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夫人在上-第二百二十二章 被罵也是一種幸福(第二更)
更新時間:2018-06-08  作者: 細雨魚兒出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將軍夫人在上 | 細雨魚兒出 | 細雨魚兒出 | 將軍夫人在上 
正文如下:
第二百二十二章被罵也是一種幸福(第二更)

第二百二十二章被罵也是一種幸福(第二更)

作者:

鄒南也顧不得與這女子爭吵,連忙接過信一看,頓時訝然。

丁可夫也立刻湊了過來連聲問:“夫人在信里說了什么?”

鄒南卻不急著回話,只奇怪地看了丁可夫一眼,“夫人,到底是個怎樣的女子?”

丁可夫一愣,撓了撓頭不明白他怎么這時候問這個問題,但還是道:“夫人可厲害了,雍州前幾日發生了一起水鬼案,便是夫人破的,還有當初夫人被那北越王圍困在衡州,也是她想法子騙過了北越王,伺機逃了出來!”

丁可夫說著說著,忍不住雙眼發光。

那一回若不是突然冒出了個莫名其妙的女人給夫人放暗箭,他們夫人早就平安無事地逃脫了!

丁可夫說完,忍不住點了點頭,又強調了一句,“夫人可厲害了!”

鄒南皺眉,他沒見過將軍這夫人,只知道將軍對她十分重視,而且那北越王似乎也覬覦著夫人,但不管如何,夫人在他腦中都是一個模模糊糊的影像。

只是此時聽著丁可夫的話,鄒南不禁有些訝異,破案?設局?這都是夫人做下的?

那夫人此時會這么做,似乎也不足為奇了。

丁可夫忍不住又追問了一句,“鄒副將,別廢話了,夫人信里到底說了什么!”

鄒南臉色怪異地道:“夫人說,她在我到之前,一直沒有離開雍州,現在她應該在前往茲州城外的一條小村落,這幾天她會在那里尋個地方住下。”

丁可夫頓時興奮道:“那我們快去迎接夫人!”

鄒南沉默了半響,嘆了口氣,“我也不是不明白夫人的心情,既然夫人已經順利布下這金蟬脫殼之局出了城,我們倒是不能輕舉妄動引起暗中敵人的注意。丁可夫,你繼續帶人守著雍州,我帶人回涼城一趟。”

丁可夫雖然憨厚,但到底是顧君瑋靡下的將領,對行軍布局還是很有感覺的,此時立刻明白了,“你要將計就計,給暗中那些人制造假象,讓他們以為夫人回涼城了?”

鄒南點了點頭,不屑地撇了撇嘴,“關忘天那膽小鬼,此時南吳和北越在這里交戰,他斷是不敢明著來插一腳的,這才只敢暗中做些小動作,我來的時候著人打探了一下,雍州附近埋伏的人馬不算多。等我回了涼城,再親自去夫人那里一趟。”

不得不說,夫人這一局,把他的反應也算計在內了。

丁可夫點了點頭,“夫人先前也讓我打探過了,附近埋伏的人確實不多。”

鄒南微訝,“夫人讓你打探過了?”

丁可夫不明白鄒南訝異的原因,只老實道:“郎君離開那一天,夫人便讓我打探過了。”

看來夫人是做了萬全準備的,鄒南心里放松了一些,沉吟片刻道:“我此番過來還帶了兩百暗衛,先把這兩百暗衛派過去,現在最重要的是如何騙過暗中那撥人,等我回了涼城,便什么都好說。”

蘇云此番出來,也是做了偽裝,和顧君瑋他們一般,把身上的皮膚都染黑了,穿了一身粗布衣裳,駕著馬車跟著一群要南下的雍州百姓出了城門。

雍州雖然還沒有被戰火波及,且有顧家軍把守,但有些人家還是不放心,能南下避難的大多還是會選擇南下,因此每天都會陸陸續續有一些人出城門。

雍州對進城的人檢查比較嚴,對出城的人倒不怎么嚴,因此蘇云他們很順利便出去了。

跟著那群人往南走了一段路,她便拐了個彎,跟著一群往北投奔隴西道其他州的流民走在了一塊。

凝秀坐在馬車里,給蘇云遞了個水壺,低聲道:“夫人,林娘子還一直跟著呢。”

蘇云微微蹙眉,撩起車簾看著默默走在他們身側的林芳宜,無奈道:“十一娘,你到底想做什么?”

