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夫人在上-第二百三十六章 老子訓兒子(第一更)
更新時間:2018-06-09  作者: 細雨魚兒出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將軍夫人在上 | 細雨魚兒出 | 細雨魚兒出 | 將軍夫人在上 
正文如下:
第二百三十六章老子訓兒子(第一更)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細雨魚兒出書名:

青萊一路上熟門熟路,帶著顧君瑋和青明沿著一條根本不能說是路的小道前行,手中還拿著一把小刀隨時把擋路的枝椏雜草砍掉。

“那個木屋在山林很里面的地方,為了避免讓人察覺有人在里面住,我們進出都不走原有的那條通往木屋的小路。”

青萊邊領路邊道:“短短六天,進山搜捕的人就三次搜到了那個木屋。

我此番來茲州帶了四個人,都是軍中一等一的好手,平時輪流當值,有人來了就用一支特制的短笛吹奏出鳥叫之聲。

然后我們就會把木屋中的一切痕跡抹掉,帶著小郎君四處在山林中躲避。”

想起這些天的經歷,青萊有些心酸,“剛逃走的時候,五原縣甚至被封縣了,府兵挨家挨戶地去搜捕,幸好一位開酒家的娘子讓我帶著小郎君藏到了她一個地下酒窖中,我們的其他四個人就四處引開那些府兵的注意力,其中一個兄弟已經被抓了……

幸好小郎君一直很乖,不哭也不鬧。”

顧君瑋嘴角緊抿,半響,低嘆一聲,“辛苦你們了,回去當好好犒勞你們。”

青萊頓時有些受寵若驚,擺了擺手道:“郎君請別這么說,若不是來的路上屬下一時不慎弄丟了畫屏,也就沒有后面這許多事了。”

說實話,這一路北上,他們定然是以小郎君為主,其他人的性命都是次要的。

因此,只有把小郎君安全護送到了涼城,他們才能騰出手和精力去尋找失散的畫屏。

在來茲州前,他們雖然知道茲州被鎖城了,有些怪異,但也沒料到事情會嚴峻到這個地步。

很快,他們眼前就出現了一棟木屋。

偌大的山林間就只有這一棟小木屋,顯得尤為孤寂蒼涼,不過也許制造木屋的木料就取材于這座山林中,整座屋子的顏色與周圍的樹木一般無二,乍眼看過去,只會覺得這座木屋和周圍的山林交融到了一處。

是個天然的遮蔽處。

不過,也是多虧了此時關忘天不在城里,否則以那男人的心智,怎可能六天了都找不到被困在城中的一個小孩和幾個大人。

家銘那小子,這回完完全全就是在玩火!

青萊走到離那個木屋還有五十步遠左右的距離時,把右手食指和拇指置于口中,輕輕吹了聲口哨,告知他們是自己人回來了。

立時,就有一個男人從鄰近的一棵大樹上跳了下來,單膝跪地頭深深伏低,“屬下陳遠見過將軍!”

聲音也是掩不住的激動和興奮,細聽之下,還帶上了一絲哽咽。

沒想到這次出任務,還有親自見到將軍和將軍說話的機會,便是拼上他這條命,也值了!

顧君瑋嘆聲道:“陳遠是吧?我記住了。起來罷,不用管我,做好自己的事情便是。”

陳遠頓時熱淚盈眶,中氣十足地應了一聲,便站了起來,縱身一躍又回到了樹上。

青萊繼續領著顧君瑋往前走,道:“還有個兄弟在五里外當值,另有一個兄弟在屋子里伴著小郎君。

屬下則偶爾下山搜集情報,前天在街上,屬下差點被認了出來,幸好肖校尉為屬下做了掩護,才逃過一劫,自此屬下便被招攬進了他的隊伍里。”

青明立刻問:“那他可知道你和小郎君的身份?”

