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夫人在上-第二百三十四章 里應外合(第四更)
更新時間:2018-06-08  作者: 細雨魚兒出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將軍夫人在上 | 細雨魚兒出 | 細雨魚兒出 | 將軍夫人在上 
正文如下:
第二百三十四章里應外合(第四更)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細雨魚兒出書名:

只是會些拳腳功夫?

肖隨安意味深長地看了顧君瑋一眼,道:“便是不會武,若是有心也總能找到可以做的事情,一起來吧。”

顧君瑋本來便打著能不能利用宋青背后那股勢力的想法,此時自然不會拒絕,給青明使了個眼神,便跟了上去。

宋蕓巧不自覺地一直追隨著顧君瑋的背影,微微一搖唇,垂下了眼簾。

朱氏跟著女兒的視線瞧了一眼,哪里不知道自家女兒的心思,那可是自己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

先前也不見她有這樣的心思,莫非是方才那鄭郎君出來替她說了幾句話,就春心萌動了?這真是……自家女兒就是太單純了!

她扶著女兒進屋,心疼地說:“若這世道好好的,以我們家的家世,便是不能找那高門大戶,也定能給你找個殷實的人家,你阿爹手下那么多學生,隨便挑一個,將來都可能是武狀元的料子呢!

蕓娘啊,聽阿娘啊,不該有的心思趁早斷了,等日子好過了,阿娘再好好給你挑個婆家。

那鄭郎君家里已有了妻兒不說,且家里是經商的,長得也老氣橫秋,別管他品行如何,阿娘看來他就是配不上你!”

蕓娘臉一紅,焦急地道:“阿娘,你在說什么啊!”

眼角余光卻依然追隨著那已經走遠的身影,一顆心微微跳動。

雖然他哪方面的條件都不算好,但方才那樣的安全感,除了阿爹,她還沒有從別的男人身上感受過。

肖隨安一直帶著他們走到了五原縣郊外一個山頭里,路上他自我介紹,“某姓肖,家里行二,你可以叫我肖二,也可以隨宋青那小子喚我一聲肖校尉。”

顧君瑋眉一揚,“肖兄可是軍中的人?”

肖隨安斜瞥了顧君瑋一樣,這小子別看沉穩得很,還是很有些傲骨的,當即揚揚唇角道:“身在曹營心在漢罷了。”

顧君瑋也笑了,“身在曹營心在漢之人何其之多,但如肖兄一般敢站出來的,也是少有。”

肖隨安忍不住哈哈一笑,這小子對他胃口!當即轉身大力地拍了拍顧君瑋的肩膀,“咦?身子骨挺結實啊?宋青那小子說你只會些拳腳功夫,可是誆人的?”

顧君瑋臉色不變,肖隨安卻是一揚眉,“沒事,出來行走的,留個底不少見。聽說你是簡州來經商的?我原先對那滿身銅臭的商人沒什么好感,但你讓我對商人刮目相看了,沒想到商人中也有如你一般有義氣的!”

這是在說他方才出手制止宋青這件事。

顧君瑋笑笑不說話,肖隨安因為他沉穩的氣度微微訝異了一瞬,這小子看著年紀不大,卻有如此氣度,當真只是個曾經上過戰場的普通商人?

他眼光微動,試探地道:“我挺欣賞你的,事成后你要不要留在我的營里,我保證把你培養成一名干將,你小子年紀輕輕便有如此氣度,只做個商人卻是浪費了。”

青明聽得,忍不住被嗆了一下。

那是,他們郎君若是只做個商人,可不是浪費了!

顧君瑋卻依然不卑不吭地行了個禮道:“謝肖兄賞識,只是某家里有家業需要去繼承,某現在只盼著能安全離開茲州,若有某可以做到的事情,肖兄隨意吩咐。”

宋青撇了撇嘴,一臉不屑。

家業?是岳丈家的家業吧!

也不知道這種入贅的男人,肖校尉看上他哪里了。

肖隨安探究地看了一眼顧君瑋,卻也沒有多問什么,只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

顧君瑋眸中閃過一抹贊賞。

是個做大事的人,知道什么時候該做什么,不該做什么。

他們的目的地也到了。

是一個隱藏在樹叢后的山洞。

幾人走了進去,山洞入口不大,里面竟很是寬敞,密密麻麻地站了幾百號人,或是坐在地上,或是站著。

見到肖隨安,原本坐著的人也猛地站了起來,激動地一起叫了聲

“肖校尉!”

仿佛眼前之人,便是他們的希望!

