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夫人在上-第二百四十三章 想抓我?也要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第二更)
更新時間:2018-06-12  作者: 細雨魚兒出   本書關鍵詞: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將軍夫人在上 | 細雨魚兒出 | 細雨魚兒出 | 將軍夫人在上 
正文如下:
第二百四十三章想抓我?也要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第二更)

第二百四十三章想抓我?也要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第二更)

作者:

你們——窩囊夠了罷!

仿佛被這句話狠狠擊中了心底的某個角落,一直沉默不語的人群中,突然響起了一個蒼老的聲音。

“沒錯!我們茲州男兒,不是這么窩囊的人!”

大家循聲看過去,卻見開口的,是一個須發盡白手拄拐杖的老人。

只見他蒼老的臉上一片凝重之色,映照著橘紅色的火光,一時竟讓人無法直視。

大家愣愣地看了他一會兒。

很快,又陸陸續續有男人呼應。

“沒錯!便是為了家人,我們也不能再忍下去了!”

“殺了劉慶道!殺了劉慶道!”

呼應的人越來越多,轉眼間,“殺了劉慶道”的話語已是響徹天際!

人群中幾個男人暗暗對看了一眼,眼里閃動著任務圓滿完成的喜悅和激動。

他們緊接著把人分成了好幾撥,一撥留下來把老弱婦孺護送到安全的地方保護起來,一撥去聚集茲州城其他地方的人。

另有一撥最為強壯的男人,聽說茲州已經有一批勇士率先站了出來,此時已是把刺史府圍了起來后,頓時又是激動又是慚愧,一個個都眼冒火光、摩拳擦掌地直往刺史府而去!

隱藏的仇恨一旦被釋放,才知道它竟已在不知不覺中,長成了一個可怕的怪物。

這時候,唯有那禽獸的血和肉,才能澆滅他們心中的仇恨火焰!

而此時的刺史府中。

聽聞那西寧將領和宋青都不見了,肖隨安臉色大變,心底已是隱隱約約生起了一絲不妙的預感!

就連被五花大綁丟在他面前的劉慶道,他也沒空去關注了,轉向顧君瑋咬牙道:“這是怎么回事?我們研究了這么久,刺史府的每一個出口應該都在我們的掌握中!這種情況下,他們怎么可能逃走!”

顧君瑋面沉如水地看著臉色鐵灰的劉慶道,朝一旁的青明伸手。

青明立刻把自己手中的劍遞給了他,他一個反手直接指向了劉慶道的腦門,鳳眸冰寒徹骨地道:“那——就要問他了!說,這是怎么回事!”

劉慶道嚇得心跳都要停了,哭嚎著大叫:“別殺我!別殺我!我真的不知道哇!我可是朝廷命官!你們殺我,是想造反不成!”

肖隨安氣得想一腳踹在他臉上,造反?造反個娘!

現在造反的是誰啊!他可是最奉公守法的良民!

顧君瑋一聲冷笑,“你這個假刺史倒是做上癮了,還以為自己是真的不成?”

劉慶道頓時一臉不敢置信地看著眼前的男人,眼前忽地一晃,那鋒利的劍尖往前數寸,堪堪停在了他眉心處,他嚇得哀嚎一聲,身下一熱——

頓時,一股騷臭味在空氣中散開,顧君瑋嫌惡地皺了皺眉,隨即便聽男人慘然哭道:“我說!我說!那家伙和那小子估計是從我房間的密道逃走了!”

他不過是比他們慢了一步,便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的身影一前一后地進了他房間,而他則被五花大綁帶到了這里。

他不知道他們如何得知密道的存在,他只知道,他不說,眼前的男人真的會把他殺了!

顧君瑋鳳眸幽深,他早猜到他們該是逃了,可此時得到這個確切的答案,還是忍不住心一沉。

這對他們來說,絕不是一個好消息!

就在這時,外頭傳來一陣嘈雜的人聲,一群平民打扮的男人突然涌了進來,一見到癱在地上的劉慶道,頓時眼現兇光,一個個沖過去便對他拳打腳踢起來。

肖隨安看得有些愕然,反應過來后忍不住一喜,“小子,你的計劃成功了,我就說我們茲州的男兒都是有血性的男兒!”

說著,連忙指揮手下的士兵去拉開那群失了控的男人,免得他們真的把劉慶道打死了。

他可是答應了這小子,不能隨意把劉慶道和那西寧人殺了。

天知道他有多擔心,便是設局去逼他們,他們也不愿意行動起來,寧愿龜縮在角落里,繼續夾著尾巴過日子。

顧君瑋卻是沒法開心起來,臉色沉重,“對于現在的情況來說,我的計劃有沒有成功,都沒有意義了。”

他提出的一切計劃,都是建立在他們成功把劉慶道和那西寧將領圍堵在刺史府的前提下。

這樣便是那兩人與他們玩起了躲貓貓,他們無法在援兵趕來前抓住他們,外頭的動亂也能阻止援兵的腳步。

然而此時,便是外頭再動亂也沒用,因為,其中一頭老虎跑出去了!

肖隨安頓時也想到了至今不見蹤影的西寧人和宋青,也沉了臉色。

突然,外頭再度響起刀劍相擊之聲,同時雜夾著男人的慘叫聲,

顧君瑋臉色一變,和肖隨安對看一眼,兩人立刻邁開步子往外走。

一走到門口,肖隨安便驚呆了,整個人從心口的位置開始,一點一點變涼。

只見門外,不知何時竟密密麻麻地排滿了兵馬,他們原本圍在刺史府外的人此時不是倒在了地上,便是被人制住,狼狽地跪在了刺史府門前。

為首的那個身著鎧甲的將軍,雖然他穿著南吳的軍服,可稍微了解西寧的人哪里看不出來,他圓臉扁鼻,膚色較南吳人白皙,是典型的西寧人!

