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夫人在上-第一百七十四章 賭一把(第二更)
更新時間:2018-05-16  作者: 細雨魚兒出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將軍夫人在上 | 細雨魚兒出 | 細雨魚兒出 | 將軍夫人在上 
正文如下:
第一百七十四章賭一把(第二更)

第一百七十四章賭一把(第二更)

作者:

派去衡州打探消息的人很快便回來了,情況卻不容樂觀。

“因為都沒想到北越王會突然親率軍隊攻打衡州,衡州現如今只有兩千常規守軍!多余的府兵都被調派到梓州去了,這一時半會兒的也回不來,而且……”

負責打探消息的暗衛深吸一口氣道:“高級將領都隨著衡州的府兵去了梓州,如今衡州城里能主事的,只有作為文官的刺史!”

眾人一聽,都沉默了。

只有兩千人的軍隊,而且還沒有能帶兵打仗的將領,這如何與北越王親率的一萬精兵對抗!

簡直就是拿石頭去撞豆腐啊!

而那北越王的目的,很明顯是他們夫人!青明看了看臉色冷峻的蘇云,雙手緊握成拳,牙關緊咬。

耶律齊這家伙真是欺人太甚!有他們在一天,他就別想帶走他們將軍的夫人!

劉駿也看了蘇云一眼,沉聲道:“勇毅侯不會眼睜睜看著耶律齊占領衡州,他在發現耶律齊帶兵轉道橫州后,必然也會調配軍隊支援衡州。”

他眼神冷冽,臉色因為緊繃顯得尤為駭人,“可是,調配而來的兵力必然不會很多,畢竟北越大軍在梓州,北越的兵力本來便比南吳多,若我是勇毅侯,在不清楚耶律齊的目的前,只會求一個穩字!”

他伸出一根手指,道:“一萬兵力,不會再多了,只要能保證那耶律齊沒法攻下衡州,他們不會輕易和耶律齊正面對上,反正耶律齊只帶了一萬精兵過來,目的也不在占領衡州。”

南吳不會一直甘愿被壓著打,據說朝廷派去抵御北越軍隊的勇毅侯是個沙場老將,二十年前對戰北越軍隊的時候就立下了不朽戰功。

他前不久到了梓州后便迅速調配附近的兵力,全力對抗北越大軍,劉駿便曾推測北越軍的氣焰估計要在梓州敗一敗了。

若勇毅侯有能力就此阻斷北越大軍南下的步伐,南吳南方的叛亂又能被迅速撲滅,把兵力集中到對抗北越來,那南吳估計能順利度過這一劫。

但若勇毅侯抵擋不住北越的進攻,讓北越繼續南下,南吳——就危險了!

因此,這一戰對于南吳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凝秀聽得小臉兒煞白,那男人果然還沒有放棄夫人!那天在跳入海中那瞬間,她從那男人臉上讀到的暴怒和狠絕,原來不是錯覺!

她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性,不由得焦急地道:“若是讓衡州城里的人知道那耶律齊是為了夫人而來,那夫人的處境便危險了!”

若像劉駿分析的那般,南吳如今只想穩住北越,一旦讓他們知道只要交出夫人,便能讓耶律齊退兵,他們絕不會手軟!

何況顧家軍現如今已公然反叛朝廷,夫人在他們眼中便是罪人之妻,拿罪人之妻換取和平,他們更不會有什么心理負擔!

青明被這個可能性激得簡直要炸起來,忍不住咬牙道:“若他們真要這么做,便先想辦法從我玄英樓的兩百人身上踏過去!”

說完,一轉身,便要去一旁透透氣。

他的神經從沒有一刻如此緊繃,現如今這樣的狀況,前有虎后有狼,他要真護不住夫人,他便以死謝罪罷!

凝秀看著一向歡脫的他此時渾身上下都透出一股冷冽,心里不禁微微一咯噔,有些擔心地看著他走遠的背影。

蘇云也是沉默了一會兒,她現在無比慶幸提前把銘兒送走了,有顧君瑋在,她相信便是她最終出了什么事無法回去了,他也會好好照顧銘兒,把他撫養成人。

不由得在心里長長地嘆了口氣,蘇云轉頭問方才去打探消息的暗衛,“那衡州刺史是個什么樣的人?”

事到如今,只能賭一把了!

不管是前世今生,她從來不是坐以待斃之人。

戰亂時期,多少官員丑態畢露,危險到來時所謂的百姓父母官帶頭逃跑的比比皆是,這衡州刺史事到如今仍然堅守衡州,確是難得了。

暗衛一愣,但他是個訓練有素的暗衛,打探情況自然不會單方面地打探某個消息,此時主子問到,他很順溜地便答了,“據聞那衡州刺史姓梁,出生貧寒,是永徽十五年的探花郎,當初他年僅十六歲便考上探花,是名動一時的少年才子,后來他外放做官,兩年前當上了衡州刺史,將衡州治理得井井有條,當地百姓都十分愛戴他,尚未娶妻,父親早逝,家中只有一個老母親。”

蘇云不禁有些訝異地眨眨眼,這暗衛是八卦記者出身吧,怎么去打探了一番情報,連人家娶沒娶妻都探聽得一清二楚呢。

不過,這樣的官員也是難得,她略一沉吟,便果斷道:“我們進入衡州,時候到了便去會一會這個梁刺史罷!”

時候到了?什么時候算是時候到了?

大伙兒都不禁困惑地看向蘇云,蘇云卻只是微微一笑,什么也沒說地鉆回了馬車里。

她這個計劃存在著一定風險,若此時與他們說,他們必然不會讓她去做。

但是,這也是目前她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了。

衡州城里果然已經十室九空。

但偌大的一座城,不可能真的一下子成了一座空城,留下來的人還是挺多,例如一些行動不便的老人、被家人拋棄的婦孺小孩,和一些無論如何都不愿意離開衡州的人家,只是他們大都不會在街上晃悠,這就導致逆著人潮進了城還走在大街上的蘇云幾人,分外醒目了。

幾人找了許久,才找到一家還在開店的旅店,旅店里只有一個年過半百路走路一瘸一拐的老人,見到突然走了進來要投宿的蘇云幾人,掀了掀眼皮有些訝然地看了他們一眼,搖了搖頭咕噥道:“沒想到都這種時候了,還有那么多人過來投店,我還以為除了我們這些留下來等死的,不會有人愿意踏進衡州了!”

蘇云眼眸微閃,快速地抓住了老人這句話中的關鍵詞,“除了我們,還有誰來投店?”

老人抬頭看了她一眼,不禁在心里暗嘆,真是怪哉怪哉,這種時候來投店便罷了,怎么來的還竟是些貌美的小娘子。

他忽地看向了蘇云后方,悠悠然道:“哎呀,這不,這人一說便到了,幸好我們的旅店夠大,小一點的,指不定還不夠房間住呢。”

蘇云一愣,下意識地轉頭看過去,來人卻是讓她很是訝異了一瞬。

竟然是自簪花會后,便一直沒有再見過面的林芳宜!看小說后續,請關注微信號:rdww444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