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夫人在上-第二百三十七章 父親存在的意義(第三更)
更新時間:2018-06-09  作者: 細雨魚兒出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將軍夫人在上 | 細雨魚兒出 | 細雨魚兒出 | 將軍夫人在上 
正文如下:
第二百三十七章父親存在的意義(第三更)

類別:都市言情

作者:細雨魚兒出書名:

木屋里的陳設很是簡單。

門正對著的是一張木床,床前有一個正方形凹進去的地方,內里是一片泥土地。

正中有焦黑的痕跡,自屋頂上垂下一股粗繩,粗繩頂端是一個掛鉤,看來是冬天烤火煮東西用的爐灶。

地板都是木制的,正方形凹槽周圍鋪著幾方草席,那草席也不知道放了多久,上面蒙了一層灰,看起來臟兮兮的。

只有那張床,許是要給銘兒睡,簡單地收拾了一下,有人來搜捕的時候在上面撒一層灰把它弄臟便是了。

其他地方,看得出來,他們都很是謹慎,沒有什么改動。

小家伙坐在床上,依然把頭垂著,像只斗敗了的公雞,全然沒有平時的精神和活力。

便是在最開始,蘇云說他有心理疾病時,他也是活蹦亂跳的。

這孩子自小就很有自己的一套想法,例如他便是六年不著家對他不管不顧,他在心底也是把他當成英雄一般崇拜,從沒有怨恨過他。

又例如,他母親對他冷言冷語之時,他小小的心里,依然渴望著母親的關心和愛,甚至會偷偷地、定時地去看望自己母親。

便是這么小的孩子還沒學會怨和恨,但如銘兒一般依然心存陽光,有著自己小追求的孩子,也是很寶貴的罷。

那是他兒子。

他在他毫無準備毫無期盼的時候來到這個人世間,讓他措手不及,全然不知道如何面對。

顧君瑋慢慢走了過去,居高臨下地看著他,淡聲道:“顧家銘,把頭抬起來。”

那一聲“顧家銘”一出口,沒有人知道,顧君瑋的心微微顫了顫。

小家伙咬了咬唇,慢慢地抬起了頭,一雙黑曜石一般的眼睛中盈滿淚水。

他卻倔強地沒讓淚水掉下來,在切實地看到父親的模樣時,一雙眼睛中還是不可避免地透出了幾許孺慕之思。

傷心的、思念的、委屈的、害怕的、倔強的……

無數感情就從那一雙純凈如琉璃的眼眸中源源不斷地涌出,霎時成了顧君瑋心中不可承受之重。

顧君瑋負在身后的手緊了緊,靜靜地看了他半響,面無表情地問:“顧家銘,你可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

小家伙抿了抿唇,纖長濃密的睫毛微微顫了顫,但他不敢眨眼,怕一眨眼,眼淚就出來了。

但真的好想眨眼啊。

小家伙微微低下頭,裝作揉眼睛一般揉去了眼里的淚水,嘟了嘟嘴道:“知道,銘兒……不該偷偷跑到青萊他們的馬車上,銘兒給青萊他們添了很多麻煩,是銘兒的錯。”

這奶聲奶氣中帶著一絲隱忍哭腔的聲音讓顧君瑋心像被揉了起來一般,他深吸一口氣,繼續沉聲道:“那你為什么這么做?”

小家伙又嘟了嘟嘴,兩只小短腿無意識地交叉在一起。

這一回他很久都沒有回答,顧君瑋也不催促他,只垂眸靜靜地等待,看著家銘頭頂上的一個小旋。

小家伙的頭有些凌亂,兩鬢的毛垂落,軟軟地掩蓋在他白玉一半的小耳朵上。

小娃娃的頭本來就少,一般人家都是由著孩子的頭垂下來,蘇云卻喜歡搗鼓家銘的頭,這幾天給他綁個小髻,那幾天給他綁個總角。

這幾天蘇云不在他身邊,只有一群大男人,能保證他吃飽睡足便很不錯了,儀容上面自然無法有太高的要求。

身上穿著的那件袍子也灰撲撲的,完全看不出原來的顏色,這孩子,是有幾天沒洗澡了?

這樣細細一打量,顧君瑋本來便有些軟的心,更軟了。

終于,孩子的聲音響起,細聲細氣的,仿佛帶著滿滿的困惑和委屈,“銘兒沒想給青萊他們添麻煩,但銘兒也好擔心畫屏……

畫屏是因為銘兒才不見的,那時候有壞人來,青萊他們立刻帶著銘兒離開,畫屏去茅廁了還沒有回來,銘兒說要等畫屏,青萊他們說保護銘兒要緊……

再回去時,畫屏就不見了……

青萊說畫屏知道我們要去涼城,她自己會找過來的……可是銘兒在涼城等了好久,都不見畫屏……

銘兒好擔心,而且母親知道了,也會很傷心的,可能就會生銘兒氣,不理銘兒了……”

孩子的話斷斷續續的,顧君瑋卻聽得很認真,也聽懂了。

可能是路上突然遇到南吳或北越那邊的兵馬,他們以保護銘兒為主,別說只是暫時丟下畫屏了,便是必要時,要畫屏犧牲,也是很正常的事。

孩子說著說著,又不自覺地伸出手揉了揉眼睛,突然抬起頭,看著顧君瑋抿唇問:“父親,為什么保護銘兒,就必須要不顧其他人呢?”

孩子的眸子中,流露出真真切切的迷茫和不解,還有一絲因這份迷茫和不解帶來的惶恐和委屈。

顧君瑋不自覺地嘆了口氣。

不能怪他,當真不能怪他。

父母本來便應該是孩子的領路人,有些他需要知道的道理,有些他其實沒必要走的彎路,除了把他帶到這個世間、并強行給他安上了自己傳承關系的父母,沒有其他人可以教會他。

有些事,便是連蘇云也沒法教他,是他這個父親失職了。

顧君瑋那張臉再也無法崩起,鳳眸溫和,單膝跪了下來,伸出一只帶著薄繭的手,輕輕撫上孩子柔嫩的臉蛋,替他抹去眼角的淚水。

感受著父親粗糙的指腹抹在臉上的微微刺痛,小家伙不自覺地閉了閉一邊的眼睛,卻也沒有躲開。

父親的手好溫暖,他不舍得躲開。

“家銘,你記住,你是我顧君瑋的兒子,在出生那一日,便注定會享有別的孩子所沒有的一切,權力,地位,金錢,甚至是聲望。

但是,這也注定了,你的肩膀上,承擔著別的孩子所沒有的責任。”

顧君瑋看著他,淡聲道:“很多人會拼命保護你,為保護你甚至舍去自己的性命。

你的一個決定,一個動作,甚至一句話,影響的都不只是你自己,還有你身邊的人,更有可能是……這一整個天下。”

看著孩子眸子中不自覺浮現的不安,顧君瑋淡淡一笑,“這時候,慌張和惶恐是最沒意義的情緒,你該想的是,如何做才能減少身邊人的犧牲,才能讓他們的犧牲變得更有意義。”

“家銘,你明白嗎?他們這么做,不僅僅因為你是我兒子,更因為,你是他們寄予厚望的小主子,他們在你身上,寄托了他們的以后。”

“這個世間還有很多比生死重要和復雜得多的事情,你還小,不懂的話不要急,父親存在的意義便是如此,牽著你的手領著你慢慢走,直到你長成一個獨當一面的男兒。”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