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夫人在上-第二百三十三章 家人是用來保護的(第三更)
更新時間:2018-06-08  作者: 細雨魚兒出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將軍夫人在上 | 細雨魚兒出 | 細雨魚兒出 | 將軍夫人在上 
正文如下:
第二百三十三章家人是用來保護的(第三更)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細雨魚兒出書名:

顧君瑋到了宋青家安頓下來,已是過了三天。

這三天,他們把茲州城的大概情況都打探了一遍,知道那劉慶道是真真把自己當成了土皇帝,奴役起人來毫不心慈手軟。

對于茲州本地的男子,他已是第三次征兵了,大多數人家家里只剩一些老弱婦孺,卻是剛好被劉慶道當作了要挾他們的把柄。

而外頭來避難的一些外鄉人,則大多被強行征了勞役,去耕種那些因為家里男人被征了兵耕種不及的土地。

本來他們作為外鄉人,劉慶道是沒有權力去征他們勞役的,但誰讓他現在是這茲州城的土皇帝呢!

所以當初在挑選進入茲州的人時,才會盡選一些身強力壯的男子。

顧君瑋此時在宋青家的客房里,負手看著外頭稍顯荒涼的街道。

宋青家是開武館的,家底也算殷實,院子夠大,雖然不在主街,但離主街也就幾步路的距離。

突然“吱呀”一聲,青明走了進來,低聲在顧君瑋身邊道:“郎君,茲州各處防守都十分嚴格,別說人了,便是信鴿也有被攔截下來的風險,這信是無論如何都送不出去。”

知道小郎君不在那劉慶道手中,他們還有什么好顧慮的,正是出兵把他們一舉攻下的時候!

然而雖然早有心理準備,進了茲洲城后一打探,青明還是有些凝重,這座城的防守簡直就是一個銅墻鐵壁!

別說人了,就是鳥在飛到一半的時候也有可能被打下來。

“還有,我聽城里人說,這幾日防守的人明顯多了,屬下暗中去看了一眼,這防守的人里面,有西寧的人。”

顧君瑋嘴角微牽,眼底殺意涌現,“這關忘天是立志把這奸雄做到底了,小小西寧,野心卻大得很!不過,他此時精力也有限,不足為懼。”

銘兒誤打誤撞入了這個局,若他能順利把銘兒握在手中,于他來說便是天大的良機,然而像如今這般,銘兒反而是他這個局中的一大敗筆!

因為若不是銘兒,他也不會親自出手。

不過是一個小小的西寧,便妄圖攪亂這個天下,他亂得了南吳,卻斷斷亂不了涼城!

顧君瑋沉了眼眸,道:“小郎君那邊可有消息?”

青明苦惱地搖了搖頭,“青萊他們也不知道帶著小郎君躲到哪個旮旯角落去了,我這些天在城里各個地方都留下了顧家軍的暗號,也不見他找過來。”

顧君瑋沉默了一會兒,道:“他們現在被全城通緝,斷然不會隨意上街,你盡量去一些偏僻的、或者流民聚集的地方留下暗號,他們見到自然會有所行動。”

青明低頭抱拳,“是。”

“曹彬那邊,已經出了罷?”

青明又是一抱拳,“是,今早屬下親自送他去的。”

因為無法對外送信,只能讓曾經走山路逃離過茲州的曹彬,再原路返回雍州報信。

只是便是曹彬會順利去到雍州,照他說的山路崎嶇難走,他上回用了足足五天,這回便是能認一點路,也至少需要三四天。

而且,也要做好曹彬中途出了什么意外,無法順利送信的情況。

但不管如何,也要等三四天后才知道曹彬那邊進展是否順利。

這幾里,希望能順利找到小郎君,也希望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就在這時

院子里傳來大門被推開的聲音,一個匆匆的男人腳步聲響起。

是宋青。

自從他知道城里是這種情況,他父親也早便被強行征了兵后,他從一開始的暴怒,到后頭的沉默寡言,整個人變了不少。

這幾天,更是天天往外跑,總是步履匆匆的,臉上神情肅穆。

顧君瑋眸光微閃,他大概能猜到他在做什么。

在強權壓迫下,從來不缺乏反抗的人。

他背后那些人,或許可以利用一下!