宋青一臉激動,肖校尉這樣的男人才是真男人啊!有幸跟著肖校尉,便是考不上武舉又怎樣!

只可惜,他竟會器重那家伙,明明他才是對他最忠心耿耿的!

宋青看了一眼身旁的顧君瑋,眼里閃過一抹嫉恨。

肖隨安擺了擺手,站到了一塊突起的石頭上,沉聲道:“此次把大家一起喚來,大家該是知道,我要說些什么。

劉慶道那狗賊奴役我們茲州已有一個月之久,期間,我們命喪他手或被他侮辱踐踏的親朋好友,數不勝數!這樣豬狗不如的日子,這樣被人壓迫的日子,大家服嗎!

現如今,我們茲州大部分的英雄男兒都被劉慶道強征進了軍營中,一入了軍隊,便失去了自由!現在在場的各位,是還有自由之身的好男兒,是之后若我帶著軍中兄弟起事,大家可以在外頭與我們應和的!

大家,準備好了嗎!”

幾百個大男人聽得心潮澎拜,想著自己被關在這座牢籠中,再不反抗便只有兩個下場死,或是被劉慶道奴役,紛紛大吼出聲。

“為茲州奮斗!”

“為我們家人奮斗!”

“為美好的明日奮斗!”

這樣的英雄氣概,不管什么時候見到,都很讓人感慨。

青明輕嘆一聲,轉頭看了看自家郎君,只見他鳳眸幽深地看著這一切,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肖隨安滿意地點點頭,道:“很好,因為五天后,便是劉慶道新一輪征兵的日子,未免夜長夢多,我們起事的時間,便定在兩天后……”

“且慢。”

突然,一個沉穩的嗓音悠悠地打斷了肖隨安的話,肖隨安不滿地一皺眉,轉頭看向顧君瑋,卻見他嘴角噙著一抹笑,淡聲道:“肖兄若是愿意相信我,不如將起事時間改到四日后。”

肖隨安皺眉,“為何?”

顧君瑋輕笑,“某不才,略通觀星之術,昨夜某夜觀星象,四日后,會有東風相助。”

東風相助?

肖隨安緊緊地盯著顧君瑋,顧君瑋只是淡然地站著,由他看。

半響,他一扯嘴角,“小子,這可是關乎某手下兩千兵士以及這里三百多人性命的大事,你此刻卻是讓我如何相信你?”

顧君瑋一瞇眸,道:“征兵是五日之后,不管是兩日后行動還是四日后行動,都一樣不是么?不若賭一把,若屆時真有東風相助,可是大大增加了我們的勝算。”

肖隨安緊盯著他,“若到時候沒有呢?”

顧君瑋微微一笑,“那某愿意身先士卒,闖進那刺史府中,拼死也要把劉慶道的人頭給大家取來!”

肖隨安眼眸一緊,這小子果然藏了底,他到底是誰?

顧君瑋繼續悠悠道:“不過某也有個條件,若到時候真的有東風相助,這里所有人,都要聽某的!”

宋青一聽,頓時要炸了,這小子,好大的口氣!

肖隨安卻是對他擺了擺手,意味深長地看了看顧君瑋,“我們,是友不是敵吧?”

若不是他一直跟在劉慶道身邊,確定劉慶道身邊沒有這號人物,且他確實是跟著宋青一起來茲洲的,他早便對他起疑心了。

顧君瑋輕笑一聲,“友又如何?敵又如何?總歸,我們現在在同一條船上,目的都是一樣的。”

肖隨安看了他一會兒,忽地哈哈大笑,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這小子,很好!有魄力!若是四日后真有東風相助,我把這校尉之位讓給你又如何!”

青明在一旁卻是忍不住暗暗祈禱。

曹彬啊曹彬,郎君如此相信你,你可不要讓郎君失望啊!

就在這時,青明聽到身旁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青明!青明!”

他的心猛地一跳,一轉頭,那喚他之人雖然做了偽裝,青明卻如何看不出來!

頓時心底一熱。

是青萊!

此時,茲州城外的北固村里。

好不容易終于見到自家夫人的鄒南有些懵。

“夫人,你說,要在茲州城外挑起動亂?”

蘇云點了點頭,眼神凜然道:“動亂的源頭,不能來自涼城,不能來自雍州,那便只能來自外頭的流民了!”

鄒南腦中一嗡鳴,看著面前笑意淡然的清麗女子,雖然將軍夫人看起來比那沈大娘子溫柔上許多,但那只是表象啊表象!

夫人這一開口,卻是比沈大娘子膽子大多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