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夫人在上-第二百三十八章 呸,一個個都瞎了眼(第一更)
更新時間:2018-06-11  作者: 細雨魚兒出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將軍夫人在上 | 細雨魚兒出 | 細雨魚兒出 | 將軍夫人在上 
正文如下:
第二百三十八章呸,一個個都瞎了眼(第一更)

第二百三十八章呸,一個個都瞎了眼(第一更)

作者:

家銘畢竟還小,顧君瑋說了這一大通,他聽得糊里糊涂的。

見顧君瑋說完后,便溫和地看著他,小家伙覺得自己要給出一些回應才好,不然父親就會覺得他笨了。

想了想,他伸出一只小手,抿了抿唇笑得羞澀,“父親要牽銘兒的手嗎?”

看著伸到自己面前的那只肉嘟嘟晶瑩剔透的小手,顧君瑋失笑,心底卻是一片柔軟,伸出一只麥色的大手牽住了,另一只手抬起揉了揉家銘的小腦袋,含笑道:“傻兒子。”

他也沒指望他能立刻就懂那一堆大道理,若他立刻就能懂了,他這個父親便沒什么可做的了。

家銘鼓了鼓臉頰,他才不傻,他還是能聽懂一些的,父親說他做的每一件事會牽連到的不只是自己,還有身邊很多很多人,因為那些人都對他抱有很大的期望。

可是,他們對他抱有什么期望呢?

是像青明那樣,想娶凝秀當媳婦兒么?還是像父親那樣,能帶著很多兵馬上戰場打跑敵人?

小家伙正苦苦思索著,突然小身子一輕,下一秒他已是落到了一個寬闊溫暖的懷抱里。

他頓時用一雙胖爪子捂了捂臉,“哎呀”地叫了一聲。

顧君瑋低頭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怎么了?”

小家伙透過指縫羞澀地看了父親一眼,“銘兒很久沒洗澡了,很臟。”

顧君瑋頓時哭笑不得,托著他的手稍稍用力,打了他的小屁股一下,“你也知道臟,下次看你還敢不敢亂跑了。”

小家伙嘟了嘟嘴,他怎么覺得這個父親不是以前那個父親?以前那個父親從來不會罵他的,就是在他占著母親被氣得頭頂要冒煙的時候,也只是用眼神瞪他一下。

現在的父親好像變兇了。

不止變兇了,還變丑了,那些胡子好難看喏。

但他不能說,要是父親以為他嫌棄他怎么辦?

小家伙抓著這個變兇又變丑了的父親的衣領,把小腦袋挨在他的肩膀上,小小聲道:“父親,銘兒好想你,也好想母親,這些天銘兒其實很害怕,但銘兒都沒哭哦。”

顧君瑋感受著肩膀上輕如羽毛般的重量,嘴角微揚,淡淡地“嗯”了一聲。

小家伙還想求表揚?他沒有懲罰他就很不錯了。

“父親,就算你變兇了,又變丑了,銘兒還是很想你哦。”

小家伙繼續鍥而不舍地求表揚。

顧君瑋:“……”

這句“變兇了,又變丑了”是什么意思?

他無奈地側頭看了看兒子肉嘟嘟的小臉蛋,小家伙尤不知道自己說錯話了,見父親這回沒有反應,微微揚起小腦袋巴巴地看著他。

顧君瑋終是忍不住低頭親了親他的額頭,啞聲道:“銘兒,父親已經錯過了你的過去,你不要讓父親也錯過你的以后。”

在知道家銘被抓了時,他不是不害怕的。

只是他是統帥一軍的將軍,是家里唯一頂天立地的男人,無論何時都必須保持冷靜。

但他心底的惶恐焦慮,不會因此減少一分一毫。

顧君瑋一直抱著家銘走到了外頭,青萊見他們終于出來了,頓時緊張兮兮地看著自家小郎君。

見他咧著小嘴靠在郎君懷里笑成了一個小傻子,頓時松了口氣。

顧君瑋徑直走到了青萊面前,臉色凝重道:“青萊,小郎君就繼續拜托給你了。”

小家伙的心一突,下意識地抬起頭看著父親堅毅緊繃的下巴,抓著他衣領的小手緊了緊。

父親又要離開了嗎?