林芳宜抬眸看了看她,輕哼一聲,“你膽子真夠大的,就你這樣,十條命都不夠死。”

便是如此,這句話跟她方才問她的那個問題有關嗎?

林芳宜默了一會兒,冷聲道:“你不該跑出來。”

蘇云嘆了口氣,道:“十一娘,我有想做的事情。”

顧君瑋和銘兒都被困在了那個地獄一般的地方,且那極可能是關忘天針對他們設下的局,他自然會布下天羅地網等著他們到來,要她什么都不做就等一個結果,她心底不安。

這兩天她天天晚上做惡夢,夢里都是銘兒和顧君瑋出事的畫面,壓得她氣都喘不過來。

若他們——真的出了事,而她在這期間什么都做不了,要她怎么原諒自己?

“我自然會埋好底牌,保證自己的安全。”

只是在保證自己安全的同時,她還是要做些可以做的事情。

顧君瑋對她的保護欲太重了,這無可厚非,她不是那等身在福中不知福的人。

只是她到底不習慣把所有希望都放在別人身上,她過去二十幾年都是靠自己解決問題,雖然來了這里后有了個人愿意為她遮風擋雨,有了個完整的、溫馨的家,但正因為這一切太寶貴,她才更無法承受失去的可能性。

林芳宜看著她,“你要做的事情,和顧君瑋突然離開雍州有關?”

顧君瑋雖然是秘密離開雍州的,但他后來不在雍州了,旁的人自然不可能不知道。

畢竟顧君瑋不像她,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十天半個月也沒有什么人會覺得奇怪。

她沒有回答林芳宜這個問題,只面無表情地又問了一句,“你跟著我,到底想做什么?”

林芳宜冷哼一聲,“你做你的事,我做我的事,我們互不干涉就好,放心,我不會害你。”

蘇云微微蹙眉,林芳宜會武功,且身子好了后便一直暗中盯著她,因此她的計劃瞞過了丁可夫卻瞞不過她。

但她大概猜到林芳宜想做什么,估計是想跟在她身邊保護她,是恕罪,也是道謝。

感謝他們,沒有把秋瑾趕盡殺絕。

她于是沒再說什么,放下了簾子。

凝秀一直聽著她們說話,此時忍不住小聲問:“夫人,你想做什么?要進茲州嗎?”

蘇云輕輕地一扯嘴角,冷笑一聲,“關忘天自然希望我進茲州。”

那個陰險狡詐卻永遠畏畏縮縮的男人,若他真的有本事,便不會大費周章地設下這個局誘她上當。

他太謹慎,也正是這謹慎,注定讓他不會把太多人力物力放在不怎么可能成功的事情上。

例如——在重重保護下把她掠走。

所以雍州附近便是有西寧的人,也不會有太多。

后來她讓丁可夫派人去打探,確實如此。

“顧君瑋和銘兒已經被困在茲州了,我自然不能進茲州。”蘇云沉聲道:“我能做的只是想辦法攪渾茲州城的水,讓顧君瑋在里面尋到更多行動的機會。”

顧君瑋這回定然要生氣了。

不過若是他和銘兒能平安回來,她便是被他罵上一罵又如何。還在為找不到小說的苦惱?安利一個公眾號:r/d/w/w444或搜索熱/度/網/文《搜索的時候記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這里有小姐姐幫你找書,陪你尬聊!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