘇云有些失笑,裝作什么都不知道地掀起了簾子看向外頭。

誰叫你初見人家時妄想塑造出一個偉岸高大的形象來著,自己造的孽自己圓。

只是,聽著他們的對話,她也是起了些心思。

別說什么同心結了,她送給顧君瑋的只有一個丑得拿不出手的香囊,還是偷偷放進他行李里的,夾在了他的兩套衣服中間,也不知道他發現了沒有。

他現在應該已是到了涼城了吧?等去了涼城,她定要問他拿回那個香囊,再繡一個新的給他。

銘兒他,也該是平安到了涼城了吧?

自從他們逃離上京后,南吳朝廷都只是暗中派出兵馬對他們進行搜捕,估計是在這非常時刻,王相想盡量少生枝節,畢竟光是南方的叛亂和北越的入侵,都夠他煩惱了!

顧君瑋和李顯在南吳百姓心中都有著不低的地位,若是這時候大規模地宣布他們反叛,且不說朝廷還有沒有多余的兵力派出去對付顧君瑋和李顯,便是一旦這消息頒布了,民眾到底會給出什么樣的回應,都是不可控的。

萬一他們呼啦啦地都跑去了西北涼城尋常庇護,那王煥之估計要氣得吐血!

然而,蘇云不知道的是,早在得知他們逃離了上京,顧家軍忽如其來地重現西北后,王煥之已經吐過一次血了。

便在這時,外頭一陣喧嘩!

那些南下逃亡的百姓似乎在相互傳遞著什么不得了的消息,一時間,他們臉上都現出了驚慌之色,不論是趕車的還是走路的,都明顯加快了速度。

蘇云微微蹙眉。

此時益州的下一個城池衡州就近在眼前,她看著不斷從里面洶涌而出的百姓,心里突然產生了一絲不安。

她看向一旁的青明,道:“青明,去問問發生了什么事。”

“是!”

青明自然也早已發現了不對勁,立刻翻身下了馬,攔住了一個抱著孩子的婦人,抱拳問道:“打攪了,在下初來貴地,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讓大伙兒如此驚慌?”

婦人突然被攔住,似乎很是焦躁不安,但看青明長得一表人才儀態不凡,還是耐著性子慌張道:“北越蠻子……北越蠻子打過來了!城里的人家幾乎都跑空了!你們還是快跑吧!什么天大的事情都比不過保命重要啊!”

說著,便沒再看青明,抱著孩子急匆匆地跑了,遠遠地還能聽到她哀哀嘆息的聲音――

“哎呦!這樣的日子什么時候是個頭哦!”

青明一愣,第一個想法是不可能!

明明先前他們的人打探到,北越下一個要攻打的城池是衡州附近的梓州,北越大軍前天也已大規模往梓州集結!他們才選擇從衡州過,這怎么突然便改變了路線?

青明立刻招來暗處的人,讓他們去打探消息。

沒過多久他們的人便回來了,瞧著他一臉緊繃的神色,青明心里一咯噔。

“屬下探聽到,那北越王昨晚不知為何,突然帶了一萬精兵轉道衡州!而且……”暗衛咬了咬牙,道:“我們方才經過的益州,突然出現了大批西寧的人,似乎正在四處搜尋夫人!”

青明和劉駿皆是臉色一變。

蘇云一直聽著,此時終是忍不住嘴角微勾,眼神冷肅。

很好,她知道關忘天的意圖了。

他這是要親手,把她送到耶律齊手中。

鷸蚌相爭,他妄想做那個得利的漁翁!

青明立刻看向蘇云,臉色肅然道:“夫人,如今怎么辦?”

蘇云略一思索,便冷聲道:“進衡州城!”

事到如今,斷沒有回頭的道理,唯有選擇前進。

她便不信了,前方便真的再沒有了路!

青明咬了咬牙,也心知不管前進還是退后都危機重重,只能一揮手道:“玄英樓聽令,先去一小隊人,打探衡州現如今是什么情況!”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