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夫人在上-第一百八十六章 親自回到他身邊(第一更)
更新時間:2018-05-17  作者: 細雨魚兒出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將軍夫人在上 | 細雨魚兒出 | 細雨魚兒出 | 將軍夫人在上 
正文如下:
第一百八十六章親自回到他身邊(第一更)

第一百八十六章親自回到他身邊(第一更)

作者:

幾乎是第二日一早,城里便傳開了一則消息。

那耶律齊帶兵前來并不是為了攻城,而是為了一個人,一個女人!

一時間,尚留在了橫州城里成日里提心吊膽的人都活絡起來了,四處傳遞著這個消息,話語里皆是難掩的驚喜和期待。

那北越蠻子只是為了一個女人,那把這個女人交出去便是了!他們橫州城是不是便安全了?

那女人是誰?在哪里?不行,得去報告梁刺史,讓他把全城的女人都抓過去,一一讓那些北越蠻子挑去!

此時蘇云一伙人正在旅店的廳堂里吃早食,如今這時候,市集早就停了,早食簡陋,就是稀飯咸菜饅頭。

那店主把東西一一給他們上了,嘴里還在嘀咕著,“也不知道那些個北越蠻子大動干戈要找的女子是誰?只希望梁刺史盡快把那個女子找出來,還我們橫州城一個清靜罷。”

劉駿臉色一沉,鷹眸暗藏戾氣地看著他,“難道拿一個無辜女子去換一座城的安全,這件事不荒唐?”

劉駿的氣勢是很駭人的,便連一旁的青明都叼著個饅頭默默地往凝秀那邊移了移。

凝秀頓時嫌惡地往去做身邊移了移。

店主卻似乎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緒中,完全沒察覺到周圍的情形,喃喃道:“有什么荒唐不荒唐的,我只關注我的生活能不能變回以前那般,你可知道我讓我家大郎二郎不要管我自己走的時候,他們哭得眼睛都腫了,給我重重磕了三個頭才走的……我這心里啊真是……若是一個女子能換回我的大郎二郎,別說是一個女子了,便是十個女子也給他……”

劉駿牙關緊咬,握拳的雙手青筋暴起,眼看就要不管不顧地站起來發泄滿腔的怒火,卻突然,身旁傳來一聲清脆的響指聲,他一怔,原本緊繃的神經,似乎一下子松了。

蘇云維持著右手舉在半空打響指的姿勢,淡淡地笑道:“劉駿,安心吃早食罷。”

天底下大概有一半以上的人都是如這個店主一般的想法,大多數人都期望追求安穩,卻沒發現他們追求的不是安穩,那只是一種自私和逃避的心理罷了。

所以二戰后,美國波士頓的猶太人大屠殺紀念碑上,才會出現了那首著名的詩,那首詩的作者馬丁牧師懺悔,起初納粹一一屠殺各種人,他都不是被屠殺的那些人,他暗自慶幸,也保持沉默,最后,納粹的刀子伸向了他所屬的新教,他只能悲痛地嘆息——

最后他們奔我而來,卻再也沒有人站出來為我說話了。

劉駿一張臉依然黑沉,卻似乎找回了理智,只眸色暗沉地看了蘇云一眼,便抿緊唇,一言不發地開始喝粥。

青明不禁眼眸放光地看著自家夫人,心里的崇拜之情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

能把讓將軍都頭疼的劉駿馴服,夫人你果然是非一般的女子啊!難怪將軍對你如此死心塌地!

若讓蘇云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肯定就要無語了,什么馴服!她這是正兒八經的治療強迫癥常用的思維阻斷法好么!

思維阻斷法,顧名思義,就是在強迫癥患者出現強迫思維時,通過轉移注意力或施加外部控制的方法阻斷他的強迫思維,這種方法聽起來簡單,其實很容易失控,若是沒能成功阻斷患者的強迫思維,還讓他思維紊亂以至暴走或抑郁都是常有的事。

所以必要時,還要配合放松訓練來緩解焦慮。

為了達到今天這個效果,這一路上她做了多少努力!