青萊立刻跪下行禮道:“屬下領命。”

隨即他站了起來,顧君瑋把懷里的家銘遞給他,卻現自己的衣領被小家伙死死抓住了。

他看著可憐兮兮地看著他的小家伙,眉一揚道:“父親剛剛說過什么,你可是這么快就忘記了?”

小家伙不滿地嘟了嘟嘴,卻終是放開了小手,青萊趕緊把小家伙接了過來。

哼,他其他時候明明都是很乖的。

看著兒子生悶氣的小模樣,顧君瑋好笑地揉了揉他的小腦袋,道:“父親要去打壞人,打跑壞人,就可以帶著你去跟母親團聚了,最多不會超過四天,你乖乖聽青萊的話。”

聽著自家郎君溫和柔軟的語氣,青萊莫名地打了個寒顫。

老天啊,這還是那個用眼神就能嚇退敵軍的郎君嗎?

果然在小郎君和夫人面前的郎君,都不是真的郎君!

小家伙還是有些悶悶不樂,只小小地點了點頭,也不抬頭看自家老父親一眼。

顧君瑋也不勉強,笑著又揉了揉他的小腦袋,和青萊說了一下接下來的安排以及有事生可以去哪里找他們后,便喚上青明離開了。

在顧君瑋走后,家銘悄悄地轉過小腦袋,看著自家父親挺拔的背影,漆黑純凈的大眼睛中,瞬間又蒙上了一層淚花,霧蒙蒙的。

只是,他小小的心里,好像又明白了些什么。

他的父親,不是屬于他一個人的父親。

他是一個真正的大英雄。

顧君瑋回到宋青家時,宋蕓巧剛好從屋子里出來,見到大步走了進來的男人,她小臉一紅,慌慌張張地轉身就要回屋里。

顧君瑋目不斜視,大步從她面前走過。

宋蕓巧余光瞥見,心里失落了一瞬,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轉身叫住了他,“鄭郎君。”

顧君瑋腳步微頓,轉頭眼神漠然地看著她。

宋蕓巧絞著手里的帕子,咬著唇,不自覺地看向男人那雙幽深的眼睛,只一瞬便臉羞紅地低下了頭,一顆心狂跳。

那個男人長得一般,胡子拉碴的看起來很是不修邊幅,卻沒想到,有一雙那么漂亮又有氣勢的眼睛。

青明在一旁嘖嘖暗嘆。

都打扮成這個樣子了還能招蜂引蝶,不愧是郎君啊。

顧君瑋看著她這模樣,眉頭微皺,淡聲道:“宋娘子若沒事,某便回房了。”

宋蕓巧一驚,趕緊道:“等等!我……我是想跟你說聲謝謝。”

顧君瑋淡然道:“不用,便是今天那個娘子不是你,某也會制止的。”

說完,沒再說什么,一轉身大步離去。

宋蕓巧沒想到自己第一次鼓起勇氣和一個男人說話,會是這么一個結果,頓時有些受傷地站在那里,一直目送著顧君瑋進了自己房間。

這一幕剛好被回家的宋青看到了,不禁嘲諷地道:“怎么?那樣一個吃岳丈家軟飯的男人你竟然看上了?既然如此,還不如聽我的,跟了劉慶道,好歹人家也算一方梟雄!”

若她是自愿跟那劉慶道的,肖校尉今天哪里能說他?說不定還很樂意讓她去刺殺劉慶道呢。

畢竟這樣一個省心又省力的刺殺法子,誰不喜歡?

便是宋蕓巧再乖巧,聽了自家阿兄這陰陽怪氣的話也是氣得不輕,咬唇委屈地看了他一眼,轉身一言不地進屋了。

獨留下宋青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隨即,一張原本稱得上俊朗的臉微微扭曲。

這一個兩個的,怎么都這樣,那個吃軟飯的男人給他們下了什么迷藥不成!

這些冷眼,他在上京已經看得夠多了,沒想到回到茲州后還是一樣!

呸!一個個的,都瞎了眼!

再這樣下去不行,再這樣下去,他只會還是落得像在上京時一樣,像條狗一樣四處被人看不起。

宋青焦躁地把大拇指塞進了嘴里,無意識地用力咬著大拇指的指甲。

再這樣下去不行!還在為找不到小說的苦惱?安利一個公眾號:r/d/w/w444或搜索熱/度/網/文《搜索的時候記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這里有小姐姐幫你找書,陪你尬聊!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