是西寧那個將領!

他身邊那個男子,不是宋青是誰!

肖隨安頓時握緊拳頭,牙關都要咬碎了,“宋青,你這小子!”

被一向敬愛的肖校尉這樣看著,宋青的心微微顫了顫。

但他的眼光隨即移到了他身旁那個身處逆境依然身姿筆挺,氣質絕代的男子身上,眼中閃過刻骨的嫉恨,心里才剛起的一點愧疚不安頓時煙消云散。

他不后悔,只有這樣,他才有機會與那個男人平起平坐,甚至,超越他!

金葉冷冷地看著聚在門口的一群人,恨聲道:“今天城里的動亂?便是你們鬧出來的?不錯,真不錯!來人!”

這群人鬧得可真是時候。

便是他這時候把在場的人都殺了,事后他都能把這一切推到這群反賊身上,他可是為了茲州城的安寧才這么做的。

這也不算違背主子的命令。

這些天因為那小鬼頭,他心里憋了一肚子火,偏偏他暫時不能公開自己的身份,現下,他終于可以肆無忌憚一回了!

他話音剛落,最前排的士兵立刻齊刷刷地抽出了腰間利劍,直指門前眾人。

原本便跟著顧君瑋他們的人還好,其他臨時跑過來的大男人,一時都嚇得腿軟,有幾個人站都站不穩了。

另有幾個人立刻噗通一聲跪下,哀嚎著道:“將軍!將軍!這一切與我們無關,我們……我們是被蠱惑的,對!我們都是被蠱惑的!是他們,事情都是他們鬧出來的!”

原本便被這局面弄得心煩意亂的肖隨安頓時眼眸一瞪,大吼,“你們還有沒有一點血性!”

血性是什么?比命重要么?

他們糊涂了!他們不過是一介平頭百姓,竟奢望自己斗得過這些惡霸權貴,簡直是天真!愚蠢!

那群人是瘋子,他們竟也跟著一起瘋了起來!

幾個人完全無視了肖隨安,竟開始對著對面人磕起頭來。

有幾個人甚至哭著伸手責罵肖隨安和顧君瑋,“都是你們!沒事鬧什么起事!好好活著不行么!一個個的嫌命太短還要拉上我們!有點良心的,你們便去死贖罪吧!”

聽得青明都忍不住攥緊了拳頭。

這一群混蛋!

金葉看著面前的鬧劇,眸子里閃過一絲快意,哈哈大笑道:“行!本將軍也不是不講理之人!只要你們把主導起事之人交出來,本將軍便饒你們一命!”

幾個大男人一聽,頓時眼眸一亮,都齊刷刷地看向了肖隨安和顧君瑋,不動聲色地移動腳步,把他們團團包圍。

肖隨安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了,憤怒的同時還雜夾著滿滿的失望,讓他忍不住含淚看了顧君瑋一眼。

“小子,抱歉,是我連累了你,是我們茲州百姓,害了你!還讓你被當作了反賊。”

被當作反賊可是要株連九族的啊!在他看來這是最大的罪過了。

青明輕咳一聲,便是在劍拔弩張的氛圍中還是忍不住望了望天。

反賊?若真要定義,他們郎君才是最大的反賊好么。

宋青嘴角一扯,眼里是滿滿的快意和嘲諷!

什么戰神,此時也不過是一只喪家之犬!

等著吧!等他淪落為階下囚,看他怎么諷刺嘲笑他!

他忽地,湊近金葉,在他耳邊說了什么。

金葉頓時眼眸一亮,看向顧君瑋,冷笑道:“你,可是知道那小鬼的下落!”

肖隨安一愣,不解地看了看顧君瑋,不懂那小鬼指的是誰。

顧君瑋一手握劍,只冷冷地看了他一眼。

金葉一瞇眸,看來這人嘴巴還挺硬,果然不愧是涼城派過來的人。

不過無妨,等他把人抓到手,嘴再硬,能硬得過刑房里的各色刑具?

他一揚手,剛想喚人把那個男人抓住,卻見他忽然抬頭看了看遠方,嘴角微微牽起。

那過分淡定從容的笑容,讓金葉的心,忽地一顫。

隨即只見那男人看向他,輕笑一聲道:“想抓我?也要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

金葉一愣,怒道:“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時候!來人!拿下反賊!”

最前排的士兵立刻小心謹慎地朝他們圍攏而去。

肖隨安握緊大刀,咬牙道:“你小子別逞強了!若今天有命出去老子跟你姓!”

顧君瑋看了他一眼,也握緊了手中的劍,嘴角微勾,左手一抬指向遠方,淡淡道:“瞧,肖兄,我說會有東風相助,東風,可不就來了。”

肖隨安沒反應過來,下意識地轉頭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過去——

只見茲州城的西北方向,一縷孤煙裊裊升起,在廣闊藍天的映照下,顯得孤獨而筆直。

東風就是一縷煙?

肖隨安那一瞬間想罵娘。

開玩笑也不是這樣開的!還在為找不到小說的苦惱?安利一個公眾號:r/d/w/w444或搜索熱/度/網/文《搜索的時候記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這里有小姐姐幫你找書,陪你尬聊!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

沒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