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夫人在上-第二百四十一章 造神計劃(第二更)
更新時間:2018-06-11  作者: 細雨魚兒出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將軍夫人在上 | 細雨魚兒出 | 細雨魚兒出 | 將軍夫人在上 
正文如下:
第二百四十一章造神計劃(第二更)

第二百四十一章造神計劃(第二更)

作者:

后來,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將軍嘴角邊慣常地帶了一抹笑。

越長大,那一抹笑越是不帶什么情緒,讓鄒南每每想起小時候那個笑得眼角都仿佛盛滿了陽光的孩子時,都忍不住暗嘆一聲。

他比將軍大五歲,自小一起長大的情誼,讓他無法單純地把他當成自己主子看待。

他一直想,什么時候,才能再見到將軍如小時候一般純粹的笑?

他知道那只是他癡人說夢,別說將軍現在的心智已不再是一個什么都不懂的孩童,便是以將軍現在那深沉得連他都看不透的心思,他很難想到有什么能打動將軍。

只是,這次在涼城再見到將軍,他現奇跡出現了。

將軍給人的感覺變了許多,不再如往常一般清心寡淡得仿佛讓人無法觸碰。

再次出現在他面前的將軍,嘴角的笑容有了溫度,身上也多了許多生動的情緒憤怒、焦躁、緊張,還有偶爾在他臉上一閃而過的溫柔,也不知道他是想到了什么。

就仿佛天上的謫仙,突然懂得了人間煙火的溫暖與可貴,從此有了眷戀,有了牽掛。

他訝異得半天回不過神來,只暗暗地想,莫非將軍這樣的改變,跟那個六年前他只有過一面之緣的夫人有關?

看著面前的女子,再看看不遠處她一手主導出來的動亂,他暗暗嘆息。

六年下來,改變了的何止是將軍,便是這個夫人,他也是陌生得緊。

但有一點他卻是很確定,現在的夫人,不能出事。

將軍能因她的存在有了如此大的改變,若她出事,他完全不敢想象將軍會變成怎樣。

蘇云也不忍鄒南繼續為難,轉身往回走,邊走邊道:“再讓更多我們的人混進流民的隊伍中,保護流民的同時,觀察城內的動向。”

鄒南應了聲,想了想,還是忍不住問:“夫人是如何得知,關忘天不會下令**流民?”

在涼城時,寧王殿下也說過類似的話,他說關忘天不敢,那樣說時,寧王殿下嘴角的笑容嘲諷而冰涼。

可關忘天為什么不敢,他就沒有詳細說了。

蘇云嘴角一牽,眼眸冷凝,“他若是想讓南吳百姓對他群起而攻之,他大可以隨意殺人,便是屠了一城的百姓,我也不會驚訝。

但是,鄒南,你可知道,為什么關忘天放任劉慶道如此殘虐無道,西寧作為背后支持劉慶道那股勢力,卻一直不敢明著出現?”

鄒南一愣,其實他一直想不通,西寧為什么突然大費周章地扶持一個小小的茲州刺史。

不禁抱拳道:“請夫人賜教。”

蘇云看了看西北澄凈的天空,慢慢道:“關忘天的目的,是這個天下,而有一樣東西,傳說得之可得天下。”

蘇云看了鄒南一眼,抿嘴笑笑,“得民心者,得天下。”

鄒南一怔。

“關忘天之所以選擇茲州,可不是隨意選的,在我們知道他最終目的的前提下,他費盡心思布下茲州這個局的目的,便一目了然了。”

蘇云語氣淡然道:“一個人若是原本便順順當當的,你給他一顆糖,他會心存感激,但那顆糖對他來說只是小恩小惠,他轉頭便能忘了。

但若一個人身處絕望中,你給他一顆糖,而那顆糖恰恰能救他的命!那你之于他,便是雪中送炭,是救命恩人!那是一輩子都忘不了的。”

說著,蘇云微微冷笑,“茲州,便是關忘天一手打造出來的,讓他可以送出那顆可以救命的糖的人間地獄!

他把劉慶道推到人前,縱容他做下種種十惡不赦的罪過,讓茲州百姓處于水深火熱中,你想想,若這時候,救下他們的不是就在隔壁的南吳軍隊,不是涼城的顧家軍,而是與他們似乎毫無關聯的西寧!這對于南吳和涼城來說,豈不諷刺?”

鄒南愕然,這關忘天心思竟如此深!

“鄒南,關忘天這是在造神呢。”蘇云輕呵一聲,道:“他要把自己,打造成南吳百姓心中的救世主!”

很少有人的高度能高到關注整個歷史的進程,人很多時候,能看到的、記住的,都是自己身上生的事情而已。

她在朋友的心理咨詢室幫忙時,曾接待過一個來訪者。

她是個女強人,為了工作疏忽了家里,她的丈夫能力不如她,賺的錢不夠她多,于是漸漸的,家里變成了女主外,男主內,她的女兒一直是她丈夫在照顧。

后來她丈夫出軌,兩人離婚,女兒雖然跟了她,但孩子從來沒給過她好臉色,說這一切都是她的錯,爸爸出軌是她造成的。

因為從小到大,一直陪在她身邊的是父親,母親沒有帶她去過一次游樂場,參加過一次她的家長會。

絕望時的小恩小惠,別說道義上誰對誰錯,都會給人深刻到足以影響他判斷力的印象。

何況,是攸關性命的恩情。

鄒南聽得,忍不住眉頭緊皺,若當真讓關忘天得逞了,那他拯救了茲州百姓的事跡便會傳遍南吳,而南吳朝廷和涼城的處境,便分外尷尬了!