就在這時,外頭傳來一陣嚎哭聲,“你在干什么!那是你唯一的妹子啊!”

“阿娘,放手,這是為了我們,為了我們茲州!”

“你這孽子!放手!我才不管什么茲州!我只知道蕓娘是我唯一的女兒!”

接著,便是一陣雞飛狗跳之聲。

青明目瞪口呆地把頭轉向了外頭,下一秒,他只覺得眼前有一個黑影閃過,自家郎君已是推開門走了出去。

看著外頭那場鬧劇,顧君瑋眉頭微皺。

宋青和他母親正一人一邊地拉著他妹妹宋蕓巧的手,宋蕓巧是那種十分乖巧的性子,此時不罵也不叫,只微微低著頭,默默流淚。

他走過去,看著神情有些猙獰的宋青,沉聲道:“不管是做什么事情,一個人的意愿最為重要,若她不愿意,你便是逼迫她也毫無作用。”

經過這些天的打擊,宋青都快忘了這個住在他家里的金主,此時忍不住咬牙眼睛冒火地道:“你懂什么!懂什么!”

他的家鄉淪為這樣一個人間地獄,看著所有人都這么窩囊地活著,他是什么心情他一個外鄉人懂嗎?

顧君瑋冷笑一聲,“你這種沒有能力保護自己家人,反而想著怎么把她推入火坑的行為,我確實不懂。”

宋青怒吼,“便是入了火坑,如果能就此殺掉劉慶道那狗賊,拯救全城百姓的性命,又有什么不可!”

顧君瑋冷冷地看著他,“你這性子,莫怪去上京混了一年,什么也沒混出來。”

宋青臉色煞白,這男人竟然一開口就直戳他心底的傷疤!他去上京是為了考武舉,去之前他滿心以為憑自己的武藝,考個武狀元是再容易不過的事情!

后來他才知曉什么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武舉落選后,他足足在上京頹廢了半年,直到把身上的銀子都花光了,才灰溜溜地回了家。

“你們!別吵了!”突然,一個沙啞的女子聲音響起,一直默默哭泣的宋蕓巧抬頭哀戚地看向自己長兄,“阿兄,我愿意,我愿意!所以,你不要逼我了!”

宋青只覺得自家妹子那哀戚的眼神如利劍般直刺入他的心房,他嘴唇微抖,手一時不穩,竟讓妹子的手自自己手中滑落。

就在這時,門外響起一個低沉的聲音,“宋青,你這小子,方才話說到一半你突然跑走,我就知道不對勁。我什么時候說要利用女人了!男人之間的事情牽扯進女人,是最無能的表現!”

宋青渾身一震,看向門口,只見那里,一個黑色勁裝面容沉肅的中年男人大步走了進來。

顧君瑋微微瞇眸,看這男人身上的氣勢,他是上過戰場的,且應該殺過不少人。

宋青失聲道:“肖校尉,是蔣欽那小子說……”

被稱作肖校尉的男人擺了擺手,道:“蔣欽那小子一向心術不太正,但好在根子不壞。走罷,再過五日便是新一輪征兵,我手底下好不容易聚集了一群不怕死的人,被強行征去便沒戲可唱了,我們去具體說一下行動的計劃。”

說完,看向身姿矯健筆挺立于一邊的顧君瑋,朗聲笑道:“這位郎君,我方才在外面聽了一些你和宋青的對話,想來你也是一個真漢子,不若一起去商討行動細節罷!”

不待顧君瑋開口,宋青便著急道:“怎么可以!這家伙,就會一些拳腳功夫!讓他過去一點用都沒有!”

他先前聽他說自己是個退伍老兵,心里便自然而然地覺得,他便是會武,也只是會些拳腳功夫罷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