嗯,好吧,她也不否認,這種心理治療方法也被大規模地運用到了馴服野獸上,與馴獸師用的馴獸法原理是相通的。

這時,林十一娘她們也從樓上走了下來,經過蘇云他們面前時,突然臉色清冷地看了她一眼。

隨即她停了停,嘴角不明所以地微勾,“是你吧。”

她這句話沒有說全,蘇云他們卻哪里聽不出來,她這是猜出了耶律齊要找的女子,是她!

蘇云定定地看著她,并沒有多意外。

她可能不知道耶律齊找她的目的,但她知道她是顧君瑋的妻,要是耶律齊真要從偌大一個衡州城找一個女子,最有可能便是她。

青明和劉駿幾乎是立刻便站了起來,一臉戒備,蘇云和林芳宜對看了一會兒,嘴角略微一揚,低低嘆了口氣,道:“既然如此,那便麻煩林十一娘和你的伙伴,與我們走一趟罷。”

林芳宜卻是眼神沉冷,“從昨天起,便有人一直跟在我們身邊,那是你們的人吧?怎么,怕我把你供出來?”

蘇云挑眉看看她,搖了搖頭,悠悠道:“不,恰好相反,可能我還需要你為我證明一下我的身份呢。”

林芳宜頓時一臉訝異。

旅店主人怕是想破頭也想不到,那個引起了兩軍對壘的女子便在自己面前,此時看著她們爭吵,只覺得莫名其妙,一瘸一拐地走回了柜臺后面。

“嘖嘖,現在這世道哦,原本溫柔賢淑的小娘子,怎么都變得如此脾氣火爆了?”

很快,幾人就走在了前往府衙的路上。

走了沒一會兒,青明便上前低聲對蘇云道:“夫人,涼城那邊傳來密報了,郎君已在帶兵過來的路上,但是……”

他頓了頓,沉聲道:“郎君出發的時候,沒料到耶律齊會有這么一招,現如今衡州城外北越和南吳各有一萬守軍,郎君這回只帶了三千精兵過來,怕是沒法突破這重圍,臨時調兵的話……”

“無妨,”蘇云卻淡淡地打斷了他的話,察覺到青明微愣的神情,她的眼眸因為想到了那個男人,一下子柔和了下來,嘴角的笑意溫柔而清淺,“這一回,由我親自去到他身邊。”

林芳宜看了她一眼,她聽不清他們的對話,卻大概能猜到他們去府衙的原因,不由得冷聲道:“你何必如此折騰,顧君瑋斷不會丟下你不管,你安心在這里等著他來救便是。”

蘇云看了她一眼,卻只是微微一笑道:“要真是那樣,我也不適合與他在一起了。”

顧君瑋有他的責任和擔當,斷是無法為了她一個人,便罔顧所有人的利益。

真有一天他需要不顧一切,那也不可能是以西北顧大將軍的身份,只能是以她的夫君――顧君瑋的身份。

她不忍心他如此為難,也不能讓自己成為讓他為難的原因。

這一回,就讓她親自回到他身邊!

林芳宜微微一愣,看著女子柔和卻堅定的面容,心潮跌宕,一時間說不出任何話來。

幾人很快到了府衙。

此時府衙里,梁允召正焦慮地走來走去,他身旁幾個府兵一臉著急地道:“梁刺史,既然那北越王的目的只是一個女子,我們把那個女子找出來給他便是!朝廷大軍那邊的陳副將也明確說了,先穩住北越王!梓州那邊已經打起來了,這會兒這里斷不能成為第二個戰場!而且也許把那女子給了北越王,北越便會退兵了呢!”

“就是!不管他是不是有旁的目的,既然他們那邊的人已經明確提出了,那我們何妨一試!”

方臉高鼻一臉正氣的梁允召咬牙掙扎著,自小學的圣人之法告訴他,拿一個女子去換一座城的平安,簡直是荒唐!太荒唐!如此沒有道義的做法,是違背天理的!

何況,能讓那北越王親率大軍來討要的女子,又豈會是一般的女子!真要給出來,也不知道是福是禍!

“梁刺史!快做決定吧!”

“梁刺史!”

梁允召被逼得兩鬢汗濕,負在身后的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

“梁刺史!外面有人求見。”

突然,一個侍衛快步走了過來,跪下大聲道:“有個女子說,她有一計,可以救衡州城于危難之間!但她有個要求――她要單獨與梁刺史商討此事!”看小說后續,請關注微信號:rdww444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