青萊搖搖頭,輕笑一聲,“肖校尉的性格頗有些江湖氣,講求英雄不問出處,只要都是心懷正義者即可。

他問過我為什么被搜捕,被搜捕的人里面為什么還有個小娃娃,我只含糊說了句主家先前與那劉慶道結了仇,他也沒有繼續追問,只說敵人的敵人,便是他們的朋友。”

青明不禁感嘆,肖隨安那性子,確實很像他們行走江湖的!

別也是個老酒鬼吧!

很快,他們便走到了那木屋門前。

顧君瑋的腳步微微一頓,看著面前的小木屋眼眸微沉,“那臭小子就在里面?”

臭……臭小子?

青萊微微愕然,轉頭看到顧君瑋臉上的表情,心頓時微顫。

郎君這表情,是在面對犯了大錯的軍官時才會有的啊!

而往往當他露出這種表情,那個軍官便必然不會有什么好下場,不是被打得幾天幾夜下不了床便是直接死刑。

小郎君要糟!

郎君沒有過多責怪他們,他們心里即感動又感激,但是小郎君那么一個惹人疼的小娃娃,這些天已經吃了很多苦了,便是有錯也受到懲罰了……

青萊小心翼翼地、委婉地求情道:“郎君,小郎君這些天也是天天擔驚受怕,這么小的一個娃娃,別落下什么心理陰影才好。”

先前夫人說過的那個詞,是心理陰影吧?他應該沒弄錯吧?

顧君瑋沒看他,只淡淡地“嗯”了一聲,便往前一步,推開了木門。

青萊下意識地要攔住郎君的動作再給小郎君求幾句情,卻也遲了。

隨著“吱呀”一聲,門被打開,小小的木屋內里被一覽無余。

首先映入顧君瑋眼簾的,是一個早就單膝跪地做好行禮動作的男人,門一開他便哽聲道:“屬下鐘路明見過將軍!”

顧君瑋看了他一眼,一雙幽深的鳳眸慢慢轉到了在他身后,坐在屋里唯一的一張床上,無精打采地低著頭的小家伙,嗓音一下子便緊繃了,沉聲道:“起來罷。”

這些天一直高高提起的心,在見到那個小小的人兒時,才終于重重地落了下來。

鐘路明應了聲“是”,依言站了起來。

顧君瑋又看了一眼一直不愿意抬頭看他也一聲不吭的小家伙,鳳眸微沉,忽地啞聲道:“你們先出去,我有些話要與小郎君說。”

青萊頓時臉色一變,青明和鐘路明則有些不安地看了看臉色陰晴不定的顧君瑋,和那個坐在床上小小的身子似乎瑟縮了一下的小人兒。

青萊不忍地開口,“郎君……”

“都出去。”

顧君瑋眼眸朝他一掃,不帶什么情緒地道:“還需要我再說一遍嗎?”

青明頓時一激靈,趕緊拉上還想說什么的青萊走了出去,還十分貼心地為郎君關上了門。

青萊頓時臉都要氣紅了,“青明!若是郎君一時火氣上來傷了小郎君怎么辦!”

“你覺得可能嗎?你是沒見過郎君這幾天的狀態,整個人像緊繃的弓,讓人害怕又心酸,你就放心吧,小郎君在郎君心中金貴著呢!”

青明翻了個白眼,沒好氣地道:“方才郎君的狀態已經比前幾日好多了,你這愛瞎操心的毛病能不能改改?何況郎君算好說話了,你是沒見到夫人知道小郎君不見了時的表情,那才恐怖,你還是擔心一下小郎君對上夫人會如何吧!”

“而且,老子教訓兒子,這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么?”

青萊聽得有些愣然,猶豫了一下還是道:“我……還是在門外守著吧。”

這樣一旦事態無法控制,他還能進去給小郎君求求情。

青明好笑地看了他一眼,卻也沒繼續攔著。

青萊做慣管家的么,行事作風一向有些老媽子,他早就習慣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