到時候不管是南吳還是涼城最終接管了茲州西寧不太可能親自接手茲州,他們也不會允許敵人大喇喇地躺在他們身旁可以想見,茲州于他們來說,都是一塊燙手山芋。

而接手茲州的人,更有可能是涼城!

鄒南心事重重地想著事情,突然,悄悄地看了一旁的女子一眼,心里波濤翻涌。

關忘天心思之深沉讓人訝異。

但是,能如寧王殿下一般,看透關忘天這藏得如此深的心思的夫人,又何嘗不讓人驚訝?

夫人,當真是六年前他見過的那個女子么?

此時的茲州刺史府。

金葉罵罵咧咧地大步往外走,煩惱要怎樣才能安撫下那群像蟲子一樣骯臟又沒用的流民。

若不是主子下的死命令,他真恨不得把那群蟲子都射殺了才好!

嘖,這樣一個鬼地方,若不是臨時出了那小鬼頭走失的事情,他早就可以當眾砍殺劉慶道,然后風風光光地離開,回去討賞了。

那小鬼頭,等抓到他了,他定要讓他知道,小孩子這樣亂跑是不行的。

金葉眸子中浮起一抹陰霾。

便是不能殺了他,但折磨一個小孩子的方法,可是十個手指頭都數不清呢!

可是,他注定沒法走出這個刺史府了。

他不過才走到了前廳,便被他一個匆忙趕來的親兵攔了下來。

“將軍!外面……刺史府外面被包圍了!”

金葉眸子猛地瞪大,只覺得有一團火在胸口呼啦一聲燃了起來,忍不住大吼,“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忽地想到宋青,莫非那小子來泄密只是障眼法?掩蓋他們行動的真實時間?

不!不對!若是宋青不來告訴他們,他們壓根不知道這件事!

金葉忍不住咬牙,“宋青那小子,早就被人懷疑了!”

就在這時,廳外傳來激烈的刀劍相擊聲,金葉猛地回過神來,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

若是被抓到了,別說主子的指令了,他連命都保不住!

親兵臉色煞白地回頭看了一眼,轉頭焦急道:“將軍,快逃吧!我們先躲過這一劫,等我們召集兵馬過來,那群小角色壓根不算什么!”

金葉忍不住大吼,“走走走,怎么走!不是說刺史府都被包圍了嗎!”

親兵突然湊近他,小聲道:“將軍,你真以為劉慶道是真心誠服我們主子?他精著呢!屬下先前無意中現,他在自己房間里修了條通往府外的密道!”

金葉眸光一亮,顧不得罵劉慶道那只老狐貍,一轉身大步往劉慶道房間走。

那群四處蹦的蟲子,等他把他們抓到了,定要親手把他們一只只摁死!

刺史府外。

肖隨安看到顧君瑋手握銀槍,身姿利落地一桿子便橫掃了十幾個人,不禁訝異地瞪大了眼睛。

“功夫不錯啊!這算哪門子拳腳功夫!”

又看了看一旁同樣身手不凡的青明,忍不住在心里暗罵。

他娘的,完全被騙了!

顧君瑋卻只是朝他淡淡一笑,“雕蟲小技。”

肖隨安暗瞪他一眼,再聽你胡謅老子跟你姓!

幾人很快就掃清了刺史府中的障礙,來到了前廳中。

他們的人立刻四處散開,搜尋起劉慶道和那西寧將領。

顧君瑋看著外頭倒了一地的敵軍,忽地,眉頭緊皺,心里因為想到了什么,臉色緊繃,“不對勁!”

肖隨安正沉浸在立刻就能成功的喜悅中,聞言看了他一眼,朗聲笑道:“別瞎緊張!我們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準備,把刺史府的狗洞都派人看嚴實了!他們便是插翅也難飛!何況外頭你不也做好了萬全的布置么?”

不對,還是很不對。

顧君瑋行軍打仗多年,對危險的感知幾乎是與生俱來的,他環顧一周,尋找著這股不對勁來自哪里,邊回答肖隨安的話,“外頭的布置只是以防萬一,何況,那個計劃存在一定的風險。”

忽地,他眼神一凜。深吸一口氣,冷聲道:“肖兄,你現沒?除了最開始進門時遇到過一兩個西寧兵,接下來一路上,我們再沒見過西寧兵!”

肖隨安一愣。

就在這時,他手下的一個兵士匆匆趕來,焦急道:“肖校尉!我們找到了劉慶道,唯獨不見那西寧將領!還有宋青,我們也是四處都沒找到!”還在為找不到小說的苦惱?安利一個公眾號:r/d/w/w444或搜索熱/度/網/文《搜索的時候記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這里有小姐姐幫你找書,陪你尬聊!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